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蕭逸軒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坑爹!難道她穿越過來就是為了挨一頓板子再被人活活掐死嗎?尼瑪!不帶這麼玩的!

"要……斷……氣了……"孱弱的聲音自她唇邊斷斷續續的飄出來.那男子墨瞳微眯,手一松,慕容淺淺便滑坐在地上,癱軟的靠在車輪上.此時能再接觸地面,讓她心里踏實了許多.

使勁的咳了幾聲後,轉而看向轎中的男子.這一眼,慕容淺淺的眼神里沒有恐慌,也沒有劫後余生的慶幸,而是一抹堅定,對,就是堅定!

那男子只是冷冷的看著她,隔著面具也看不出任何情緒,只是那雙墨瞳似是帶著一絲玩味和探究.

兩人相視無語,那吃著點心看戲的白虎不干了.晃著兩條小短腿,一拽一拽的晃到自個兒主人身邊,不滿的開口道:"主人,怎麼不打了?你看看她把爺的屁股給打的,腫的都快翹上天了,爺還怎麼去勾搭愛慕爺的那些美女,還有,爺這……"那男子袖袍一揮,一個白色的肉球直接飛出了馬車,在空中劃了一個優美的弧度後就直直的朝著地面砸去…

"聒噪!"清冷的聲線的響起.險些臉著地的白虎撲棱了幾下翅膀後,穩住身子開口道:"還好爺會飛,不然這麼扔出來,爺保准……哎喲!"

"滾!"冷冽的聲音里透著一絲不耐.話都沒說完的白虎直接被砸倒在地.

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包袱,白虎眨巴了兩下眼睛,主人這是生氣了,要敢它走了?

爺不走!就不走!想著,它干脆趴在地上裝暈,不起來了.

慕容淺淺看著迅速躺下挺尸的白虎,頓時覺得她已經無法直視這個逗比了.爬起來拍了拍身上土.又看了看這林子,她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誰能告訴她,該怎麼出去?

"青龍"男子薄唇微啟,一個身穿青色衣衫的年輕男子便出現在轎前.

"尊主!"青龍半跪,低頭恭敬的應道.

"送她出去."

"是!"

青龍轉身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慕容淺淺.然後大步先行,絲毫沒有要等等慕容淺淺的意思.

慕容淺淺瞟了一眼那白衣男子,不禁覺得這就是個死變態!神經病!掐了她脖子一通後,又讓自己的手下把她送出去,掐她脖子好玩嗎?狠狠的瞪了一眼趴在地上挺尸的白虎後,轉身快步跟上已經走遠的青龍.

"出來!"薄涼的聲音自轎中響起.

話音剛落,一襲紅衣飄然落地,來人一米八五左右的個頭,墨發隨意束起,火紅的衣料襯得肌膚如雪,當真是女子都自歎不如,一雙桃花眼似天生帶著嫵媚勾人心魄,手中一把檀木折扇,嘴角泛著優美的弧度,美得讓人窒息.

"什麼時候我們的天尊大人也變得這麼憐香惜玉了?"邪魅的聲音中透著一絲玩味,似是等著轎中人能說出個一二.

然而回應他的,除了風吹樹葉的沙沙聲,就是那能凍死人的氣息,簡直安靜的有點詭異.

紅衣男子無趣的摸了摸鼻子,他就知道,指望這座冰山說他喜歡哪個女子,還不如指望太監能生出孩子來的靠譜.

"隴南皇可是忌憚天孤城很久了,加上近日魔界似乎也有異動,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所行動了,你可要提前做好提防."紅衣男子轉而正色道.

"知道了."

知道了?就這樣?那紅衣男別有深意的掃了一眼那方才遠去的身影.一臉憂心的接著道:"隴南皇可是有意從四大世家里挑人出來對抗你.四大世家哪個都不是好對付的主,歐陽家有個歐陽景天,公孫家的公孫謙宇,慕容家的慕容皓,至于百里家嘛…百里鉉也不可小覷.若是真的對峙起來,怕是宣武大陸這近千年的安甯就要打破了."

"假惺惺."輕飄飄的三個字猶如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紅衣男子嘴角抽了抽,"怎麼說本公子也是隴南國萬人敬仰世人膜拜的國師好嗎?偶爾悲天憫人一下也是可以有的嘛."

這人便是隴南國的當朝國師蕭逸軒.

而那被稱作天尊的白衣男子,則是天孤城的尊主,冷月曜.

"厚臉皮!臭不要臉!"本來趴在地上挺尸的白虎,一下從地上彈起來了,撲向蕭逸軒,朝著他猛拍翅膀,想扇他的臉,卻被蕭逸軒巧妙的躲開了.

"小貓兒好久不見,這屁股可是越發挺翹了啊."蕭逸軒眉眼含笑的掃了一眼白虎的屁股,故意打趣道.

剛准備強調自己不是貓的白虎,聽完這話後回頭瞅了一眼自己的屁股,飛快的沖進轎子里,一把扯了毯子裹住自己,然後朝著蕭逸軒吆喝道:"爺的屁股本來就翹!你就是羨慕爺有翹屁股!"像它被人打這種影響它形象的事情,主人一個人知道就好了,蕭逸軒那個臭不要臉的就算了吧.

"哦,是這樣啊."邪魅的聲音帶著一絲玩味.接著語調突然一轉,搖了搖手中的扇子,一臉可惜道:"唉!本國師這里可是有一盒特別美味的鳳梨酥,原本以為小貓兒你是被人打成這樣的,就送給你當做安慰.既然不是,那本國師就留著自己吃吧."

聽到"鳳梨酥",白虎伸出爪子抹了一把流到嘴角的口水後,轉眼便到了蕭逸軒跟前,一臉渴望繞著著他打轉:"鳳梨酥呢?鳳梨酥呢?爺的屁股就是被人打的."說完還把屁股對著蕭逸軒,想讓他看仔細些,證明自己說的是真的.

妖媚的桃花眼含著濃濃的戲謔,"鳳梨酥在國師府,沒帶在身上."

霹靂咔嚓!白虎頓時覺得一道閃電下來正中自己.

"你這個騙子!臭不要臉的騙子!敢騙爺!"回過神來的白虎,一邊罵一邊揮舞著爪子朝蕭逸軒的臉上招呼,卻是連對方的衣角都沒碰到.

"蠢鈍如豬!"寡涼的聲音言簡意賅.這就是咱們天尊大人對愛寵的評價.

白虎似是受了致命的打擊,撲棱了幾下翅膀就躺在了地上.閉眼之前還惡狠狠的剜了一眼蕭逸軒,又哀怨的看了一眼自家主人才緩緩的暈了過去.

送慕容淺淺出了林子,青龍就離開了.這一路上慕容淺淺都沒有說話,神情有點暗淡.其實她是不開心的,甚至覺得屈辱.在這個崇尚武力,內功靈力橫行的大陸,別人隨隨便便就可以掐她的脖子,甚至要她的命,而她卻根本無力反抗,這樣任人宰割的感覺讓她非常不爽!

心情郁悶的進了慕容府的大門.沒走幾步,迎面便撞到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