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慕容淺淺
g,更新快,無彈窗,!

"下人?老夫人,誰是下人?我可是這慕容府的夫人,也算是淺淺的娘,怎麼算不得長輩?"那貴婦頓時失了儀態,半咆哮的吼道.

"大膽!"一聲低醇的男聲憑空響起.來人一身藏青色錦袍,額寬鼻挺,劍眉厚唇.鼻下兩撇山羊胡,身姿英挺,頗有氣勢.這中年男子就是慕容淺淺的父親,慕容傲,

"芷雪,怎可對娘如此大呼小叫!目無尊長!"慕容傲朝著藍芷雪不滿的呵斥道.轉而又謙恭的朝著老夫人請安,"娘,您怎麼回來也不通知兒子一聲,好讓兒子去接您?"

看見兒子,老夫人的面色緩和了一些,卻還是板著臉說道:"老身若是不回來,淺淺今天估計就被人給打死了!"轉而看向沐小雅,滿眼的疼惜又帶著些許傷感,"淺淺若是有個三長兩短,讓老身如何對得起芷茜啊!"

聽到"芷茜"二字,慕容傲臉色變了變,瞥了一眼沐小雅,冷聲開口:"淺淺,你太不像話了,惹怒兩位長輩,看我怎麼罰你!"

看了半天的沐小雅心里冷笑,這個爹怕也是不喜歡她的吧.他看自己的眼神冷的沒有一絲溫度.八成這女人打自己的事,他是知道的,就算真的打死了,他也不會過問吧.

"傲兒!"老夫人眉頭深鎖看向慕容傲.

"娘,兒子只是警告一下淺淺."慕容傲終究還是個孝子,也不敢忤逆老夫人.轉身語氣不善的朝著下人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請大夫來給大小姐醫治!"



慕容淺淺的房間,大夫開了一些塗抹的藥膏,又開了幾副養生的方子,囑咐不能沾水好好休息,羅里吧嗦一堆後被小桃送走了.

沐小雅後背此時皮開肉綻,只能趴著.腦袋嗡嗡作響,自己是穿越了,而且是魂穿.可是這是什麼地方?又是何情況?她是一無所知啊.從今天的情況來看,她唯一能確定的是,她叫慕容淺淺,是慕容家的嫡出小姐.卻是爹不疼繼母不愛的苦命人.

"淺淺啊,你受苦了."一直坐在一旁的慕容老夫人看慕容淺淺背後的傷痕疼惜的說道.

沐小雅這才回神,看向一臉擔憂的慕容老夫人,輕扯了下嘴角,開口道:"我沒事."這一聲卻是嚇了自己一跳,太久沒說話,聲音沙啞的可怕.

慕容老夫人聞聲更是一臉的擔憂."唉,你娘走的早,是奶奶沒照顧好你,委屈你了."說著臉色愈發的黯然,"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還能護你幾時?偏生的你自小身子骨又不好.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九泉之下我有何顏面見你的娘親啊?"

沐小雅心頭一進緊,怕是這慕容府里只有這位奶奶是真心疼愛她的了吧.

"奶奶,我真的沒事,以後我會注意的."沐小雅想著便寬慰道.卻是迎上慕容老夫人怔愣的眼神.

"小姐,您怎麼了?是不是哪不舒服?"送完大夫的小桃一進門便聽見這麼一句,奇怪的眼神瞅著沐小雅.

兩人的眼神讓沐小雅心里一驚,"我說錯了嗎?"

"沒有,我們淺淺終于長大了."慕容老夫人倒是寬慰的笑道.又囑咐了她幾句後,便離開了.

"小桃,我剛剛是不是說錯什麼?為何你和奶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沐小雅實在覺得他們剛才神情十分古怪.

"倒也不是小姐說錯話,只是以往發生這種事,您肯定會說,'今兒姨娘打的不開心,明兒一定讓姨娘狠狠的打我,她應該就開心了.’"

"咳……咳……"這話引來沐小雅一陣巨咳."自己被打了,還怕人家打的不開心,明兒接著讓人打,我這不是有病嗎?"

"唉!小姐,您這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習慣就好了."

"…"沐小雅嘴角猛的抽了抽著,有點無語.敢情她是真的有病,估計還是傻病之類的!人家穿越不是身份顯赫的絕代美人,就是冰雪聰明武功不凡的仙子佳人.怎麼到她這就成了爹不疼娘不愛的缺心眼兒了呢?天啊!我沐小雅跟你什麼仇什麼怨啊?要這麼整我!

是夜,昏暗的房間里,沐小雅雙目微閉,卻是緊緊的皺著眉頭.

"說,那小子藏到哪去了?"三十二層大廈的頂樓,幾個魁梧的壯漢正在和一個姑娘打斗.

"不知道!"女孩一拳打到一個小嘍嘍,冷著臉回道.

"砰!"一聲槍響.女孩躲過了子彈,卻失足摔下了高樓.

十八樓的落地窗前赫然站著一對只著睡衣男女,正是她的閨蜜和男友.

呵呵……女孩冷笑出聲,緩緩閉上了眼睛,淚滴順著臉龐滑落,滴在了脖間的古玉上……

"小雅啊!小雅,你在哪兒啊?爺爺找不到你了,小雅!"一個六七十歲坐著輪椅的老人孤零零的穿梭在馬路上,嘴里不停的叫著一個名字,突然左面駛來一輛開車,橫沖著老人撞來……

"爺爺!"沐小雅驚叫著從夢中醒來,褻衣已被冷汗浸濕,臉上是未干的淚水……

沐小雅伸手抹了一把臉,她之前是落魄的武學世家的傳人.赫敏是她的閨蜜.曾經說過,沐小雅是她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吳桐是她的男友,曾說過她是他這輩子最愛的人.可如今就是這麼兩個人,聯手捅了她一刀.

罷了,如今她也算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有什麼看不開的?既來之則安之,以後她就要以慕容淺淺的身份生活了.

她只是放心不下爺爺,想起剛剛的一幕,不僅心驚肉跳,不行,為了爺爺,她一定要想辦法回去……

她這一趴就是一個月,除了小桃天天伺候她,就只有慕容老夫人隔三差五的來一趟.這也更加讓她確定了在這個府里,她慕容淺淺不招人待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