聚雅閣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晃又是一個月過去了,慕容淺淺每天除了習武就是看書,隔三差五去找慕容老夫人聊聊天.府里上上下下都在為慕容嫣操辦婚事,藍芷雪第一次嫁女兒,更是親力親為,所以也沒功夫來找她的麻煩.

"唉!"小桃一聲歎.(偷偷瞟了一眼慕容淺淺)



"唉!"小桃二聲歎.(我瞟)



"唉……"小桃三聲歎.(我再瞟)



"唉……"小桃四聲歎.(我還瞟)

"你再歎氣,我就把你扔出去!"慕容淺淺看著書,在小桃准備歎第五口氣的時候淡淡的說道.

"小姐!"小桃頓時就不樂意了,站在書桌前看著慕容淺淺,憤憤不平道:"老爺實在是偏心!明明你才是慕容家的大小姐,與公孫公子有婚約的也是你,卻被三小姐搶走了!"

雖然說小姐腦子是傻了點,可是她發現小姐最近都變聰明了!哪里配不上公孫大公子了?真是可惜!

慕容淺淺看著小桃那氣的紅彤彤的小臉,倒是被她逗笑了.

"沒有什麼可惜的.我也不喜歡公孫睿,所以退婚正合我意."

"可是小姐,被退婚你會被人恥笑的!"

聞言淺淺更是笑了,開口道:"這些年我被人恥笑的還少嗎?"

"那倒是哦."小桃歪著腦袋嘀咕著:"平時小姐就傻,這大街小巷的人也沒少說小姐的閑話.估計小姐都習慣了."

慕容淺淺笑著搖了搖頭,抬頭看了看窗外,現在正值夏末,今天的天氣又格外的好.

"走.咱們出去逛逛."待在房里太久了,她也該出去呼吸下新鮮空氣了.

"啊?小姐,您要出去啊?可是外面的人……"都在說你的閑話啊.

"走吧,我正好想聽聽他們是怎麼說我的."慕容淺淺邊說著邊把小桃往門外推.

"公孫公子可是未來的家主,公孫家怎麼可能找一個傻里傻氣的女人當主母,只是可惜了慕容大小姐,長的那麼美,唉!"

"聽說慕容將軍年輕時也退過別人的家的親事,現在輪到他自己的女兒了,這是不是報應啊."

"這公孫公子何不取了慕容三小姐姐再娶慕容大小姐,坐享齊人之福不是更好?"

……

一路上所有人都在談論慕容淺淺被退婚的事.

"小姐,他們太過分了!"小桃氣的想上去找他們理論.

"好啊,你快去吧!我在這給你加油助威!"

"…"小桃剛落下的腳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回過頭,難以置信的開口道:"小姐,你真讓我去啊?"

以前碰到這種事,小姐都是躲在她身後,就算她要去找人家理論,小姐也會拉住她,唯唯諾諾的說算了,今天這是怎麼?

慕容淺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輕笑著搖了搖頭,"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他們喜歡說就讓他們說吧,反正我又不會少塊肉."

"小姐,你真的跟以前很不一樣了!說的話好有道理噢!"小桃歪著腦袋一副發現了新大陸的樣子.其實真讓她去理論,她也是不敢的,畢竟她只是個小丫頭,誰會搭理她,去了會挨揍也說不准.

"咦?小姐,那邊好熱鬧的樣子."小桃眼尖的指著不遠處圍著的一堆人說道.

然後隨手拉住一個人問道:"大叔,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那麼多人啊?"

"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城里新開了一家"聚雅閣",據說只收奇珍異寶,定期出售,價高者得,今天就是出售異寶的日子,去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那大叔說完就急匆匆的趕了過去.

"走,咱們也去瞧瞧."她的那條項鏈也很罕見,說不定這聚雅閣能有線索.

小桃看著健步如飛的慕容淺淺,有點摸不著頭腦.這剛說完她家小姐懂事了,不像以前了,怎麼轉眼又這般毛躁了?

"哎,小姐,你慢著點,等等我!"小桃來不及多想趕緊追了上去,免得她再捅出什麼簍子.

聚雅閣的門前熙熙攘攘的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全是來看熱鬧的人.

"不好意思,這位姑娘,請問您有邀請函嗎?"聚雅閣的小二攔住慕容淺淺問道.

"邀請函?"慕容淺淺一怔,她哪里來的邀請函,難道這聚雅閣不是隨便進的嗎?

"對不住了,姑娘如果沒有邀請函,恕小的不能放您進去.只有收到邀請函的客人才能進入."小二不卑不吭的說道.

有點意思,一個店小二都如此氣魄,對人恭敬又不失氣度,看來這聚雅閣當真有點來頭.這樣的想法讓慕容淺淺越發的想進去一瞧究竟了.

"這不是慕容家的傻妞嗎?"一句調笑傳來.

好聽的聲音不禁讓慕容淺淺側目而望.來人一身錦繡華袍,如刀刻般恰到好處的臉盤,面如冠玉,薄唇微抿微微向上翹起,形成一條完美的弧度.高挺的鼻梁之上,一雙炯亮的眸子,如天上的星辰,濃密的睫毛如兩把蒲扇,劍眉橫掃,自帶英氣,好一張翩若驚鴻的臉!繞是慕容淺淺之前見多了各式各樣的帥哥美男,此時還是禁不住在心中感歎了一番.

"怎麼?傻妞看本少爺看癡了?小心你的口水,別流到地上了.哈哈!"這男子手中折扇一晃,打趣道.

慕容淺淺不禁微扯唇角,可惜了,如此驚鴻之顏,卻是渾身散發著痞子之氣的流氓.

"小姐,這是百里家的二少爺,百里燁."小桃小聲的提醒道,百里燁是隴南國里出了名的紈绔公子,所以她對百里燁沒什麼好感,也不希忘她家小姐跟他有牽扯.

慕容淺淺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慕容小姐."身後傳來一道溫潤的男聲.

來人二十五六歲的模樣,一身橙黃色錦袍,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眸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正噙著笑看著她,讓人如沐春風.

"在下歐陽景天,慕容小姐可還記得?"

歐陽景天?歐陽世家的家主,四大世家里最年輕的掌舵人,果然英偉不凡.慕容淺淺回以一笑,卻未曾開口.反正她在別人看來是個懦弱膽小的傻子,開不開口也沒差.

"歐陽公子,百里公子,里面請!"門前店小二身子一彎,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很明顯這兩位都是受到邀請的.

歐陽景天朝著慕容淺淺微微點頭,率先進去了,百里燁緊隨其後,走了幾步卻是又回頭瞅了一眼慕容淺淺,接著對著小二道:"這是慕容家的傻小姐,本少爺帶來長長見識的,讓她進來吧."

"慕容小姐,多有得罪,里面請!"小二看了看百里燁,又看了看慕容淺淺,終是朝著慕容淺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百里燁的話雖是不中聽,但卻幫了她.所以她也就沒吭聲,跟著百里燁後面進去了.

"小姐!"小桃卻是不贊成的,今兒這種場合,估計慕容家的那幾位少爺小姐都會來,到時候看見他們,可怎麼交代呀.

"無妨."這些慕容淺淺不是沒想過,但比這些,她覺得那玉石項鏈更重要.

一路跟著百里燁進去,看著百里燁的背影,不知為何,她突然想起吳桐來,也不知道他和小敏…

"千萬別喜歡上本少爺.本少爺對你這種傻不啦嘰的丫頭沒興趣."冷颼颼的聲音打斷了淺淺的思緒.

看著百里燁一步三晃的搖著扇子,慕容淺淺撇了撇嘴,卻是沒有吱聲.不過她倒是沒想到,百里燁這種痞子氣十足的人竟然還挺細心的.

"小姐,是二少爺三小姐和五小姐!"剛坐下小桃就驚呼出聲.

慕容淺淺聞言看過去,果然,慕容謙,慕容嫣,慕容巧巧三個人坐在她右手邊不遠的位子上.

慕容淺淺心里冷笑,這三人大搖大擺的進來坐在正席,她堂堂的慕容府嫡出大小姐卻要靠著百里燁的面子混進來,還只能坐在側席,真是可笑!

"哎喲喂,你這個大小姐當的可真窩囊啊.哈哈!"冷不丁的一句嘲笑很合事宜的從百里燁的嘴里蹦了出來.

慕容淺淺看著他那幸災樂禍的表情,輕扯了扯唇角,不甚在意道:"的確."

這下換百里燁笑不出來了,怔愣的看了慕容淺淺好半天,才悠悠的回過頭去.

今天這架勢看起來就是場拍賣會,瞧瞧這來的人全是隴南國有頭有臉的人物.四大世家的公子小姐幾乎到齊了,甚至還有王公大臣.慕容淺淺通過小桃,把這些人都認了個遍,卻是沒有發現那個偷她玉佩的小人.

"百里燁,這是你坐的位子嗎?"一道冷硬的聲音突然響起.

慕容淺淺不禁側目,說話之人一米八左右的個頭,一身藏青色衣袍,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濃眉大眼,目光如炬,周身散發著一股剛硬之氣,與百里燁正是兩個極端.

"一把椅子而已,本公子如何坐不得?"百里燁倒是不甚在意.

"少爺,這是大少爺的位子."倒是他身後一直跟著的小厮銀子湊近悄聲說道.其實他剛剛就想提醒少爺的,只是怕少爺揍他,他才沒敢說.

"哈哈,笑話!誰規定這位子一定是他百里鉉的?"百里燁的聲音之大,引的周圍的人紛紛側目.

慕容淺淺不禁將眼神放在百里鉉的身上,百里家嫡出的大公子,未來的百里家主.而百里燁,一個庶出的二公子,卻坐了長子的位置,任誰都聽的出百里燁話中的囂張和挑釁.她突然好奇,眾目睽睽之下,百里鉉會如何應對百里燁的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