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逗比
g,更新快,無彈窗,!

陰森的宮殿中,火把忽明忽暗,照的兩邊的修羅雕像更加的陰森恐怖.大殿的四周布滿骷髏,中間是一把銀色的王座,扶手處的骷髏頭牙齒一張一合,似是在叫囂著什麼.

一道修長的身影映在椅座上,黑色的披風擋住了他大半個身影,卻是擋不住散發出的陣陣邪魅之氣.

"王,您要找的人已經到了."一道沙啞的聲音從角落里傳來,佝僂的身軀形同枯木,枯瘦如柴的手指緊緊的握著權杖,一個碩大的斗篷將他從頭裹到腳,只露出一雙深綠色的眸,顯得格外驚悚.

"嗯,很好."磁性的聲音夾雜著一絲戾氣回蕩在整個大殿之中.

來了嗎?呵呵,冰兒,你終于要回來了.

城郊的樹林里遠遠走來一個人,大約一米六七的個子,頭上戴著一頂青色的帽子,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上,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家丁.只是走近細看,便會發現,一張鵝蛋臉,肌膚細若凝脂,眉眼如畫,恰到好處.只是眉頭緊鎖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這正是慕容淺淺.

偷來一身家丁的衣服匆匆換上,她就興沖沖的跑出來了,在房間里憋了一個月,著實讓她難受,出來透透氣,果然整個人精神了許多.只是心里裝著事,一路邊走邊琢磨,等她回過神來,已經成功的把自己搞丟了.以她的身手雖是不怕遇到強盜啥的,但是出來大半天了,萬一被人發現她偷跑出來,只怕小桃要代她受過了,最關鍵的是…她餓啊.

"我靠!你特麼是要玩死我嗎?"慕容淺淺手指上空仰天長嘯.

"傻子!"突然一道低沉的聲音帶著些許嘲笑飄了出來.慕容淺淺頓時提高了警覺,洞悉著周圍的聲音.接著便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響聲,她便尋著聲音找了過去.

粗壯的樹干上是茂密的枝葉,那聲音當是從這棵樹上發出來的.慕容淺淺直覺的抬起頭看向樹頂,這一看不禁有些傻眼,那正坐在樹干上一邊吃著糕點一邊嘲笑她的是個…雪白色的肉球?

"怎麼?你是不是也被爺英俊不凡的外表給吸引,所以愛上爺了?可是爺不喜歡男人!"那肉球說著還傲嬌的仰起臉一副鄙夷的眼神補充道:"尤其是像你這麼傻的男人!"

慕容淺淺嘴角微抽,疑惑道:"你是貓?"這貓不錯啊,胖嘟嘟的賊可愛呢.

樹上雪百的肉球身子一僵,將糕狠狠的甩向慕容淺淺,怒目咆哮道:"你是不是傻?爺哪點像貓了?怎麼可能是低級的貓!爺是飛天白虎!飛天白虎!!"哼!就是有些不長眼的老說爺是貓,比如那個臭不要臉的蕭逸軒,爺討厭他!

慕容淺淺眼角跳了跳,打著哈哈道:"別激動,別激動.我就是隨便問問."這小東西脾氣還挺大,不過這年頭的老虎還能上樹?慕容淺淺瞥了一眼那白虎旁邊的包袱,肚子很配合的叫了一聲.

"嘿嘿……那個你在這做什麼呀?能告訴我怎麼出這林子嗎?還有……那個,你吃的點心能不能分我點?"慕容淺淺嘿嘿一笑,陪著笑臉好聲說道,她現在實在是餓的前胸貼後背了.盯著白虎身旁的包袱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她知道里面一定是吃的.

而那剛剛炸完毛,順了口氣拿起點心准備接著吃的白虎,聽完這話猛把糕點往身後一藏,防狼似得的看著慕容淺淺,用比剛才高了八個音調的嗓音道:"爺的行蹤,你一個傻子不需要知道,若是你真的十分崇拜爺,爺勉強可以收你當小弟,讓你伺候爺."說著還一臉牛逼兮兮的揚了揚頭.

接著它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過身飛快的將剩下的一半糕點胡亂的塞進了它那不大的嘴里.然後轉過身含糊不清的說道:"累碳,郭點沒有了."一邊滿嘴噴著糕點屑,一邊攤開兩只爪子給慕容淺淺看,證明它真的沒有糕點了.

慕容淺淺看著它那德行,隱約覺得身體里有一股洪荒之力正叫囂著讓她一板磚拍死這個肉球!

見她把目光放在自己的包袱上,白虎可是絲毫沒有放松警惕,飛快的撈起包袱寶貝似的護在胸前.防備的眼神盯著她,虎著臉道:"看什麼看?爺的包袱里沒有桂花糕,也沒有榴蓮酥,更沒有核桃酥!"

這可是它趁主人不注意偷偷裝進去的,這是它最喜歡吃的,怎麼能給這個笨蛋吃!

慕容淺淺看逗比一樣的看著白虎,恥笑道:"我知道你那包袱里有桂花糕,榴蓮酥,核桃酥."接著又哄勸道:"分給我一點,回去我買好多好多還給你!"

白虎瞪著眼睛,一副驚訝的表情問道:"你怎麼知道爺有桂花糕,榴蓮酥和核桃酥?"

緊接著又換上一副高傲的表情把頭一揚,冷哼道:"有也不給你這個傻子吃!"

"臥槽!你這只欠拍的死肉球!勞資忍你很久了!你特麼一口一個傻子,最傻的就是你這個肉球!我看是你家主人受不了你這賤性把你趕出來的吧!這麼賤的脾性肯定沒人喜歡你!"慕容淺淺終于控制不住體內奔騰不息的洪荒之力,朝著白虎童鞋狂轟濫炸道.

氣死她了!她是招誰惹誰了?男友閨蜜合伙背叛她就算了,穿越到這兒,在別人眼里她還是個懦弱無能的傻子!處處不招人待見,現在連只畜牲都能欺負她了,天理何在啊!

那樹上被慕容淺淺叫做賤肉球的白虎童鞋被吼的怔愣了三秒後,終于又一次炸毛了.一蹦三尺高,伸出一只爪子顫抖著指向慕容淺淺,似是氣得不輕,顫抖著吆喝道:"你胡說!胡說!爺是天底下最帥氣的虎,所有人都喜歡爺!主人才沒有趕走爺,是……是爺自己要走的!"這後面一句顯然底氣不足.好吧,確實是主人嫌它聒噪了些,它一生氣就卷包袱離家出走了.

"哼!"慕容淺淺冷笑一聲,"我管你那麼多!今天勞資非要把扒了你的虎皮做成墊子不可!"

白虎聞言低頭掃了一眼自己雪白的皮毛,又想了想自己光溜溜的樣子,再想想主人那嫌棄的目光,和兄弟們嘲笑的眼神,頓時覺得整只虎都不好了.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把包袱往背上一扛,嚷道"爺不要做沒皮的虎,爺要帥帥的,懂嗎?爺要帥!"話落背後突然伸出一對白色的翅膀,撲棱了兩下飛了起來,轉身開溜大吉.

慕容淺淺沒想到這白虎竟然還有翅膀?!難怪叫飛天白虎.呆愣了幾秒後,終于回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