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太後謀
g,更新快,無彈窗,!

此一箭正中周秉的後心!

那三人看到這一幕後舒了口氣.好在,有驚無險.

只是,周信的這只胳膊算是廢了.

尋著箭來的方向望去,薛錦繡看見了自己的父親正舉著弓箭.薛錦繡眼淚婆娑的沖著自己父親的那個方向笑了笑--他還是來了,他仍舊是自己印象里的那個大英雄!

"帶著周信走!"蒼璽沖著薛錦繡喊道.

聞聲,薛錦繡將兵符扔給蒼璽,扶起了周信由展英護送著就要走.

薛常青帶著人將戰線逼近,很快就將那群殺手與死士通通變成了死人.

看著這滿地的尸體,蒼璽有點兒悵然.這麼多性命,就這麼沒了?

"別想了,你的人呢?"薛常青問道.

"按照約定,他們還有一刻鍾就能攻破東南西北四個門",蒼璽說道.

薛常青點了點頭,"你先去安置好你在意的人,半個時辰後我薛家軍與你的人一同在宮門口會合!"

蒼璽應了一聲,親自將傅瓷送到了城門口那家客棧.

周則這邊玩玩沒想到,金陵城之內竟然會有這麼多人幫助蒼璽,一時之間失去了章法.

因為匈奴王的緣故,東城門這邊攻破的十分容易.其余三個門也都順利進行.與此同時,程鉞帶著人將守在陳秋實門前的那群人通通干掉,與陳秋實回合之後都去了宮門口.

宮門口前,近兩萬的士兵將宮門口死死的圍住.周則想要調兵,但周秉已亡,他沒有一個可以信得過的人帶著他的兵符去救人.蒼璽這邊一聲令下,各路將軍指揮著自己帳下的軍隊開始攻打各個城門.有蘇家軍,薛家軍,蒼家軍,陳家軍,萬萬沒想到原本四大家族的兵士竟然以這種方式再次統一作戰!

周則這邊著了急,傅青滿哪兒也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宮里面還在宣事殿的大臣也就只有傅騫與宋濂,周則一個勁兒的問他們該怎們辦.

偏偏這兩個人平日里看起來主意一大推,到了這種關鍵時候竟然一個能用的方法都想不出來!

"依老臣看,聖上還是請太後娘娘出來吧"宋濂拱手道.

此話一出,周則與傅騫當即明白了宋濂的意思.他這是想挾持太後以逼各路將軍退兵?

只是,太後並非是蒼璽的親生母親.宮里面也沒有這四大家族的後代在,周則就算是想要威脅他們退兵,都沒有人質!

罷罷罷,此時此刻死馬權當活馬醫!

"去,請太後,懷墨公主還有小世子來!"周則下令.

聞言,傅騫拱手道:"聖上不可!若是太後,懷墨長公主或者小世子有危險,門外的那群人更不會顧忌什麼."

這個時候,周則哪里聽得進去這些東西.

他只知道,傅鶯歌對待蒼璽有養育之恩;蒼璽一直把周懷墨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一樣看待,有這兩個人在自己手上,蒼璽一定會有所顧忌!

"聖上,忠言逆耳,此舉萬萬行不得啊!"傅騫跪地喊道.

"收起你的忠言逆耳,朕只想要江山社稷!"周則沖著傅騫喊道.

傅騫還想勸,周則卻命人將他帶了下去.

直到被拖出宣事殿的那一刻,傅騫都一直在喊萬萬不可傷及這三人的性命!

並非傅騫迷途知返.傅鶯歌與周懷墨死不死其實對他來說無所謂,傅騫所關心的是小世子傅以恒的安危.

五十出頭的人了,膝下好不容易有了個孫子,傅家好不容易有了個後代,難道竟然要折在這一劫上?

想到此,傅騫不禁老淚縱橫.

太監去請傅鶯歌,周懷墨與傅以恒的時候,傅鶯歌已經做好了打算.

一個想過弑父殺君之人,傅鶯歌還是覺得信不過他,遂而早早就把周懷墨與傅以恒藏了起來.太監找遍了整個壽康宮都沒找到周懷墨與傅以恒的影子.

"太後娘娘,您還是說了吧.您看您這個年紀本該是享福的,若是您能交出長公主與小世子,興許聖上還能饒您一命!"太監威脅道.

傅鶯歌閉著的雙目睜都沒有睜開.跟著高宗那些年,她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難道還會怕這些小嘍嘍?

那太監見傅鶯歌不搭理自己,沖著與他前來的一眾侍衛使了個眼色,"既然娘娘不肯,那就請娘娘去吧."

得令,侍衛走向傅鶯歌.

"別動哀家,哀家能走",傅鶯歌說著睜開了雙眼,繼而下了軟塌,走到鏡子面前沖著菱花鏡笑了笑.

鏡中的人雖然沒了當日的眉毛,但是風華確實依舊.

"走吧",太監催促道.

傅鶯歌沒理會他,徑直出了壽康宮的大門.

只有傅鶯歌一個人被帶到宣事殿來的時候,周則愈發慌了神.

手上的籌碼越少,讓那群人退兵的可能性就越小.

想到此,周則強裝淡定問道:"母後近來身體可好?"

傅鶯歌手里握著佛珠,面上沒有一絲表情,就連雙目都是緊緊閉著的.

周則見自己是自討沒趣,臉面與心里都有些掛不住.畢竟,方才士兵已經來報,說各個宮門都撐不了太久.

傅青滿見周則著急,雖然上前說道:"讓臣妾去勸勸母後."

現如今,他們兩個人是綁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周則若是失勢,傅青滿即便能活下來,往後的日子也可想而知.

"母後",傅青滿跪在傅鶯歌腳邊喚了聲,接著問道:"臣妾與聖上知道對待您老人家與攝政王是過于嚴苛了些,我們改!還請您出面勸勸攝政王退兵吧."

傅青滿本就一副媚態,加上從小就練出來的那副奴顏婢骨.哪怕傅鶯歌不用睜眼都能感覺得到傅青滿的嘴臉到底有多麼丑陋.

見傅鶯歌不說話,傅青滿接著說道:"聖上與臣妾對懷墨長公主與小世子都沒有惡意,我們只是希望你們能勸勸那些叛軍!倘若他們答應退兵,聖上一定不會追究",說著,還抬頭向周則問道:"是吧,聖上?"

聞聲,周則趕緊連連應下,並且保證許諾讓蒼璽,傅長川等人位至高官.

傅鶯歌沒想到周則是這麼個軟弱的!倘若高宗看到自己的兒子是個可以為了保命而成為傀儡的皇帝,不知道該有多傷心.

想到此,傅鶯歌睜開了閉著的雙目.

見傅鶯歌睜眼,周則與傅青滿皆認為有了希望,趕緊賠笑.

沒想到,傅鶯歌睜眼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給了傅青滿一巴掌,傅青滿壓著怒火看著傅鶯歌.

傅鶯歌起身道:"你身為一朝皇後,哪有個做皇後的樣子?蠱惑皇帝遠離忠臣,親信小人,貪官汙吏,皆放縱不理,忠臣良將,驅逐出朝堂.若是承周的江山亡了,你就是一大罪人!別忘了,承周的江山是你的祖父,祖母還有許多忠臣良將一起打下的!哀家眼看著這大好河山毀在你手里,就是死也不敢去見周家與傅家的列祖列宗!"

傅青滿想反駁,卻沒料想傅鶯歌走到周則面前同樣給了他一巴掌,"你,先帝的愛子!高宗皇帝屬意你,哀家撫養,培育你不是讓你將先祖們好不容易打下來的土地一並毀在那些小人們的手中.這些年,你捫心自問……"

不等傅鶯歌說完,周則就斂袖打斷道,"此刻朕不想聽那麼多,你要是識相,就趕緊說出周懷墨與傅以恒的去處.興許外面那群人退兵了,朕還能留你一條活路."

聞言,傅鶯歌冷笑一聲,"那你殺了我啊!"

"你當真以為朕不敢?"說著,周則就要拔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