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遲來的婚禮(1)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想活著?"蒼璽問道.

傅瓷再次白了蒼璽一眼,反問道:"誰不想活?"

"與本王死在一處,不好嗎?"蒼璽問道.

"誰稀罕與死在一處",傅瓷嘟噥了句.她萬沒想到,都被關在囚車里馬上就要人頭落地了,蒼璽還有心思開玩笑.

"方才不是你求著周則讓他處死你的嗎?"蒼璽故意問道.

傅瓷沒說話,蒼璽揚唇笑了笑.傅瓷余光一瞥,正看見蒼璽那迎著太陽光的微笑.

剛認識這人的時候,他不苟言笑.好像多說一個字或者一句話能要了他的性命一樣,沒想到如今竟然也變成了個小話嘮.

見傅瓷萎靡不振,蒼璽伸胳膊將傅瓷摟在懷里.傅瓷掙紮了兩下,蒼璽卻摟的愈發緊了!

"讓我抱一會,我帶你活著出去",蒼璽在傅瓷耳邊輕聲說道.

活著出去?

這是什麼意思?

"你在九幽台有安排?"傅瓷問道.

蒼璽搖了搖頭,"你也看見了本王是被捆著進了宣事殿的."

就知道白白歡喜一場!

如此想著,傅瓷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蒼璽.見傅瓷閉目,蒼璽嘴角的笑容比方才又燦爛了幾分,摟著傅瓷的手也緊了幾分.

兩人就這樣到了九幽台.

所謂九幽台,就是刑場.

這兒有個木頭是專門綁著犯人的,木頭縫里的血色已經紅的發黑.

這木頭上有多少人的血恐怕數也數不盡!

這兒,斬過平民百姓,斬過王公貴族.還斬過敵軍地將,也斬過皇室子孫!總之,這木頭底下不知道壓著多少冤魂!

囚車的門被打開,蒼璽見傅瓷有點發怵,遂而開口問道:"怕不怕?"

傅瓷吸了口氣,故作鎮定.

怕她倒是不怕,就是覺得自己白活了這一世.沒想到,上天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還是讓自己給糟蹋了!

見傅瓷不回答,蒼璽先下了囚車後強行將傅瓷抱了下來.傅瓷掙紮了幾下,言道:"旁邊有百姓看著呢!"

蒼璽環視了一周,在傅瓷的唇瓣上如蜻蜓點水一般落下一吻,言道:"喜歡看就讓他們看去!"

聞言,傅瓷羞紅了雙頰.

蘇佑率先登上了九幽台,宣讀著周則的命令.九幽台之下,站著許多百姓,雖然不比看傅綽約成親儀仗的人多,但也不會少到哪兒去.

宣讀完畢後,蘇佑所在尊位上拖延時間,周圍的百姓在指指點點的議論.有的微微知道內情的人在議論蘇佑的不仁不義,有些還記得這位曾經惡名昭著的傅三小姐的說這是報應,還有些人在討論著蒼璽,說是傅瓷這種包藏禍心的女人白白連累了蒼璽.

蒼璽聽到百姓在議論傅瓷之後,看了看傅瓷.盡管是眾人口中的惡女人,但傅瓷卻絲毫不在乎.

"蘇大人--"蒼璽沖著蘇佑喊了一聲.

蘇佑循聲望去,問道:"何事?"

蒼璽笑了笑,"本王還有一樁願望未實現,蘇大人看看能不能行個方便."

聽蒼璽這麼說,蘇佑站起身,走到蒼璽面前問道:"什麼願望?"

"四年前,本王與瓷兒相識.半年後,因為仇夫人離世,本王未能給瓷兒一個大大方方的婚禮.如今,已經是要入黃土之人,蘇大人看能不能行個方便?"

"這--",蘇佑猶豫.從營帳里來的這一路上,蒼璽可沒說過今日會在宣事殿里遇到傅瓷啊!更沒說過,在刑場上還有這麼一出!

罷罷罷,反正目的是拖延時間.如此一來,也算是在拖延時間了!

還未等蘇佑開口,蒼璽接著言道:"這周圍,圍的都是禦林軍,還有城中百姓,蘇大人是怕本王跑了不成?"

蘇佑在心底里罵了句,面上不動聲色的沖著兩旁的人,說道:"給攝政王與攝政王妃松綁!"

被蘇佑吩咐的那士兵有點不知所措.萬一松綁之後,犯人逃了,這罪名是誰的?

更何況,他看了這麼多死在刑場之上的人,還從來沒講過誰在刑場之上拜天地的!

見那士兵不懂,蘇佑冷聲言道:"本官的話,你沒聽見?"

士兵歎了口氣,走上前去給這兩人松綁.反正出了事情有人扛著,他們這些小兵將也就是個看人臉色,替人行事的命!

士兵先給傅瓷松了綁之後又解開了蒼璽身上的繩子,蒼璽走上前來伸手牽著傅瓷走到了百姓面前.

傅瓷不知道蒼璽喉嚨里賣的什麼藥.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上,即便再壞也不能壞到哪兒了.

"本王身旁的這位就是本王的妻子,國公府的三小姐傅瓷",蒼璽沖著眾人喊道,傅瓷見狀,沖著蒼璽低聲嘟噥了一句,"你想干什麼?"

蒼璽沖著她微微一笑,恰如三月春風.

"她,嫁給本王的時候,婚禮只有四皇子周義,還有國公府與其他一眾與本王交好的人前來.本王知道,對于一位未出閣的姑娘來說,大紅花轎,嫁衣還有嫁妝都十分在意.但是,那個時候時局不允許,政局也不允許.然而,傅三小姐還是嫁給了本王",說著,蒼璽深情的看了傅瓷一眼.

"瓷兒出嫁給本王的時候,璽王府里就有了別人的耳目.她為了助本王除去奸佞,不惜自殘",說著,蒼璽小心翼翼的將傅瓷的袖子向上擼了三寸.

果然,那個時候留下的疤痕還在.傅瓷有點兒不自在,下意識的想要將胳膊抽離.

"本王開過倉,放過糧,見過救濟站.站在這兒的諸位,可能有人受過我璽王府的恩惠.但是,你們不知道你們吃的糧,是王妃拿著自己的金銀首飾換來的!"蒼璽沖著百姓喊道.

聽見蒼璽說到這兒,百姓再次紛紛議論.

"你們或許不知道,璽王府做的每一件善事都有我身邊這位賢妻一半以上的參與與謀略!"

傅瓷聽到這兒,眼眶有點紅.蒼璽接著說道:"她深明大義,有勇有謀,就連國公府中已經故去的仇老夫人也對我的妻子贊許有加!試問這樣一個人,會是你們口中的毒婦嗎?本王希望,以後你們去了解一個人的時候不只用耳朵,請用眼睛,用心看看這個人都做過什麼!"

聽到蒼璽發問,台下的一眾百姓再次議論.

有的人甚至帶頭喊道:"璽王妃是大好人!"

有了第一個發聲的人,百姓們也紛紛的沖著傅瓷喊起來,"璽王妃是大好人!"

喊著,大家伙兒都跪地給傅瓷磕頭.

見此情形,傅瓷已經是熱淚盈眶,趕緊沖著百姓們喊道:"大家請起!大家快快請起!"

百姓們起了身,傅瓷含著眼淚沖著蒼璽笑了笑.

這還是蒼璽第一次在亂言亂語中向大家來解釋自己不是他們口中的惡人!

只可惜,這是在他們臨死之際.

不過,盡管如此,傅瓷也心滿意足了!

"不能殺璽王妃!不能殺大好人!"突然有人喊道.

這麼一喊,現場的士兵們鎮不住了.盡管,他們也覺得像傅瓷這等如花似玉的人怎麼可能心腸如蛇蠍,但是他們的職責就是聽主子命令辦事,而他們的主子現在讓他們要了這麼一位好人的命!

"不能殺王爺王妃!不能殺王爺王妃!"

呼聲越來越高.蘇佑本就無心維持,現場的情況亂成一遭,若不是還有士兵們,恐怕百姓們早就把九幽台拆了.

"大家靜一靜",蒼璽言道.

聽蒼璽開口,眾人果然就安靜了許多,蒼璽面對著傅瓷言道:"本王欠她一場婚禮,今日大家伙兒都在,不如給本王與王妃做個媒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