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解圍
g,更新快,無彈窗,!

陳氏領了命,在一旁等著傅綽約.

"公主,奴婢知道您身嬌肉貴,但還請您跟上皇後娘娘的轎攆",陳氏行禮說道.

"你--",茯苓後面的話還沒說完,傅綽約打斷道:"茯苓!"

見傅綽約開口,茯苓只好閉了嘴.

"公主不為難奴婢也是不為難您自己,您也知道,皇後娘娘若是……"

"娘娘事情多,想必是離不開姑姑的",傅綽約說道.

聽傅綽約下了逐客令,陳氏翻了個白眼,禮也不行的離開了.

"公主讓著皇後也就罷了,何苦要讓著一個奴婢?"茯苓不甘心的說道.

傅綽約苦笑了一聲,"平日里陳氏諂媚慣了,若是沒有皇後的授意,憑她也敢?"

茯苓苦著臉歎了口氣,"那咱們就這麼忍氣吞聲?"

"還有第二個選擇嗎?"傅綽約反問道,而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吐了出來,使勁兒擠出一個微笑,言道:"走吧,再不走就真的追不上了."

茯苓應了聲,跟著傅綽約一路快走.

那些個轎夫得了傅青滿的命令,腳底下像是踩了滑輪一樣.傅綽約平日里也是養尊處優慣了的,這種苦還真沒吃過幾回.

約麼著不到一刻鍾,傅綽約就已經跟不上了.然而,陳氏那個老婢女站在遠處一直似笑非笑的盯著傅綽約與茯苓看.

"公主,咱們大可回稟了皇上.到底您是皇上的義妹",茯苓紅著眼眶說道.

傅綽約放慢了腳步,言道:"你沒聽見她說嗎?這是她求來的恩惠.若是想去,自然得順了她的心意."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傅綽約打斷道.

言罷,傅綽約提起裙擺盡力的朝轎攆的方向走去.傅青滿不得不承認,轎夫走的太快了她在轎攆上也不舒服.只是,她看著傅綽約過得不好受,她心里就覺得舒坦!

瞧瞧,這就是壓了她二十年的嫡姐!入了皇族的嫡姐!

彼時,傅綽約被選入皇家為女,高宗特地抬了她的身份,把她算做傅瓷母親的血脈.從小到大,傅綽約可以說是風光無限了!

漂亮的臉蛋兒,曼妙的身材,還有嫡女的身份,高宗的寵愛,哪一樣都是她傅青滿比不了的!

明明是一母同胞,怎麼傅綽約就有這麼好的命?

傅青滿正覺得解氣,突然聽到陳氏慌慌張張的跑過來稟報道:"娘娘,公主摔倒了."

聞言,傅青滿慢條斯理的擺弄了一下護甲,陰陽怪氣的問道:"是真摔倒還是故意的?"

"啟稟娘娘,依奴婢看是真摔倒了.眼下,站都站不起來了",陳氏稟報道.

傅青滿揚唇笑了笑,看不出半分著急的言道,"去看看她."

轎夫們聽了傅青滿的吩咐,趕緊掉頭.

看見傅綽約倒在地上後,傅青滿故作關心道:"長姐這是怎麼了?"

"啟稟皇後娘娘,公主殿下摔倒了扭到腳了,怕是不能走了",茯苓回稟道.

"本宮與你主子說話,有你什麼事?"傅青滿呵斥道,緊接著,對著站在身旁的陳氏吩咐道:"給本宮打."

陳氏不明所以,傅青滿說道:"這樣不知尊卑的婢女,若是跟著寄好公主嫁了過去還指不定會惹出什麼亂子了.既然如此,本宮倒不如替長姐教訓這個不知好歹的婢子一番."

"且慢!"傅綽約阻攔道,"我身邊就這麼一顆可心兒的婢女,妹妹也要要了她的命?"

傅青滿萬沒想到傅綽約忍了這麼久,會為了一個婢女來頂撞自己.遂而沉默了片刻,才言道:"不敢.長姐若是缺婢女大可以與本宮說,長姐現在是准王妃,別說一個,十個婢女本宮都給的起.不過,像這樣不知尊卑的,長姐還是舍棄了吧."

聽傅青滿說完,不等傅綽約開口,就聽見一聲渾厚的聲音問道:"你也知道她是准王妃?"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男子站在宮苑門口,他身後還跟著個人,想必是他的近身奴才.傅青滿將此人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來人頭發披肩,身著左衽,一看就是少數民族的裝扮.

"匈奴王",傅青滿說道.

阿律耶理也不理傅青滿的蹲在了傅綽約身邊,低聲問道:"你怎麼樣了?"

傅綽約搖了搖頭.匈奴王抬頭問道:"你是皇後?"

"匈奴王好眼力",傅青滿說道.

阿律耶冷笑一聲,言道:"不是眼力好,就是聽說皇後跋扈.本王瞧著,在這皇宮里敢這麼為難匈奴王妃的也就你這個跋扈的皇後了!"

"大膽,竟然對皇後娘娘出言不遜!"不等傅青滿說話,陳氏先呵斥道.

聽到陳氏這話,阿律耶站起了身,"本王與你主子說話,有你什麼事?葛奇,給本王教訓這個婢女!"

阿律耶身後站著的那人聽到吩咐,上前就要對陳氏動手.

"你好大的膽子,本宮的婢女都敢動,不怕本宮去與聖上說明,治你個大不敬之罪嗎?"傅青滿攔道.

"你大可去,看看聖上到底治罪于誰!"阿律耶蹲下身扶著傅綽約說道.

"你--"傅青滿一時語塞.阿律耶沖著葛奇擺了擺手,葛奇才又退到了他身後.

傅綽約拽了拽阿律耶的袖子,示意讓他收斂些.

阿律耶雖然放蕩不羈,但傅綽約的這點意思他還是看得懂,揚唇笑道:"別怕,有本王在,她不敢對你怎麼樣."

"匈奴王還真是心疼本宮的長姐,都說年齡大的會疼人,一點兒都沒錯.只可惜,本宮的這位長姐心里愛慕的都是攝政王爺蒼璽",傅青滿挑撥道.

聞此一言,傅綽約的臉上有點兒僵.她愛慕蒼璽這件事情,從來沒有刻意的隱瞞過誰.但沒想到,正是她的這份率真,成了眾人眼中的笑話.傅綽約清楚,傅青滿此刻提起這件事情無意是在挑撥阿律耶與自己,但她說的也確實是事實.

"本王愛慕公主已久,得她如獲至寶,皇後娘娘就不必挑撥了吧?"阿律耶盯著傅青滿說道.

傅青滿被阿律耶的這一記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她覺得,這個人的眼中有殺氣.

"匈奴王不介意就好",傅青滿言道,繼而吩咐道:"從此處調遣轎攆太過耽擱,長姐還是忍一忍吧.此處離太後的壽康宮也不遠了."

阿律耶聞言,沖著傅青滿喊道:"你這不是難為人嗎?"

傅綽約拽了拽阿律耶的衣角,輕聲道:"算了."

看見傅綽約還算安穩,傅青滿笑了笑,吩咐轎夫繼續前行.

見傅青滿的轎攆走遠,傅綽約才言道:"今日多謝你仗義執言."

"我就是看不慣她仗勢欺人的樣子",阿律耶言道.

傅綽約應了一聲,接著說道:"你今日傷了她的顏面,當心她日後報複."

"一個女人罷了",阿律耶言道.

"女人?"傅綽約反問道,"能坐到皇後這個位子的女人有幾個是簡單人物?"

阿律耶沒吱聲.不得不說,傅綽約這話有道理.

見阿律耶安靜了,傅綽約對茯苓說道:"扶我起來吧."

茯苓應了一聲,趕緊上前去扶傅綽約.

傅綽約摔得這一下還挺嚴重.她的右足剛一吃勁兒,就有差點摔在了地上,幸虧阿律耶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摔到了嗎?"阿律耶問道.

傅綽約搖了搖頭,正要給阿律耶道謝,阿律耶搶先說道:"道謝就不必了.要我說,你們中原的姑娘就是缺乏鍛煉!"

言罷之後,看著傅綽約艱難的站著,阿律耶伸出了雙手,言道:"我好人做到底,把你抱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