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公主跪
g,更新快,無彈窗,!

聞言,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蒼璽身上.

"傅長川,傅國公的長子,傅瓷的長兄",蒼璽道.

蘇佑先前聽蒼璽提起過這人,雖然未曾謀面但他相信蒼璽看人的眼光,遂而點頭表示贊同.

阿律耶不認識傅長川也不識得傅瓷,聽到蒼璽言此,趕緊擺手打斷問道:"傅騫那老頭兒我認識,但這傅長川和傅瓷都是什麼人?"

"還未來得及稟報舅父,外甥早已同傅國公的三女傅瓷成親,這傅長川是她的兄長,與傅騫不睦多年,外甥以為他必然不會袖手旁觀",蒼璽回答道.

"好小子,都娶妻了!"阿律耶拍著蒼璽的肩膀笑道,繼而朝他擠眉弄眼的問道:"怎麼樣?你那小媳婦兒漂不漂亮?"

蒼璽低頭微微揚了揚嘴角,連稱:"漂亮,漂亮."

阿律耶看著蒼璽這副樣子,沖著眾人笑道:"瞧瞧!他還害羞了!"

"咳--",蘇佑咳了一聲,打斷了這個話題,道:"商議正事要緊."

袁凱與紅玉也連連附和,蒼璽鄭重其事的對紅玉言道:"一會兒辛苦你一趟,想辦法給蒼洱傳個消息,就說讓他務必說服傅長川幫忙."

紅玉點了點頭,對著蒼璽拱手一揖,"屬下這就去."

言罷,紅玉出了營帳.眾人也都一一拱手告辭.

見紅玉走後,阿律耶摸著小胡子,沖著蒼璽問道:"這丫頭是你的人?"

蒼璽點了點頭,"紅玉兒時被我父王所救,對我蒼氏忠心耿耿."

聽蒼璽這麼說,阿律耶直搖頭,"白瞎了這麼好一姑娘,竟然是個暗衛."

話說道這份兒上,蒼璽自然聽出了阿律耶的弦外之音,笑道:"舅父莫惦記了,紅玉丫頭的婚事本王已經做主允下了.等事成,就為他們辦親事."

"你這小子!"阿律耶戳了蒼璽胸口一下,"這是想讓你舅父我白跑一趟?"

見狀,蒼璽給阿律耶又倒了碗茶水,調侃道:"不是還有承周的公主嗎?"

阿律耶冷哼了一聲,"還真當我對那個什麼什麼公主有意思?要不是為了你小子,他周則就是用千里沃野做嫁妝,老子也不娶!"

蒼璽笑了笑,沒說話.

"怎麼?不信?"阿律耶將喝完了水的茶碗往桌子上一扣,"老子喜歡會功夫的姑娘,像你們中原那些嬌滴滴一碰就碎的姑娘,老子通通瞧不上!"

蒼璽沒反駁.據說,阿律耶的妻子難產離世後,他續娶的女子身上都或多或少有正妻的影子.想來,紅玉身上應該也有些,才引得阿律耶能說出這話.如此想了,蒼璽索性換了個話題,道:"我那外甥,還好嗎?"

"好啊!如今都快比我高了!這次出征,他還讓我帶著他.不過,我想著,這草原上不能沒個管事的人,干脆就強行把他留那兒了",阿律耶道.

蒼璽點了點頭,"他長大了,也得出來見見世面了."

聞言,阿律耶稍微沉默後才說道,"幫你干完這樁事,我想著我也該退位了."

"這麼早?舅父還春秋鼎盛……",不等蒼璽說完,阿律耶就打斷道:"老二懷孕了,趁著孩子沒生出來之前,我想把王位傳給老大的兒子.我不想身後看著自己打拼下的草原跟現在的承周一樣."

阿律耶這話是蒼璽沒想到的,淡淡抿了口茶,輕聲道:"也好."

蒼璽與阿律耶談到了天將將明的時刻,阿律耶保證,只要蒼璽這邊號角一響,他的兵將即刻就策馬前來.

天一亮,蒼洱那邊接到了紅玉的消息後就計劃著如何悄悄潛入了傅長川的宅府.

自打傅鶯歌被周則禁足之後,傅騫也順帶著不待見周懷墨與傅長川.兩人在府里憋屈的很,遂而搬到了自己的府邸.

蒼洱事先打聽過,懷墨公主有在飯後帶著小世子去後花園的習慣,如此想著,蒼洱已然悄悄的潛入了後花園.

"公主留步--",蒼洱蒙面出現,將周懷墨還有她身邊的仆婢們嚇了一跳.

見狀,蒼洱扯下面罩,跪地叩首道:"公主莫怕,我是蒼洱."

周懷墨看清了來人之後,趕緊把懷里的娃娃交給了身後的老媽子,"帶小世子回去."

乳母接過孩子允諾了一聲後便離開.

"都下去.管好你們的嘴,本公主若是聽到有關這件事情的任何的風吹草動,要了你們的腦袋!"

那些婢子們聽見周懷墨這麼說,自然不敢多事,一個個兒的行了個禮都退下了.

見眾人都走了之後,周懷墨才對蒼洱說道:"王兄那邊情況如何了?"

蒼洱搖了搖頭,"屬下也不清楚.昨夜,紅玉傳信與我,說有件事情希望能夠得到傅尚書的幫忙."

"長川?"周懷墨問道.

蒼洱點了點頭,低聲道:"不知道公主放不方便借一步說話?"

周懷墨應了一聲,帶著蒼洱去了書房.

"此處沒有我的吩咐不會有人來,你放心說吧",周懷墨說道.

蒼洱道了一聲謝,繼而言道:"王爺說,希望傅尚書能夠促成匈奴王與寄好公主的親事."

"寄好公主?"周懷墨問道.

蒼洱應了一聲,接著說道:"如今,胡人的首領已經向周則提出求娶寄好公主.不日,匈奴王也將入京上書,請求迎娶寄好公主.到時候,還希望傅尚書能幫匈奴王促成這件事情."

"我記下了,我會轉告給長川",周懷墨說道.

蒼洱行了個禮,"既然如此,屬下先行告退."

"且慢--",周懷墨突然喊住了蒼洱.

蒼洱即刻轉身,問道:"公主殿下還有什麼吩咐?"

周懷墨屈膝跪在了地板上,給蒼洱叩了個頭.

"公主,您這是干什麼!"說著,蒼洱就要上去扶起周懷墨.

"我有一事相求,還希望蒼護衛能幫我勸勸王兄",周懷墨言道,淚珠已然在眼眶里打轉.

"蒼洱能幫上忙的自然會幫一把,還請公主殿下起來說話",蒼洱著急勸道.

周懷墨起身後,揩了一把淚,道:"二皇兄囚禁母後,害四皇兄殞命疆場固然罪孽滿身.我不求別的,只希望王兄領兵進京之日能念在幼時手足之情上給二皇兄留一條活路."

"這--",蒼洱猶豫.蒼璽蟄伏這麼長時間,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給周義報仇?周懷墨驟然提出這樣的央求,即便蒼洱有心幫忙,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這件事情上,屬下只能稟明王爺.具體如何,還要看王爺如何決斷",蒼洱拱手說道.

"多謝你",說著,周懷墨給蒼洱行了個蹲禮.

蒼洱拱手作揖還了周懷墨的禮之後,言了句:"屬下告退"後就離開了房間.

蒼洱走後,周懷墨一個人呆在屋子里心里愈發的不是滋味.

稱帝之後的周則雖然對她還有她的母後傅鶯歌不好,但周懷墨始終忘不了她們童年時候的樂趣.在周則還不是太子之前,一切都還不一樣.

果然,一頂王冕足以有吞噬人心的本事.

周懷墨自知,在這個節骨眼上,她必須得做一個選擇.她也深知,自己站在蒼璽這一邊是對的.

若非蒼璽不是皇族出身,登上這個皇位的人恐怕不會是周則.但是,如今坐在皇位上的那個人畢竟是她的親兄長,兒時也曾保護過她!

一時之間,周懷墨陷入了無限的自責與悲慟中.

這場戰爭,注定會有血的代價.

至于是哪一方付出的代價更大,這個雖未可知.但那個早已在冥冥之中注定的結局,卻都不是她最滿意的接過.

正想著,周懷墨的思緒突然被一道聲音打斷--"你怎麼在這兒?"

作者題外話:眼看著結局啦,小可愛們心中的結局是什麼樣子的吶?可以留言喔,作者考慮放彩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