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防備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完這話,兩人心照不宣.

傅綽約覺得阿律耶對自己好是因為自己與他那死去的妻子有幾分神似,心里總覺得別扭,遂而問道:"你對我好,可是因為我與你那死去的娘子長得相像?"

聞言,阿律耶笑了笑,將壇子里的酒悉數飲盡後,言道:"我那娘子,死了有十六年了.若不是遇見你,我都快忘了她長什麼樣子了."

"那我倒是要謝謝你這位夫人了",傅綽約言道.

阿律耶豈能聽不出她語氣中的不悅,趕緊說道:"其實,有沒有我那死去的夫人,命里注定我該娶你.不過,我決定好好對你可不是因為你長得像她!"

"那是因為什麼?"傅綽約問道.

"喜歡",阿律耶言罷,起身走到了窗戶口,倚著窗戶看著天上的皎皎明月.

這樣潔白無瑕的月亮,也不知道還能看幾回.過了明日,金陵城必定有一場屠戮,到時候恐怕連月亮都沾染血色了吧?

"想什麼呢?"傅綽約有茯苓扶著,走到阿律耶身旁.

阿律耶見傅綽約站了起來,趕緊橫抱起將她重新放回座椅上,"腳傷這麼嚴重,別亂動."

"哪兒就這麼嬌氣了",傅綽約的嬌嗔道.她臉頰有點兒發紅,映著這燭光甚是好看.

阿律耶看的有點癡迷,傅綽約請輕咳了一聲,阿律耶才回過神來.

"我,我先回去了",阿律耶說完就要往門外走.

"哎--",傅綽約了一聲,阿律耶在門口站住了腳.

"怎麼了?"阿律耶回頭問道.

傅綽約臉頰羞紅,聲音很輕的說道:"我等你帶我會家."

阿律耶沖著傅綽約笑了笑,他那被太陽曬得黝黑的臉突然露出個這樣燦爛的笑容,當真迷人!

"我會的!"阿律耶應道!

傅綽約看著阿律耶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范圍之外,嘴角仍舊向上揚.

"人都走啦,公主殿下能好好吃飯了嗎?"茯苓調侃道.

"你這丫頭,何時也學會了拿我尋開心?"傅綽約言道.

茯苓看著臉頰潮紅不退的傅綽約,問道:"公主這是動心了?"

傅綽約向來是有什麼就說什麼的性子,毫不隱瞞的說道:"長到這麼大,他是第一個真心真意對我的人."

其實,原本還有一個人也真心真意的對傅綽約好過.只是,那個時候,她的眼中只有蒼璽一個人,總把那個人的好當成兄妹情深,當成理所應當.以至于,直到那個人離世前,自己都沒有機會向那個人好好的說一聲"謝謝".

"那邊情況怎麼樣了?"傅綽約問道.

茯苓自然知道傅綽約說的是壽康宮那邊,言道:"奴婢托人去打聽了.太後娘娘將懷墨公主與小世子接進了壽康宮."

傅綽約應了一聲.盡管,傅鶯歌的舉動與她所想的多少有點出路,不過還好,也算是幫了蒼璽一把.

"讓下面的人眼睛放亮些,我出嫁前聖上與皇後那邊有什麼動靜都要與我彙報",傅綽約說道.

"是",茯苓應了聲.傅綽約擺了擺手,茯苓會意,下去安排這些事情.

今日,阿律耶當眾拂了傅青滿的面子,想來青滿畢竟會找個機會討回來.在傅綽約看來,傅青滿對人的態度已經到了一種喪心病狂的程度.這世上,出了周則以外,只要有人對她不敬,待她不好,她必定是要討回來的.就如同這幾年,宮里的嬪妃越來越少.雖然選過一次秀,但那些個曾經被周則冊封過的嬪妃大多數也都死的死,瘋的瘋,以至于周則膝下子嗣單薄!

這幾個月來,這種現象更是嚴重.恐怕,整個後宮里,除了司徒妙境以外,就沒有傅青滿不敢動的人了.依照傅青滿的本心,她並非是不敢動司徒妙境.只是,那個女人在周則心中的分量太重以至于傅青滿動了她自己也無法全身而退.

城門關閉之前,蒼洱跟著商隊混進了城.看著各個軍營里調兵遣將,看樣子周則是有了防備之心.如此想著,蒼洱自身也更謹慎了些.

他悄悄的去了趟將軍府.孰料,陳秋實的府邸外已經有了周則的人.蒼洱看著這些人,一個個兒的穿著便服,但身上應該都有暗器.看樣子,周則是已經開始懷疑陳秋實的忠心了.

思索一番,蒼洱覺得自己若是只身進將軍府擺明了是讓周則玩個甕中捉鱉.與其如此,倒不如求穩.

想到此,蒼洱在一家客棧里落了腳.這家客棧的老板是先王爺蒼擎的人,名義上是個人所有,背後的主人實際上就是蒼氏一族.這個店的老板手底下的人不好,從事的行業也多,這也就為蒼璽在金陵城的勢力打下了一番基礎.

"你這店里可有個後園子?"蒼洱沖著端菜的伙計問道.

伙計聞言,回道:"園子倒是有,就是不知道公子要干什麼?"

蒼洱那筷子戳了戳盤中的牛肉,說道:"找糧倉,買糧."

聽蒼洱此言,伙計環視了一眼周圍的情況,言道:"糧倉沒有,但我們這店里糧食倒是還有不少,公子隨我去後園子看看?"

"那本公子就隨你去看看",蒼洱說著,起了身.

伙計得了命令,帶著蒼洱去了後園子,瞧了瞧周圍沒有人之後,輕聲說道:"公子等等,我這就去找我們家老板."

蒼洱頷首應了一聲,站在院子里等著老板來.

不久,老板急匆匆的走來,沖著蒼洱拱手行了個禮之後,問道:"蒼護衛深夜來此,有何吩咐?"

蒼洱環視了一眼周圍,老板也知曉此處並不是絕對的安全,遂而言道:"隨我來."

蒼洱跟著老板進了一間屋子.屋子里十分昏暗,老板點了一盞燈,說道:"此處絕對安全,蒼護衛有話請言."

蒼洱也不客套,直接問道:"情況如何了?"

老板歎了口氣,說道:"不樂觀.宮里的人傳出來消息,說聖上曾派探子在邱曄的探子打探王妃的消息."

"他已經知道王妃離開邱曄了?"蒼洱問道.

老板點了點頭,"如今,大街小巷的公告欄里都是王妃畫像.上面寫著:活捉此人,賞金萬兩."

萬兩?

蒼洱在心里暗歎了聲,這周則也真是夠下血本的!

"我還聽說,陳秋實老將軍的府邸門口已經被人圍住了.想要再入將軍府恐怕難上加難了",老板說道.

"我也正是為此事而來",蒼洱說道,"我方才去了將軍府那邊,還沒靠近就看見有布衣打扮的殺手在哪兒埋伏著."

聞言,老板趕緊問道:"他們可曾看見你了?"

蒼洱搖了搖頭,"應該沒有."

老板舒了口氣似的,言道:"那便好,那便好!"

"但是王爺的計劃就在後日,我必須得想辦法把消息送進去",蒼洱說道.

"這可就難辦了",老板歎了一聲,接著說道:"皇帝若是正大光明的派禦林軍前去還好說,畢竟里面有咱們的人.但是這些都是布衣殺手,他們把將軍府守得連只耗子都進不去,想要傳消息進去簡直就是難上加難!"

"我知道",蒼洱說道,沉默了片刻後說道:"但這消息關乎著這次行動,必須送進去.否則,我們極有可能敗北."

聽他此言,老板心中也干著急.

"如今想要進將軍府,就算武功極佳怕是也沒法子了.但是……"老板突然停了下來,直勾勾的看著蒼洱問道:"蒼護衛可相信徐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