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
g,更新快,無彈窗,!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這一個月慕容淺淺深居簡出,除了每個兩三天會去看看慕容老夫人,其余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修煉功法增進靈力,還有就是尋找項鏈的下落.她一直都認為自己的穿越肯定跟項鏈上的玉墜有著莫大的關系.

"小姐!"小桃一臉喜氣的沖進來,拍著手歡喜道:"我剛才經過前廳的時候,看見公孫大公子來了."

慕容淺淺不明所以的掃了一眼小桃,她看見公孫家的人興奮個什麼勁兒.

"小姐,公孫公子一定是為了親事來的.太好了,小姐很快就要成為公孫家的少夫人了!"小桃邊說邊拍手,那樣子簡直比她自己成親都開心.

"你說什麼?!"這下慕容淺淺不淡定了,直接從床邊越到小桃跟前,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一臉懵逼的表情.

小桃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慕容淺淺竟然有這麼好的身手,一時竟忘了回話.

慕容淺淺見小桃呆愣著不說話,干脆直接越過她朝大廳去了.

迎娶她?!開什麼玩笑!她在這的人生才剛開始,剛剛適應了慕容家這個大染缸,難道想讓她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水坑不成?更何況什麼公孫大公子,她見都沒見過,盲婚啞嫁的事,誰愛嫁誰嫁,反正她不嫁!

"公孫公子,小女與你的親事可是自娘胎就定下的,怎可說退就退呢?"

"慕容將軍,對于與令嬡的婚事,晚輩實在是抱歉.雖然我公孫家與慕容家世代交好,但晚輩是公孫家的長子,這妻子將來定是當家主母,可慕容大小姐如今……著實讓晚輩為難,家母也是這個意思."

慕容淺淺剛到門口就聽到這番對話,不由得頓住步子,看樣子公孫睿是來退親的,這正合她意,省的她進去破壞了.

"淺淺,別怕!有奶奶替你做主,走!我老太婆還沒死呢,就有人欺負到我慕容家頭上來了!"

慕容淺淺聞言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匆匆趕來的慕容老夫人連拉帶拽的進了大廳.天曉得她根本不想進來啊!

"娘!您怎麼過來了?"慕容傲這話雖是對著老夫人問的,眼神卻是厭惡的瞥了一眼慕容淺淺.

"慕容老夫人,安好?"公孫睿臉上略帶尷尬的請安.

"都被人欺負到家門上來了,我老婆子還能好的了嗎?"慕容老夫人寒著一張臉冷聲道.

"娘,您是為了淺淺的婚事過來的吧."慕容傲恭敬的開口.

"我不過來,難道眼睜睜的看著你們毀了我們淺淺的婚事不成?"慕容老夫人說著掃了一眼公孫睿.

天哪!奶奶,您就讓他們毀了我的婚事吧,這毀婚,我欣然接受啊!慕容淺淺站在一旁無語望天,心里不斷的叫囂著.

"慕容老夫人,退婚這事,我們公孫家也是無奈之舉.著實是慕容大小姐她……"公孫睿說著看向慕容淺淺,卻是整個人一怔,今日的慕容淺淺好像有點不一樣.若說之前慕容淺淺的確是美,卻是不起眼的,可是今日再看,她似乎多了一絲靈動之氣,給她的美添了一絲生氣,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我們淺淺怎麼了?這婚事可是老早就訂好了的.如今你們公孫家背信棄義說退婚就退婚,讓淺淺如何見人?置我們慕容家的顏面于何地?簡直欺人太甚!"慕容老夫人不依不饒的說道.

這話讓公孫睿清醒過來,慕容淺淺再美又怎麼樣?只能是個繡花枕頭!他今天可是來退婚的!

臉色隨之也難看了起來,聲音冷了半分,開口道:"若說退婚這種事,晚輩怕是不及慕容將軍吧."

這話說的讓慕容傲臉上有些掛不住,他自然知道公孫睿這話說的是他和藍家兩姐妹的事.因此很是尷尬.

"娘,既然公孫家看不上我們淺淺,我們也就不要強人所難了吧."慕容傲說著,看了一眼慕容淺淺,接著道:"再說淺淺這個樣子,嫁過去也確實委屈了公孫賢侄.再說我慕容家也不止淺淺一個女兒.嫣兒和巧巧不也是我慕容家的女兒嗎?公孫家與我慕容家世代交好,不能為了這點事就交惡了.公孫賢侄覺得呢?"

慕容淺淺聽罷,心里卻是冷笑.慕容傲的這番話,沒有一句是向著她說的.為的不過是慕容家的地位和名聲.

"這怎麼能行?就這麼退了淺淺的婚事,讓淺淺如何見人?"公孫睿還沒開口,慕容老夫人先不干了.

"娘,淺淺我會再給她找戶好人家的."慕容傲擰眉勸道.

慕容淺淺知道她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站在這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但是她怕慕容老夫人為了她再多生事端.所以輕輕拽了拽慕容老夫人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慕容老夫人自然接受到慕容淺淺的訊息,看了一眼她,歎了口氣開口道:"罷了罷了,我老婆子老了,不中用了,這事就由著你們吧!"說罷,起身拉著淺淺便往外走.

公孫睿卻是盯著慕容淺淺的背影若有所思.她剛剛的小動作雖然隱蔽,卻是沒能逃過他的眼睛.他突然有點不明白了,這個慕容淺淺若是真的如傳聞般膽怯癡傻,今日為何如此泰然?雖然沒說話,但這絕不是因為膽怯.而且她剛剛的舉動,明顯是為了阻止老夫人繼續替她說話,難道她其實是不想嫁給他的?這樣的認知讓公孫睿突然覺得的心里有點不是滋味.

"淺淺,你剛剛為什麼要攔著奶奶?"出了大廳,慕容老夫人就拉著淺淺直接到了自己的院子,屏退了下人便直接開口問道.

"奶奶,我不想嫁."慕容淺淺也沒打算找借口,直截了當的回道.

"這是為何?"老夫人有點不明白了,"公孫家與我們慕容家是世交,那公孫睿是長子,將來就是家主,你嫁過去自然就是主母.有我們慕容家給你撐腰,相信也無人敢欺負與你,你為何不嫁?"

"奶奶,且不說那公孫睿是不是長子未來的家主.單是他今日是來退婚的這一點,我就不能嫁!"她邊說著邊扶老夫人坐下,接著道:"他今日能來退婚,就證明他是嫌棄我的.就算他今日不退婚,肯娶了我,您覺得我嫁給他後能過的幸福嗎?"

"再說,公孫家也是名門望族,他家的池水不比我們慕容家清,我在這個家里都活的如此艱辛,到了公孫家如何能立足?

這話不禁讓慕容老夫人一怔.仔細打量起慕容淺淺.然後釋然的一笑.

"淺淺,你是真的長大了.看問題可比奶奶透徹.是奶奶老糊塗了,忽略了你的幸福.你能幸福才是你娘和我最大的心願吧."說著,慕容老夫人不禁泛起了淚花.

"奶奶,我知道您心疼我.我會過得很好的.真的!"慕容淺淺伏在老夫人的腿上撒嬌道.

慕容傲和公孫睿為了顧及兩家的顏面和交情,協商的結果便是退了慕容淺淺的婚事,改成娶慕容嫣為妻.而婚期就定在三個月後.這事很快就在京城炸開,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甚至驚動了隴南皇.而慕容淺淺也成了人們茶余飯後的談資.

"夫人……"門口響起了小桃怯懦的聲音.

不用看慕容淺淺就知道一定是藍芷雪來了.若說她被退婚這件事最高興的人莫過于藍芷雪了,自己的女兒頂替了藍芷茜的女兒嫁到公孫家做長媳,成為未來的當家主母,這真真兒的是替她出了一口惡氣!想想也知道這會兒八成是炫耀是威來了.

"小桃,快請夫人進來."慕容淺淺淡淡的開口.她自然知道就算她不讓藍芷雪進來,藍芷雪也是會自己進來的.倒不如她先開口聽她進來.

"是,夫人請."小桃聽到如獲大赦一般,有點激動的說道.天知道面對夫人有多可怕,每次小姐挨欺負一准兒也會捎上她,所以小姐受了多少罪她就跟著受了多少罪,讓她怎能不害怕.

"喲,什麼時候我們慕容大小姐也看上書了.嘖嘖嘖,只是可惜了,麻雀終究是麻雀,再努力也變不成鳳凰!"藍芷雪一進門便冷笑著嘲諷道.

"姨娘,請坐."慕容淺淺只是淡淡的笑著,像沒聽到般客氣的說道.

"姨娘?呵!你叫誰姨娘?我是你爹的夫人,按理你該叫我母親!"藍芷雪儼然沒有了剛才的笑意,陰狠的看著慕容淺淺.這聲'姨娘’就是藍芷雪的心頭刺,紮的她生疼.只有妾才會被人叫做姨娘.

"姨娘,當然是叫您了?你是我娘的親姐姐,按理說淺淺不是該叫您一聲'姨娘’嗎?"慕容淺淺一副無辜的表情眨著眼睛說道.

藍芷雪倒是怔了怔,看了慕容淺淺半晌,總覺得這丫頭今天怪怪的,不但沒有對她不敬,反而如此溫婉有禮.可是仔細看,她又還是那副樣子,不像是有心機的樣子.

藍芷雪在這坐了半天,可無論她怎麼挑釁,慕容淺淺都只是淡淡的笑著,不急不躁,讓她一點把柄都抓不到.最後也只是譏諷了她幾句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