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古玉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過這一個月她也沒閑著,通過小桃,她已經把這個世界的情況了解一個大概.首當其沖的就是她那個爹和娘還有藍芷雪的關系.

說起慕容傲,可是個響當當的人物,慕容世家的家主,年輕時更是英俊瀟灑.自然引來不少姑娘的青睞,與藍家兩姐妹的愛恨糾葛也是轟動一時.藍家是書香世家,她的外祖父是當時的大學士,而藍芷雪是藍芷茜的姐姐,慕容傲和藍芷雪是指腹為婚.

一次慕容老夫人外出,途中遇險,命懸一線之際,被當時經過的藍芷茜所救.因此慕容老夫人便對藍芷茜青睞有加,時常邀請藍芷茜來慕容府做客.久而久之也與慕容傲熟絡了起來.容傲武藝非凡,恰好藍芷茜也是個好動的性子,喜歡舞刀弄劍,兩人有共同愛好,就有共同語言,一來二去便生出情愫.

慕容傲斷然決定跟藍芷雪退婚,要迎娶藍芷茜,對此當時的慕容老爺子極力反對,覺得這是背信棄義,有違祖訓.但慕容老夫人卻是極力贊成,相處下來,她越發覺得藍芷茜心地善良,天性純真,更適合慕容傲.

慕容傲如此堅持,再加上慕容老夫人從旁協助,慕容老爺子最後也是妥協了,退了藍芷雪的婚事.

這事當時鬧得滿成風雨,藍芷雪就成了最無辜的受害者,遭到全城人的非議.有人說是藍芷茜橫刀奪愛,有人說是慕容傲早與藍芷茜私定了終身,總之是眾說紛紜,恐怕真正的內情也只有他們當事人最清楚了.

至于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藍芷茜在慕容淺淺兩歲時突然得了一場大病撒手人寰了.慕容淺淺當時只有兩歲,而慕容傲又經常不在府內,作為親姨的藍芷雪主動請纓以照顧淺淺為名住進了慕容府.後來不知是慕容傲出于愧疚還是真的愛上了藍芷雪,就娶了她,還生了好幾個兒女.

至于自己……慕容淺淺嘴角抽了抽,怕也是從小遭人欺凌養成了懦弱的性子,才會被人誤認為是傻…特麼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轉眼又是五六天過去了,慕容淺淺也差不多適應了自己現在的身份,身上的傷也好了個七七八八.

"呀!遭賊了!"小桃一進門就見著屋里一片狼藉驚呼出聲,拔腿就想往外跑.

"站住!"慕容淺淺從里屋出來,叫住小桃.

"小姐?"小桃一臉狐疑的看著慕容淺淺,"小姐您沒事吧?這屋里遭賊了,我要趕緊去稟報老爺啊!"

"遭什麼賊啊?你想來人把我抓走不成?"慕容淺淺往凳子上一坐,無精打采的說道.

這會兒小桃才算明白,這一屋子的狼藉是慕容淺淺翻箱倒櫃的結果.

"小姐,您這是要找什麼?告訴我,我幫你找不就是了,看把這房間弄的.我還以為遭賊了呢."小桃頗為埋怨的看了一眼慕容淺淺.

因著小桃從小就跟在慕容淺淺的身邊,再加之慕容淺淺懦弱的性子,所以私下里也幾乎沒有什麼主仆之分.

"就算遭賊,你覺得咱們這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偷嗎?"慕容淺淺白了一眼小桃.她這個小姐當的,這府里上上下下沒人把她當回事,她這里別說值錢的東西了,就是吃喝都快成問題了,估計這些年如果不是老夫人幫襯著,估計她們早都餓死了.

"小姐……"聽慕容淺淺這麼說,小桃頗為同情的看著她.

"你……別拿這種眼神看我,讓我覺得自己跟個乞丐似的."慕容淺淺一臉的嫌棄,自己以前也是個大小姐,即使後來家道中落,沒人用這種眼神看過她,小桃這眼神看的她心里有點泛酸.

"小姐,您這是折騰什麼呀?"小桃也怕慕容淺淺傷心,轉而問道.

"咱這屋里有男裝嗎?我想出去轉轉."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出去總歸是不好的.

"啊?不行!不行!小姐您不能出去!"小桃一聽就急了,伸手攔在慕容淺淺跟前.放她家小姐出去,還不如放江洋大盜出去,起碼人家看見東西是明搶,沒人敢上門要.她家小姐一出去,沒一個時辰,門口准排起長隊,全是來要賬的.為這事都被教訓過無數次了.她還真不明白,小姐在家就膽小的像老鼠,怎麼出了門就跟江洋大盜一樣判若兩人呢.

"我為什麼不能出去?不出門,我會憋死的!"慕容淺淺將小桃拽開,擰眉看著她.

"還不是因為小姐每次出門都闖禍,姥爺已經不讓小姐出門了."小桃怕自己攔不住,只好把慕容傲搬出來.

這下慕容淺淺不說話了,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麼.半晌開口道:"我不出去了,對了,我在箱子里發現了一個匣子,這里面是什麼?"

小桃一聽慕容淺淺不出去,頓時放心了下來.笑著開口道:"小姐不出門就好了.這個是夫人,也就是小姐您的母親生前留下來的."

"就是遺物嘍?"慕容淺淺看著這只匣子,心里突然泛起一絲異樣."鑰匙呢?"

"鑰匙我一直幫小姐收著呢."說著小桃從袖子里掏出一個荷包,將一把精致的鑰匙遞給慕容淺淺.

慕容淺淺怔愣的看著匣子里的東西.除了一本武功秘籍,還有一條項鏈.而那項鏈上的玉墜,正是那枚她之前掛在脖子上藍色淚滴形的玉石.

"小姐?小姐!"

"啊?"慕容淺淺回過神看著小桃.

"小姐您怎麼了?"小桃有些擔憂的看著慕容淺淺,自從這次挨了板子,小姐就時常會發呆,該不會傻的又嚴重了吧?

"小姐,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要不我去稟告老夫人,找個大夫來給您瞧瞧吧."

"哦,不用,我沒事.小桃,你出去吧,我躺著休息一下就好了,沒事不要來打擾我."

"哦,那小姐你先休息吧,晚點我再來收拾房間."小桃掃了一眼滿是狼藉的屋子,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