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慕容淺淺
g,更新快,無彈窗,!

就見慕容老夫人一臉著急的推門沖進來.一把拉著慕容淺淺就上下的打量.

"淺淺啊,奶奶聽下人說你受傷了?是不是巧巧那個丫頭又欺負你了?奶奶找她算賬去!"慕容老夫人怒氣沖沖的拉著淺淺就往外走.

"奶奶,您別急,我不是好好的沒事嗎?"慕容淺淺攔住慕容老夫人笑著回道.其實她想說:她真的有事,很有事!不過,她不能,現在還不是時候.

"唉!你這孩子總是這樣,受了委屈就憋在心里,每次都說沒事."慕容老夫人歎了口氣,頗為心疼的說道:"你別怕,有奶奶在,奶奶為你做主!"

"奶奶,我真的沒事,今天只是跟巧巧發生了點爭執,沒事的."她不是不想教訓慕容巧巧,也不是她甘願被人欺負.她只是想憑借自己的力量站起來.可是她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

"奶奶,我想學武功."慕容淺淺忽然抬頭說道.

這話讓慕容老夫人一愣,怔怔的看了她半晌.

就在慕容淺淺以為自己是不是又說錯什麼的時候,慕容老夫人突然笑了,開心的好像撿到了無價之寶,激動就差拉著慕容淺淺轉圈了.

"淺淺啊,太好了!你終于想學武功了.我就說嘛,你娘那麼好動又爽利的性子,怎麼生的你就如此窩……溫吞.這下好了,學武好,學武好!"慕容老人一邊喜出望外的說著,一邊欣慰的拍著慕容淺淺的手.

慕容淺淺看著如此激動的老夫人,眼角抽了抽,溫吞?她怎麼覺得老夫人剛剛想說的是窩囊呢?事實上她今天卻是挺窩囊的.

"可是我現在才開始學會不會太晚了?"拳腳功夫她倒是不怕,可是內息靈力這東西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練成的.怕是幾十都夠嗆.

聞言,慕容老夫人倒是稍稍正了神色,拉著淺淺坐下來,開口道:"淺淺,習武是為了強身健體,為了可以自保.尤其是靈力,切莫操之過急,靈力這東西雖然無形,可卻比拳腳功夫更能要人命."慕容老夫人別有深意的看了看她,接著道:"你娘給你留的東西或許能幫到你.這天也不早了,奶奶老嘍,不中用了,這身子骨也不行了,怕是不久就該去跟慕容家的列祖列宗報到了.劉嫂,咱們回去吧."說完拍了拍淺淺的手,便由下人扶著離開了.

"老夫人,大小姐她好像有點不一樣了."劉嫂扶著慕容老夫人邊走邊說道.

"就你眼尖!"慕容老夫人笑嗔道.

"瞧您說的,這不都老夫人您教的麼?跟了您一輩子,這點眼力都沒有哪行呀?"劉嫂是慕容老夫人的陪嫁丫鬟,跟在她身邊一輩子,嫁給慕容府的管家,如今也算是這府里的老人了,留下來也只是陪著老夫人做個伴罷了.

"兒孫自有兒孫福,這或許不是件壞事."老夫人說完便往自個兒的院子去了.

老夫人剛走,慕容淺淺便迫不及待的找出藍芷茜留下的匣子,里面本來有一本秘籍和那條項鏈,如今項鏈丟了,就只剩秘籍了.

認真的翻看這秘籍,除了一些武功招式和心法的口訣,再無其他.說到底,也就是本普通的武功秘籍.

可是她現在一點靈力都沒有,就算有口訣她也沒法練啊,難道還有什麼別的玄機?



丑時,慕容府里一片寂靜,安靜的走廊,僻靜的院落,一切都籠罩在夜幕之中,只有偶爾經過巡夜的家丁.

慕容家的祠堂外,巡夜的家丁剛走,一個嬌小的身影便從柱子後面閃了出來,動作麻利的來到祠堂前,迅速推門閃了進去.

搖曳的燭光讓若大的祠堂顯忽明忽暗,桌上供奉著慕容家曆代家主的排位和貢品.

"你來了."還沒待淺淺打量完,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慕容老夫人從暗處緩緩走了出來.臉上自是掛著慈善的笑和隱約的欣慰.

"我只給了你一點提示,你就能找到這來.如此聰慧的丫頭,這些年倒也難為你了?"慕容老夫人看著慕容淺淺說道.

淺淺聞言一噎,老夫人臨走時提了慕容家的列祖列宗,又在她手上拍了兩下.不就是暗示她半夜兩點來慕容家的祠堂嗎?可是她卻忘了自己這些年都是"傻"的這個事情.

"奶奶,我……"她一時竟不知該如何解釋了.總不能說她是穿越來吧?那估計老夫人真就把她當傻子了.

"淺淺,不管你發生了什麼,只要你的心性不變,你就永遠是我慕容家的大小姐,是我老婆子的孫女."慕容老夫人倒是笑著拉著慕容淺淺來到排位前,示意她跪在蒲團上.

"以前的事都過去了,來,給慕容家的列祖列宗上柱香,以後做慕容家的好兒孫."慕容老夫人將點燃的香遞給慕容淺淺.

慕容淺淺躊躇了半晌,終是接了過來,既然占用了慕容淺淺的身體,那她就是慕容淺淺,也理應是慕容家的子孫.

上完香,慕容淺淺剛准備起身,背後卻傳來一股熱流,順著血液湧遍全身.

"奶奶!"慕容淺淺心里一驚,想起身一探究竟.

"別動,坐好,要心無雜念!"慕容老夫人卻是出聲阻止.

聞言,淺淺變不再亂動,而是盤膝坐好,緩緩的閉上雙眼.

良久,慕容淺淺感覺背後的熱流漸漸消失,接著傳來一聲輕咳.

"奶奶!"她趕忙起身,將身後的慕容老夫人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奶奶,您怎麼樣?"慕容老夫人此時滿頭大汗,面色蒼白,渾身虛弱無力.

看到慕容淺淺如此著急,慕容老夫人只是輕輕擺了擺手,表示自己無礙,才緩緩開口.

"淺淺,奶奶已經將自己的七成靈力傳于你,是福是禍,以後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可是奶奶,您自己呢?"她自然知道,有了慕容老夫人的這七成靈力,再按照秘籍修煉,自然可以事半功倍.只是慕容老夫人年事已高,卻將大半靈力給了她,那她自己……

"無妨,我一個就要入棺材的老婆子,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留著這些靈力做什麼?再說我在這慕容府里,還用得著靈力?留點底子能保住我這條老命,看著我們淺淺出嫁就成了."

"奶奶……"慕容老夫人這一說,倒是讓慕容淺淺不知道怎麼接話了,怎麼好端端的又扯上她嫁人了?這事她可是從來沒想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