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 後山的秘密(1)
g,更新快,無彈窗,!

來到竹林的出口後,蒼璽跨上汗血寶馬揚鞭就往軍營里趕.

返程的路上,蒼璽已經顧不得在處處留心免得被人看見.他從懷里掏出一個面罩來戴上之後,朝著軍營的方向飛奔.

蒼璽把時辰拿捏的很准,馬被牽進馬廄的那一刻,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蒼璽悄悄的潛回營帳,蒼洱正在營帳里來回踱步.看著蒼璽回來了,心才徹徹底底的放在了肚子里.

"王爺可嚇死屬下了",蒼洱說道.

蒼璽解下戰袍,急忙問道:"出什麼事了?"

"昨夜里有士兵在門外討論說後山里聽到了打斗的聲音,屬下還以為是王爺與人起了爭執",蒼洱如實稟報道.

"起了爭執?",蒼璽問道.

蒼洱點了點頭,接著說道:"我借著王爺的名義派人前去查看了一番."

"結果如何?"蒼璽問道.

蒼洱搖了搖頭,"我們的人,到現在一個都沒回來."

聞言,蒼璽有種不好的預感.

莫非,周則已經知道了他在此處駐紮了大量的軍隊?

不可能!

此處離金陵城還有一段路,並且,在沿路的關隘蒼璽早就布置好了自己的人.倘若有消息,那些人定然會給自己傳話.眼下,他並未受到消息,這就證明周則的人還沒有發現在百里之外的大軍.

如此推理著,蒼璽的思緒更加混亂.

"爺,一會兒我親自去一趟後山,如何?"蒼洱拱手問道.

蒼璽擺了擺手,言道:"不可擅自行動.如今,軍中能讓我放心把兵符交給他唯你一人.此時,你不能再只身犯險了."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一個時辰後我親自去一趟,你在軍營里老老實實的等我回來之後即可進城去找陳秋實老將軍,把我們的布置告訴他,讓他也提前做好准備",蒼璽反駁道.

"是!屬下遵命",蒼洱領命說道.

蒼洱說完後就退出了營帳.看著蒼洱走後,蒼璽鎧甲都沒解的就倚著桌案睡著了.這一夜,蒼璽奔波了個來回,路上還要提心吊膽的小心著敵人,委實是累壞了.好在,這一路平安,也沒出什麼大岔子.

一個時辰後,蒼璽准時睜開了雙眼.他換了一身方便行動的黑衣裳,帶上面罩之後拎著承影劍就出了房間門.

士兵們沒敢攔著蒼璽,他再次牽著自己的汗血寶馬准備出馬廄.

"今日辛苦你在與我走一趟了",蒼璽摸著馬的臉說道.

馬兒打了個響鼻,蒼璽就當它應下了.

"爺這是要去哪兒?"蒼璽正要出馬廄時,正遇上了紅玉.

蒼璽翻身上馬,"我去後山一趟,你回營帳准備."

說著,蒼璽揚起馬鞭子就出了軍營的大門.

紅玉覺得事有蹊蹺,趕緊跑進了蒼洱的營帳內.此刻,蒼洱正在酣睡,聽見有人進來就要出手防備.

"是我!"紅玉一拳打在了蒼洱的額頭上將那厮打醒.她用的力氣不大,但足以把迷迷糊糊的蒼洱弄情形.

"怎麼了?一大早就打人!"蒼洱邊抱怨邊穿鎧甲道.

"爺進後山了!"紅玉跟在蒼洱身後說道.

蒼洱早就得知蒼璽要進後山的消息,故而沒有紅玉那麼驚訝,也不便說清楚其中緣由,只好隨口道:"進後山怎麼了?還不許王爺心血來潮去後山打個鳥,捕個兔?"

"你這呆子!"紅玉一巴掌打到了蒼洱的腦門上,蒼洱疼的直叫喚.

"你見過上山打獵不帶弓箭反而提著佩劍還穿夜行衣,戴著面罩的嗎?"紅玉問道.

見瞞她不過,蒼洱只好轉過身來正視紅玉,問道:"昨天夜里,你可曾聽到什麼風聲?"

紅玉點了點頭,"我聽我帳下的士兵們說,後山有打斗的聲音."

蒼洱應了一聲,"不錯.昨天夜里,王爺去了一趟竹林."

"竹……",不等紅玉的把"林"字發出來,蒼洱就捂住了紅玉的嘴,在她耳邊輕聲呵斥道:"你這麼大聲,是怕外面的人聽不見?"

言罷,蒼洱仍舊沒松手.直到紅玉掙紮了兩下,蒼洱才撒開了手,看著紅玉的耳朵根爬上了一朵紅暈.

"王爺昨夜去竹林探望王妃了?"紅玉問道.

蒼洱白了她一眼,問道:"難不成去探望蘇側妃還是季十七?"

紅玉隨便應了兩聲後,接著問道:"他們說什麼了?"

蒼洱再次白了紅玉一眼,言道:"他們說什麼,我哪里知曉.你若是想知道,直接問王爺去!"

聽蒼洱再次提到"王爺"二字,紅玉才想起此番前來的目的,"給我你的手令,我要出軍營!"

"出去送死?"蒼洱問道,見紅玉還想反駁,蒼洱接著說道:"昨夜,我已經派出了咱們的探子.一宿了,一個回來的都沒有.你去不是送死是什麼?"

"那你就眼睜睜的看著王爺身涉險境?"紅玉問道.

"王爺武藝精湛且有勇有謀,誰像你一樣笨的跟只豬一樣!"蒼洱瞥了紅玉一眼說道.

聽蒼洱這話,紅玉不服氣了,伸手就要與蒼洱比劃,"你說誰笨?說誰是豬?"

蒼洱只反擊不傷人,"誰打我,我說誰!"

聞言,紅玉只好收了手.

"你快給我手令!晚了,王爺該吃虧了!"紅玉再次要求道.

蒼洱把自己的盔甲穿戴好之後,對紅玉說,"去把我的戰袍拿來."

紅玉惡狠狠的等著蒼洱不肯行動,蒼洱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不拿也行.不過,這手令……"

沒等蒼洱說下去,紅玉就抱著蒼洱的戰袍站在了他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蒼將軍,您的戰袍!"

蒼洱笑了笑,言道:"伺候本將軍穿上!"

"你--"紅玉伸手指著蒼洱說道,"別欺人太甚"五個字還沒出口就看見蒼洱對自己在做口型,說著"手令"二字.

見狀,紅玉硬生生的後面五個字咽回了肚子里,換成了:"你,穿戴整齊!"

看著紅玉給自己穿戰袍,蒼洱心里的高興寫在了臉上.

待紅玉給他穿戴好後,紅玉伸手言道:"這回能把手令給我了吧?"

蒼洱笑了笑,從懷里掏出一塊小牌子遞到紅玉面前,紅玉剛想伸手去拿,蒼洱就收了手,笑嘻嘻的說道:"鑒于你表現的不錯,本將軍打算親自替你跑一趟!"

說著,將紅玉推到椅子上,"你在這兒好好休息,等著本將軍回來!"

言罷,蒼洱便出了房間.

看著蒼洱的背影.紅玉猛地站起了身,沖著營帳外喊道:"你,你注意安全啊!"

蒼洱頭也沒回的沖著紅玉擺了擺手,示意讓她放心.

紅玉看著蒼洱去了馬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

這個人哪里是獎勵自己為他更衣,是借著這個由頭自己去後山助蒼璽一筆之力罷了.

"這個呆子",紅玉在心里暗歎了一聲後忍不住擔心起來.

昨夜,她雖然沒起身摻和那件事情.但是聽說蒼洱派出去的人到現在一個都沒回來,紅玉也覺得此事不同尋常.

蒼洱派出去的人都是經過多年訓練的.倘若能探到情報,自然是回來稟報.但是,倘若被敵人所捕,為了不透露璽王府的秘密,這些人必須選擇服毒自殺.這條規定,是給璽王府所有死士定下的,包括蒼洱與自己.

現如今,算下來那波探子出去也已經有四個多時辰了.四個時辰的時間,從後山到軍營,來來回回跑二十個來回時間也足夠.如此看來,那些探子要麼死于敵手,要麼服毒自殺.

想到此,紅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原先,她是不畏死,不懼亡的.然而現在,面對死亡紅玉也開始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