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問答
g,更新快,無彈窗,!

見傅瓷不說話,周則繞到蒼璽面前,打量著這個人.

兩年多未見,蒼璽比原來看著滄桑了許多.看樣子,在邱曄城這段時間,蒼璽的日子並不好過!

"怎麼,讓你最割舍不下的女人看著你死在他面前夠不夠殘忍?"周則問道.

聞言,蒼璽脖頸,手背上的青筋全都暴露了出來.盡管他事前有布置,但是傅瓷不知道.在周則的言語相擊之下,蒼璽擔心傅瓷會做出什麼出格之舉!

"聖上",傅瓷沖周則喚了聲,跪在了他面前,"臣婦願意前往,不過還請聖上告訴臣婦,我家王爺犯了什麼事情竟要問斬?"

不等周則回答,傅青滿咄咄逼人道:"擅自離開邱曄還不算大罪嗎?"

傅瓷冷笑了一聲,"既然如此,臣婦也擅自出了邱曄.聖上還是讓臣婦與王爺同罪吧!"

聽傅瓷這話,蒼璽暗自在心里舒了口氣.還好,傅瓷沒有做出什麼越矩的事情惹怒了周則.

"攝政王妃都這麼說了,聖上自然會成全",傅青滿在一旁煽風點火道.她雖然恨不得對傅瓷挖心拆骨,但是依照這個罪名,最多賜死.想要再對她做什麼,恐怕很難.更何況,有個正大光明能要了傅瓷命的借口,傅青滿自然要抓住!

此刻,蒼璽有些緊張.他不怕周則答應傅瓷的請求,就怕他不答應!

倘若周則答應了,至少傅瓷與自己是在一起而非被留在皇宮里.

只要傅瓷不在宮中,自己便可展開拳腳!

"准奏",周則打量了蒼璽一眼,笑言道,"不過,朕突然改了主意了."

此言一出,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周則身上,周則圍繞著被捆綁的蒼璽轉了一圈,沖著他問道:"看著自己喜歡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應該是很痛苦吧?"

蒼璽把頭一轉,並不看周則.儼然一副成王敗寇任人處置的模樣!

"攝政王妃如花似玉,王兄應該更願意多看一會兒自己的女人吧?"周則問道.

蒼璽雙目瞪得老大,"無恥--"

蒼璽說完這話後,傅青滿就要上前來打蒼璽耳光,卻不料被蘇佑一下子攔住.

"你敢攔著本宮?"傅青滿問道.

蘇佑向來看不上這種只會嗷嗷叫,嫉妒心還重的女人,但看在她是皇後的份兒上,還是帶著幾分恭敬,言道:"這里是宣事殿,不是女人該來的地方.如何處置攝政王,還是交由聖上定奪吧!"

蘇佑這是在旁敲側擊說她後妃干政?

傅青滿正要反駁,周則卻轉移話題道:"蘇佑老將軍捉拿罪臣蒼璽有功,不如就親自監斬他們夫婦二人吧."

"草民已辭官多年,聖上還是另選良臣吧",蘇佑故作推辭道.

他知道,這個時候周則斷然不會換別人做監斬官.一來,是為了試探蘇氏的忠心;二來,蘇氏背叛了舊主還監斬了舊主,日後倘若不緊緊靠著周則這棵大樹,蘇氏怕是難以立足!

這兩點,蘇佑能想明白,依照周則的智慧,他不會想不到.

"朕說過,緝拿罪臣,封萬戶侯,賞金千兩",周則說著,打量了蘇佑一眼.他依舊卑微如舊,面上卻多出來了幾分諂媚.

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周則的治國之策不同于高宗.高宗杜絕手下人貪汙,但周則不!

周則認為,人一旦有了貪心才好掌控.像是蒼璽這種面上開來無欲無求的人,對于周則來說反而是大禍患!

"既然如此,老臣恭敬不如從命!"蘇佑說著,沖周則拱手一揖.

傅青滿咽不下方才的那口氣,遂而嬌嗔道:"聖上……"

後面的話,傅青滿還沒說出口,就被周則訓斥--

"方才蘇大人的話皇後是沒聽見?"

見周則心向蘇佑,傅青滿只好忍氣吞聲,行了個禮便退出了房間.

這種時候,她不該觸了周則的黴頭!

待傅青滿走後,周則才吩咐道:"蘇佑聽令!"

蘇佑跪地給周則行了個禮,"朕命你做監斬官,先斬傅氏女,再斬攝政王!"

"老臣遵旨",說著,蘇佑給周則叩首行禮.

接著,宣事殿里的太監就捧著已經蓋好了禦印的聖旨遞到了蘇佑面前,蘇佑再次行了禮之後便與蒼璽,傅瓷一同退出了宣事殿.

看著這幾個人的背影,周則嘴角微揚,沖著儲在一旁的周秉言道:"你跟著他們.若是出了什麼亂子,連同蘇佑,就地正法!"

周秉領命,退出了房間.

好一招狡兔死,走狗烹!

囚車里,蒼璽,傅瓷相對而坐.

"你怎麼進城來了?"沉默片刻後蒼璽開口問道.

傅瓷頭也沒抬的回答道:"原本是想去城外找你的."

聞言,蒼璽蹙眉,"一個人來的?"

"季十七跟我一起來的,我讓他去你的營帳搬救兵了",傅瓷說著,依舊不曾抬頭看蒼璽.

看樣子不算蠢到家了!蒼璽在心里腹誹了一句,嘴上卻嘟噥了一句,"愚蠢!"

"是,我蠢!你不蠢!忠奸不辨,還把自己搞到這個地步!"傅瓷抬頭看著蒼璽說道,"這下好了,不僅我得跟著你送命,就連城外的大軍也得跟著你送死!"

蒼璽看傅瓷這副樣子,面上冷峻,但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這個女人還是在意自己的吧?否則也不會說出這種話來?

不過--

到底是誰死還不一定呢!

"你後悔嫁給我嗎?"蒼璽問道.

傅瓷側目看了蒼璽一眼,"後悔有用嗎?不還是得跟著你前來送死?"

"是你自己求周則賜死你的",蒼璽嘴硬說道.

就只好好心沒好報,好人做不了!

"你要是死了,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到哪兒去.與其如此,還不如與你死在一處",傅瓷說道.

這話是她的真心話.

原本,她想進一切方法的活.但是,現在能跟蒼璽死在一起傅瓷就覺得知足.

就在蒼璽被綁著帶進宣事殿的那一刻,傅瓷就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會與沈梓荷做出相同的決定--親手殺了自己的夫君.

傅瓷知道,倘若蒼璽真的死了,她定然是活不成的.不為別的,就只為這四年來的相濡以沫.

"看著我娶了蘇滿霜後你恨過我嗎?"蒼璽問道.

這些問題,如果不借著這個機會問出來,恐怕這輩子蒼璽都不能聽傅瓷說一句實話了吧?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沒",傅瓷言道,見蒼璽正看著自己,傅瓷接著說道:"這樁親事是我促成的.恨只恨,我覺得蘇佑是個好人,沒想到竟然也是個忘恩負義的."

蒼璽輕輕應了一聲.

這話他想問許久,他害怕傅瓷恨自己.

"還有什麼其他想問的嗎?再不問,到了陰曹地府沒准我們一個上天堂,一個下地獄,你就沒機會問了",傅瓷說道.

"為什麼不一起?"蒼璽問道.

"你不是不知道娶我之前我的名聲如何.整個金陵城都沒人敢娶我這個謀害後母,殺死婢女的毒婦",說著,傅瓷打量了蒼璽一眼,接著說道:"像你,為承周的百姓做了這麼多好事,怎麼會與我這種人一起下地獄?"

聞言,蒼璽突然猛地靠近傅瓷,在她耳邊輕聲言道:"天堂要是沒有你,本王不去也罷."

說完,傅瓷白了蒼璽一眼,"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些不正經的?"

"不正經嗎?本王覺得很正經",蒼璽耍無賴道.

能得到這樣片刻的歡愉,蒼璽突然不在乎生死了.

哪怕迎接他的真的是九幽台,蒼璽也覺得與傅瓷能死在一處也不是什麼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