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決定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聽不懂三殿下在說什麼?"傅綽約說完,轉身背對著周信,言道:"倘若三殿下沒什麼別的事情,寄好就不招待了.我這兒還有嫁妝沒准備好,三殿下請自便",說著,傅綽約就要進屋.

"公主莫急",周信上前一步攔到,"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聞言,傅綽約瞪著他,言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周信笑了笑,"寄好公主冰雪聰明,應該不難猜出老三的心思."

"你要害他?"傅綽約出自本能的問道.

聽她一言,周信哈哈大笑,"我若是真想害他,還會來此與你徒費口舌?難道我就不怕你想盡辦法將訊息傳遞給他?"

"那你是為了什麼?"傅綽約問道.

"老三有樁事情,不知道寄好公主肯不肯幫忙",周信故作神秘的說道.

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傅綽約只好問道:"三皇兄希望綽約幫你做什麼?"

"我要的不多,還請皇妹不吝筆墨的寫封家書給傅國公即可",周信言道.

"家書?"傅綽約皺眉問道.

周信點了點頭,"皇妹可以隨意寫,我不過是想借著這個幌子出宮一趟."

出宮?國公府?這些字眼在傅綽約的腦子里蹭蹭蹭的往外冒.

片刻功夫,傅綽約莞爾一笑,"國公府與侯爺府離得近,三皇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被傅綽約識破了之後,周信也不打算隱瞞,"我曾在侯爺府里收買了個奴婢,只要郡主有什麼事即刻向我彙報.我猜,這件事情與璽王兄有關,我出不出的去宮,就要看皇妹的了."

論城府與心機,傅綽約遠不如此刻的周信.

"你此話當真?"傅綽約問道.

周信點了點頭,"自然當真."

傅綽約盯著周信的眸子看了片刻之後,輕聲言道:"那好吧,隨我進去."

周信隨著傅綽約進了屋,若非貼著幾個喜字,周信還真看不出來這屋子的主人明日就要成親了.如此看著,周信心中有點說不出來的淒涼.

"你好歹也是皇後的長姐,太後的嫡親侄女,怎麼不知道的如此簡單?"周信問道.

傅綽約冷笑了聲,"此一時,彼一時.三殿下不是也不如以前一般風光了嗎?"

周信被傅綽約咽的啞口無言.的確,政權被周則緊緊的握在手中之後,一切都變了!

他雖不殘忍暴力,但無能;他雖不紙醉金迷,但平庸.

這樣的一位君王,雖然不會將大好江山贈與敵國,但也不會讓版圖有所擴張.反倒是極有可能失去了那些老臣們的心!

"三殿下稍候片刻",傅綽約說著,坐在了書桌面前,周信遠遠的看著她握筆寫字.

周信原本是個除了兵法以外任何書籍都看不進去的人,但這兩年他倒是讀了些修身養性的書籍,性子也變得溫和了許多.

看著傅綽約一筆一劃的寫字,周信突然想起了沈梓荷.

有那麼一瞬間,周信覺得傅綽約伏案寫字的樣子,像極了當年揮毫潑墨的沈梓荷.兩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她是否還過著.

一盞茶的功夫,傅綽約放下了手中的筆,輕輕吹了吹紙上未干的墨後,將信紙折疊了兩下遞給了周信.

"不需要封起來?"周信問道.

"不需要",傅綽約說道.對于一個到最後都把她當成犧牲品的父親,傅綽約覺得自己肯些這封家書完全是看在周信有心幫助蒼璽的份兒上.

周信應了一聲後,將傅綽約的家書揣在了懷里,言道:"多謝了."

"希望我沒看錯你",傅綽約說完這句話,不再理會周信.

周信沖著她的背影拱手行了個禮,離開了傅綽約的宮苑.

與此同時,展英已經在周信庭院的門口等著他回來.

見周信朝這邊快步走著,展英趕緊小跑過去.

"怎麼樣?"周信低聲問道.

展英趴在周信的耳朵邊上低聲說了幾句後,周信的眉頭微皺.

"看樣子,是要不太平了"周信言道.

展英不是傻子,依照他打聽到的消息來推測,蒼璽的兵將應該就在金陵城外.只是,他不明白的是,這麼容易推斷到的事情為何周則不明白呢?

是真的看不透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爺,咱們該怎麼辦?"展英問道.

"出宮",周信答道.

"皇帝本就巴望著您出什麼岔子,倘若您此時出宮被皇帝知曉了,怕是有命去,無明回啊!"展英勸道.

周信擺了擺手,"不妨事."

展英見自己的主子已經下了決心,也不好再勸.反正也已經隱忍了兩年之久,總該是有一搏的,不過是時間早晚問題!

如此想著,展英去馬廄里趕了輛馬車與周信一路出了皇宮.

周則雖然不肯將周信分封出去,但也並未將他禁足宮中.守門的侍衛見要出宮的是三殿下,也就沒有攔著的!

到了國公府門口後,周信沖著展英點了點頭.

周信讓國公府的侍衛通傳了一聲,傅騫見來人是三殿下周信趕緊上前迎著.

"不知道三殿下前來所謂何事啊?"傅騫問道.

周信打量了一眼傅騫,這是連讓他進去都不肯了?

"寄好公主托本殿下給傅國公帶了封家書.怎麼,傅國公連請我吃頓茶的功夫都沒有?"周信問道.

一路上,他已經與展英商量好了.以他的身份,不方便出入侯爺府,但是展英不同.認識他的人少,想要偷偷潛入該不是什麼難事.

況且,倘若這一路上被探子跟蹤,周信大可說是為傅綽約送家書才出了宮,只要沒人抓到他去侯爺府的證據,周則就是想要按個莫須有的罪名都難!

"三殿下里面請",傅騫點頭哈腰的迎著周信往里面走.

周信並不著急,這一路上還免不得跟傅騫討論一下庭院里到底栽的是什麼花草.他在國公府呆的時間越長,展英那邊就有更多的時間從薛錦繡哪兒打聽好所有情況!

如此想著,周信說道:"我記得兒時在國公府里吃到過一樣點心,那種味道,宮中的廚娘無一可比.不如到本殿下今日還有沒有這等福氣?"

聞言,盡管傅騫心不甘,情不願的,但是依舊陪著笑臉說道:"殿下想吃,老臣自然滿足!"說著,趕緊吩咐了下面人去准備點心.

展英這邊已經悄悄的潛入了侯爺府.不過,縱使他武藝高強,卻也逃不過薛常青的耳目.

書房里--

"侯爺,屬下看見有人悄悄潛入了咱們府中沖著郡主的院子去了",蒙面人稟報道.

薛常青背對著那人,歎了口氣,"想必是三殿下的人.這丫頭啊……"

蒙面人應了一聲,繼續稟報道:"屬下瞧見了,此人先趕著馬車去了國公府,他的主子下了車後他才悄悄潛入咱們府邸的."

薛常青再次歎了口氣,"下去吧.只要他不傷及郡主的安危,隨他去吧."

蒙面人拱手一揖,問道:"那他若是要與郡主見面呢?"

薛常青閉了閉雙目,言道:"也隨她去.唯有一點你給我記好了,不准讓郡主出府!"

"是!"蒙面人應道.

薛常青擺了擺手,"下去吧."

蒙面人應了一聲,消失在了書房里.

薛常青看著那人離開的方向,暗自歎氣.

但願,他做的決定沒有錯!但願,這一回他賭對了!

薛常青承認,看到女兒跪地祈求自己幫助蒼璽,再想到每次出征遇到危險時,蒼擎總是盡全力保護他的安慰,薛常青就沒有理由說服自己對于蒼璽近日種種袖手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