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布置
g,更新快,無彈窗,!

"回自家營帳何須如此偷偷摸摸的?"蒼璽收手問道.

"爺,門外的守衛--",蒼洱正要稟報門外的情況,卻被蒼璽做了個手勢打斷.

"本王派人給他們下了藥",蒼璽言道.

"下藥?"蒼洱驚歎道,"萬一真有什麼敵人進來,王爺該如何自處?"

"本王想著今夜匈奴王會來,怕他被人識破才出此下策",蒼璽言道.

蒼洱歎了口氣,道:"匈奴王來不了了."

聞言,蒼璽目光凜冽的看向蒼洱,問道:"出什麼事了?"

"周則美曰其名讓匈奴王在皇宮里住幾日,實則是將匈奴王扣押下了",蒼洱言道,看著蒼璽的眉毛擰在了一起,蒼洱接著說道:"不過,他托寄好公主讓傅尚書給您帶了兩個字,說是對您有用!"

"什麼字?"蒼璽問道.

蒼洱走到桌案前,在紙上寫下了兩個字--叁巳.

待蒼璽看過之後,蒼洱借著正在燃燒的蠟燭,將這張字條銷毀.

"爺,這叁巳到底是什麼意思?"蒼洱問道.

蒼璽沉默了片刻後,輕聲道:"應該是三日後巳時",說到此,蒼璽趕緊問道:"匈奴王與寄好什麼時候成親?"

"正是三日後",蒼洱答道.

"那應該不錯了",蒼璽說道,目光里透露出一道殺氣.

三日後,成王敗寇自有天定!

"程鉞呢?"蒼璽問道.

"程鉞將軍正潛伏在陳秋實老將軍的府邸.朝中的官員都見過程將軍,他不便在人前露面.屬下出城之前,已經把消息告訴了他,想必以陳秋實老將軍的智慧能猜到'叁巳’的含義."

蒼璽點了點頭.陳秋實是常勝將軍,腦子里自然有謀略.若是這點兒東西他都想不到,這三十幾年的將軍豈不是白做了?

"爺,傅尚書有話讓我帶給您",蒼洱說道,見蒼璽眼神示意,蒼洱接著說道:"尚書大人希望無論結局如何,都不涉身其中."

蒼璽應了一聲,"本王理解.他與懷墨恩愛非常,肯為了本王身涉險境已經不易,本王自然不會再難為他."

"接下來,王爺打算如何?"蒼洱問道.

"去把蘇將軍與紅玉,袁凱喊來",蒼璽吩咐道.

蒼洱領命,就要出門.

"等等",蒼璽喊道,接著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藥包,"這是解藥,給他們服下."

蒼洱接過小藥包,應了一聲後,出了營帳的大門.

蒼璽看著桌子上那盞蠟燭,手里握著那枚玉龍頭,腦子里浮現的又是傅瓷對他說等事成之後兩人就分道揚鑣的話.

這個日子,蒼璽盼了許久.但將要來臨的這一天,蒼璽卻覺得有點兒害怕.

他不畏敗,不畏死.因為,他已經給傅瓷找好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他也相信,無論自己在不在,季十七都會盡全力來保護,照顧傅瓷.

現在,他怕就怕有一天,傅瓷真的會離開.

"爺",蒼洱在門外喚了一聲.

蒼璽回神,沖著門外喊道:"進來."

蘇佑還有那三位一直跟著他的將軍還有紅玉,袁凱隨著蒼洱一起進了營帳.

幾日來,這幾個人幾乎是黏在一起的商量著軍事,這些繁文縟節早就已經省去.

"來,都坐",蒼璽說道.

眾人應了聲,一一坐下.蒼璽展開了地圖,指著地圖說道:"三日後,公主大婚.匈奴王的人會借著迎公主回鄉的名義進城.到時候,在他們的軍隊里摻進去咱們的人.這幾個人的任務只有一項--占領東城門!"

聞言,袁凱立刻起身拱手道:"爺,屬下願意前往!"

見狀,紅玉也起身,拱手言道:"屬下也願意前往!"

蒼璽點了點頭,"都坐下",待兩人都坐下之後,蒼璽接著說道:"這件事情袁凱去辦吧,你從軍中找三十個武藝好的人隨你前去.記住,這件事情盡量少讓匈奴人插手!"

"末將遵命!"袁凱拱手說道.

他明白蒼璽的意思.之所以不讓匈奴人插手這件事情,是怕萬一事情敗露,連阿律耶的人都保不住.

見紅玉撅著小嘴,蒼璽安撫道:"紅玉,本王有更重要的事情交于你做!"

聽他此言,紅玉大喜,趕緊站起來說道:"是!"

"本王要你帶一百人在袁凱占領東城門之後,在北城門鬧事.切記,不可傷及無辜百姓的性命",蒼璽吩咐道,而後又指著地圖說道:"本王猜測,周則會即刻讓人把本王送到九幽台問斬.那個時候,你在北門制造完混亂之後,即刻帶人去九幽台救下本王!"

"這--",紅玉遲疑了片刻後,稟報道:"這太過冒險.倘若屬下救駕去遲,王爺極有可能自身難保."

蒼璽搖了搖頭,"不會.本王猜測,周則為了試探蘇老將軍定會讓他做副監斬官,倘若北門有變,蘇老將軍可盡力拖延時間.再者說,那些人,有幾個能是本王的對手?"

"可是……"

紅玉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蒼璽就打斷道:"這是命令!"

"是!"紅玉雖然為難,但還是干干脆脆的接了令.

待紅玉坐下之後,蒼璽接著說道:"本王進城後,咱們的人將會無人統領.到時候,蒼洱你領著蘇家軍與蒼家軍從東城門進入,到時候匈奴王會接應你們,你們可順勢直逼皇宮.蘇老將軍,紅玉與我從北面進宮,我會帶著玉龍頭號令禦林軍!"言罷,蒼璽歎了口氣,道:"咱們軍中將領太少,西門,南門布置上會有所疏漏.還請諸位多多費心吧!"

說著,蒼璽給眾人拱手行了個禮.

"王爺!"坐在蘇佑旁邊的一位將軍突然喊道.

蒼璽看向他,他起身跪在地上給蒼璽行了個禮,"末將蘇爭,願意帶著一路軍隊從西門進入保護王爺與蘇老將軍順利進宮!"

此人話音一落,原本跟著蘇佑的兩個人也起身跪在了地上,年長一些的那位先說道:"末將蘇華,願意帶著一路軍隊從南門進入,助袁凱將軍破城!"

"末將蘇悅也願意誓死追隨將軍!"另一位年紀稍微小一點的也姓李說道.

蒼璽萬萬沒想到這三位會主動請纓.自打認識以來,這三位一直跟在蘇佑身旁小心保護,平日里話都不肯多少一句.

見此情形,蒼璽上前一一扶起了這三位將軍,言道:"你們都是我承周的好將士!"

"蘇爭聽命!"蒼璽喊道.

"末將在!"蘇爭應了一聲.

蒼璽接著說道:"本王命你去西城門制造混亂,隨後與陳秋實老將軍的部下會合後與本王還有蘇老將軍一起殺入皇宮!"

"末將遵命!"蘇爭領了命,行了個禮之後坐在了蘇佑旁邊.

"蘇華聽命!"蒼璽喊道.

"莫將在!"蘇華給蒼璽行了個禮.

蒼璽言道:"本王命你帶人在南城門制造混亂,而後轉向東城門.你等守在門口,萬一我們失敗,速速從東城門撤退!"

"是!"蘇華行了個禮之後,坐回了原來的座位上.

"蘇悅聽命!"蒼璽吩咐道,"你從西城門進,而後兵分四路,分別堵住皇宮的四個門!本王要給他們來個甕中捉鱉!"

"末將遵命!"蘇悅喊道.

蒼璽點了點頭,沖著蒼洱說道:"明日清晨還要辛苦你一趟,去把我們的布置與陳秋實老將軍通個信兒.讓他帶兵打開南城門,助我軍進入."

"屬下遵命!"蒼洱應道.

蒼璽點了點頭,言道:"既然已經不知好,諸位就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