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中毒
g,更新快,無彈窗,!

人一旦有了掛念的東西就舍不得死了.比如,此刻的蒼洱與紅玉.

蒼洱趕到後山的時候,此處剛剛打斗過的痕跡還沒消失.地上有無具戴著面罩的尸體,蒼洱一一排查過,確定不是蒼璽才舒了口氣.蒼洱又沿著途中留下的血跡走了二里路才找到了蒼璽.

找到蒼璽的時候,他已經受了傷.

"爺!"蒼洱扶起蒼璽喚了好幾聲.

聽到有人喊自己,蒼璽緩緩睜開雙眼,用手指了指旁邊那個死尸,"達,達其偌."

蒼洱順著蒼璽手所指的地方看去--那人穿的是綾羅錦緞,拇指上的戒指就好大個兒.看這打扮,不是王孫子弟也畢竟是貴族.

"不管他是誰,屬下先把您帶回去!"蒼洱扶起蒼璽就要上馬.

"等,等等",蒼璽說完一陣猛咳,想來這個名叫達其偌的人將他傷得不輕.不過,好在那個人也沒占到什麼便宜,他此刻恐怕已經過了奈何橋到了閻王殿了.

"把他的尸首也帶回去",蒼璽吩咐道.

"爺!"蒼洱喊道,反駁的話還沒說出口,蒼璽接著說道:"這是命令.快!"

蒼洱拗不過他這個主子,只好拿出繩索將達其偌的尸體綁到蒼璽的馬背上,而後又用另一根繩索將蒼璽與在即綁在一起上了自己的馬.

對于這種一人趕兩馬的差事,蒼洱不陌生.畢竟,他出了殺人以外的另一項任務就是保護好蒼璽.

蒼洱快馬加鞭的趕著兩匹馬進了軍營,正遇見紅玉在馬廄等他們回來.

看見已經昏迷的蒼璽,紅玉趕緊上前問道:"主子這是怎麼了?這前面的這個胖子是誰啊?"

"命人把那尸體抬到王爺的營帳!"蒼洱說完後,即刻扛著蒼璽去了他的營帳.

片刻之後,紅玉也將達其偌的尸體帶進了蒼璽的營帳里.

"主子到底怎麼了?"紅玉問道.

"應該是那胖子不故意設計主子,主子中了他的圈套",蒼洱的手指搭在蒼璽的脈搏處試了試,"性命該是無憂."

聞言,紅玉一下子慌了神.她萬沒想到蒼璽會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出事.

大計定在三日以後,看蒼璽這昏迷的樣子想來傷的應當是不輕.如今,蘇佑的折子已經快馬加鞭的往皇城里遞,想要攔下或者更改時間是萬萬不可能的了!

紅玉正想開口,門外的士兵突然進門,拱手說道:"蒼護衛,紅玉姑娘,軍醫就在門外……"

不等那士兵說完,蒼洱就嘶吼道:"還不帶他進來!"

聽蒼洱這一聲吼,那士兵也忘記了行禮,趕緊連連應著出了營帳請軍醫進來.

軍醫進來之後,給蒼洱與紅玉行了個禮.

"王爺受傷了,你趕緊來給他看看",蒼洱說道.

軍醫應了一聲,上前給蒼璽診脈.

蒼洱與紅玉都是經曆過大世面的人,自然不會像一般人一樣著急忙慌的問大夫病人的情況到底如何.不過,看著軍醫的面色愈發難看,這兩人的心里也愈發著急.

片刻之後,軍醫將手指離開了蒼璽的脈搏,沖著蒼洱與紅玉作揖說道:"回稟蒼護衛,紅玉姑娘,王爺中毒了."

"什麼!"紅玉驚詫.蒼洱從搭救蒼璽的時候就由此猜測.盡管蒼璽身上有幾處傷,但這些都不足以讓蒼璽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那軍醫歎了口氣,接著說道:"這種毒應該是西域的毒,老朽見識的少,只能幫王爺拖住毒性的蔓延,但是要根治,還得令想它法啊!"

"最多能拖多久?"蒼洱問道.

軍醫打量了蒼璽一眼,"這個說不准,得看個人額體質.不過……",他頓了頓,接著說道:"依我看,王爺的身子骨硬朗,應該能撐上半個月."

聽軍醫這麼說,蒼洱與紅玉舒了口氣.

好在,時間還來得及!

"解藥需要去哪兒找?"紅玉問道.

軍醫搖了搖頭,"這種毒,老朽沒見過.恐怕得找西域的大夫好好給王爺看看,我只能用些藥托住毒性蔓延."

"有勞了",蒼洱拱手說道.言罷,給旁邊的士兵行了個禮,示意讓他跟著軍醫前去.

待軍醫走後,蒼洱的眉毛才狠狠的皺起來.

"我連夜去趟西域為王爺找個大夫",紅玉說著就要走出營帳.

"你別添亂了!"蒼洱沖著紅玉吼道.

聞言,紅玉氣呼呼的回頭毫不留情的給了蒼洱一個凜冽的眼神,"添亂?難道你讓我看著王爺毒發身亡?"

蒼洱上前扳著紅玉的肩膀,言道:"聽我說,現在蘇將軍的密函已經進了金陵城內,不久就能到周則的手中.這個時候,我們無論如何都沒法攔下這封密函了……"

不等蒼洱說完,紅玉打斷道:"這些我都知道.可是……"

"你冷靜點兒,聽我說完!"蒼洱扳著紅玉的肩膀接著說道,"這個時候,我們一旦有差池,整個攝政王府還有我們身後的將士以及匈奴王帶來的兵將將會全部葬身于此!"

"王爺若是出了事,我們就算成功了又怎樣?"紅玉甩開蒼洱的手臂問道.

"你心里就只有王爺嗎?"蒼洱沖著紅玉吼道.

聞言,紅玉一愣,冷笑一聲,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們的命都是王爺的,王爺死了,你我對得起先王爺嗎?"

說到此,蒼洱與紅玉都紅了眼眶.

"正是為了對得起先王爺我才不允許你此刻去西域!"蒼洱紅著眼喊道.見紅玉"你有沒有想過你一旦被絆在了西域,我們會陷入怎樣的被動局面?"

被蒼洱這麼一說,紅玉漸漸冷靜下來.的確,眼下的形勢容不得他們冒險.承周的政權,從高宗那一代開始就十分混亂.高宗想要讓各大家族互相牽制,傅家,宋家,沈家,還有薛家,蒼家,這五大家族之間相互制約才使得權利相互制衡.

不得不承認,這種方法為曆代君王所用,而且效果還不錯.但不錯的前提是君臣一心,君王不能動不動的就疑心自己的臣下有叛亂之心.說實話,高宗在這方面做的不盡人意.為了握緊兵權與皇權,高宗罷黜了許多老臣,老將.那些,可都是跟著他打江山的人啊!

不過,最過分的還是周則.沈家敗落,周則表面上赦免了沈氏一族,但背地里卻允許門閥家族對沈家做手腳.原本擁有兵權的薛家,如今身在金陵,表面上光鮮亮麗,實則就是桎梏.再說蒼家,蒼擎與夫人殞命疆場,唯獨留下了蒼璽這一根獨苗苗,如今卻還被蒼璽步步緊逼!

"那你說該怎麼辦?"紅玉問道.

"事成之後再去找解藥",蒼洱說道.

"這辦法我不同意,萬一王爺在這期間毒發怎麼辦?"紅玉質問道.

"軍醫都說了,以王爺的身子骨能撐半個月.這樁事情做成了,我跟你一起去西域為王爺找解藥!"蒼洱回答道.

聽著蒼洱這話,紅玉盯著他的眸子看,半晌後才說道:"為了給香羅姑姑報仇?"

紅玉此話不是沒有由來.香羅的仇還未報,背後的主使人也絕對不可能只有青苑一人.蒼洱猜測,這其中蘇佑也一定有參與.只是,現在這種狀況下,蒼氏若想成功還必須得有蘇家的輔佐.因此,在這個緊要關頭下,蒼洱沒有理由對蘇佑動手.但是,一旦過了後日,蘇佑幫助蒼璽成功入金陵後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與蒼洱相識這麼多年,紅玉知道,他絕對不會讓仇人死在別人的手上.

不過,這一回.蒼洱這的沒有私心.聽到紅玉這麼問,蒼洱良久說不上話來.

到最後,所有的話變成了一句,"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種背信棄義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