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雙面夾擊
g,更新快,無彈窗,!

"為將者,不怕馬革裹尸!"蘇佑言道.

有了蘇佑這句話,蒼璽心里踏實了許多.看到蘇佑這副凌云壯志的樣子,蒼璽越來越能夠理解為什麼承周會變成如今的樣子--像蘇佑,陳秋實這一輩的老將軍不是戰死沙場就是辭官回鄉,總而言之,朝廷對待舊臣的態度委實讓人心寒.

為將者,不怕馬革裹尸!怕只怕小人構陷,君王猜忌!

想到此,蒼璽深深的向蘇佑作了一揖.

"昨日,本王派出去的探子來稟報說金陵城已經貼出告示,說誰能把本王捆進金陵,以高位待之,金銀賞之.若是本王肯做誘餌,蘇將軍能將本王送入金陵城,我們便能夠與陳秋實將軍對敵軍進行雙面夾擊",蒼璽邊說邊在地圖上比劃.

蘇佑認可蒼璽的說法,聽著蒼璽繪聲繪色的講述,點頭表示贊成.相反,紅玉的眉毛卻擰在了一起.

"王爺果然是大丈夫!老夫這就讓手底下的人去准備!"蘇佑說道.

"且慢--"紅玉打斷,沖著蒼璽行了個禮,言道:"屬下認為這個方法不甚妥當.一來,周則那邊有咱們的探子,難保咱們這兒沒有周則的探子.倘若此法泄露,王爺與蘇將軍生機渺茫!二來,程鉞將軍與蒼洱還在金陵城中,若是周則給我們下個套,咱們可就全都成了甕中之鱉了!三來,匈奴的援軍未到,胡人也對承周虎視眈眈,王爺就不怕周則與胡人聯手給咱們一個重創嗎?"

眾人聽著紅玉的話也紛紛點頭.不得不說,紅玉的擔心是有道理的.至少,蘇佑身後跟著的那三個將士是認同的,還有袁凱也同意紅玉的說法.

聽紅玉說完,這四個人齊刷刷的跪在了蒼璽與蘇佑面前,齊聲言道:"請王爺與蘇將軍三思!"

"這--",被這四個人一跪,蘇佑沒了主意.

他也承認,紅玉的話有一定的道理.如果莽撞行事,當真是將城外這些將士與城中百姓的性命棄之不顧!

正當眾人猶豫時,守門的侍衛突然敲了敲房門:"王爺,有您的故人造訪!"

"故人?"蒼璽小聲的嘀咕了一句,而後轉身沖著眾人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指了指營帳之後的暗道.眾人會意,一個挨著一個的走到了暗道後,蒼璽確定看不到人之後才打開了門.

蒼璽打開門的一瞬間,正看著一個守衛穿著的人頭上戴著個斗笠正站在門外.天色很暗,那人又把頭埋得很低,蒼璽看不清此人的容貌,但能清楚的感受到此人氣息不凡.

"來者何人?"蒼璽謹慎的問道.

那人緩緩的抬起了頭,蒼璽率先看到的是哪一樁黝黑的臉,然後那人猛地抬起了頭,摘掉了斗笠--"嘿,小子!還記得我嗎?"

蒼璽看到這人十分激動,小聲喚了一聲:"舅父!"

"沒想到你小子還能記得我!"阿律耶拍了蒼璽的肩膀一下,"沒想到吧!"

蒼璽點了點頭,而後左右打量了一下,低聲說道:"咱們進去說."

阿律耶應了一聲,與蒼璽一前一後進了房間.

蒼璽進門之後,對著暗道那邊的人言道:"都出來吧,自己人!"

聞言,躲在暗道里的人紛紛都走了出來.

蒼璽一一給阿律耶介紹了一遭之後,對著眾人言道:"這位是本王的舅父,匈奴王."

眾人聞言,皆給阿律耶行了個禮.

阿律耶是個不喜這些繁文縟節的人,給眾人擺了擺手後,十分豪放的說道:"方才這小子也說過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咱們又何必在意這些繁文縟節!"

見阿律耶也是個好說話,眾人也就不再生分,一一入了座.

"舅父怎麼會連夜至此?"蒼璽問道.

阿律耶大碗喝了口茶之後,才說道:"半月前,我收到了蒼洱那小子傳來的急令便帶著大軍朝金陵城趕.來此駐紮了兩天,也不見金陵城內外有什麼動靜.昨天夜里,我的探子來報,說有軍隊再次駐紮,我猜應該是你,所以今兒個喬裝打扮過來看看!怎麼樣,我這身行頭好吧?"說著,阿律耶還扯了扯自己的衣裳.

眾人面面相覷之時,阿律耶接著說道:"你小子的軍隊也忒隱蔽了些,若不是我的人眼神好,手段妙,還真不知道你會選這兒做營地!"

聽他此言,蒼璽笑了兩聲,道:"這場仗本就是敵眾我寡,我若是再不精心布置,豈不是要讓這身後的將士與我一同送死?"

"你啊!說吧,舅舅我此番前來能幫上你什麼忙!"阿律耶直奔主題的說道.

"方才,本王正與眾人商議.以我做誘餌,讓蘇將軍綁我入城,而後與陳秋實將軍里應外合,共破敵軍!"

阿律耶捏著自己的胡子點了點頭,誇贊道:"好小子,你這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不過--",阿律耶頓了頓,斜眼打量著蒼璽,道:"即便你有此良策,恐怕你的大軍也進不了金陵城吧?"

不得不說,阿律耶考慮的問題是方才一眾人都沒想到,但至關重要的一點.

蒼璽點了點頭,"舅父說的不錯,我等也正為了這一系列的事情在發愁."

阿律耶捏著小胡子環視了一眼眾人後,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道:"我有個辦法."

聞言,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阿律耶身上,等著他開口.

阿律耶看了一眼蒼璽,"前陣子,胡人那老頭不是要娶什麼承周的寄好公主嗎,我聽說那丫頭長得俊俏,也想跟著湊湊熱鬧給我做個四房!"

聽阿律耶這麼說,眾人對視一眼後,都感到十分納悶.

這算個什麼主意?

還是蒼璽最先明白過來,沖著阿律耶會心一笑.

阿律耶看到蒼璽朝著自己笑,指了指蒼璽笑道:"還是你小子最懂我的心思!"

蒼璽微微頷首,給眾人解釋道:"胡人首領覬覦寄好公主已久,若是我舅父從中插上一腳,胡人豈肯善罷甘休?"

說到此,蒼璽頓了頓,環視了一圈看著眾人皆點頭後,繼續說道:"論年齡,樣貌,勢力,匈奴王絲毫不遜色于胡人,更何況,胡人要的嫁妝何時承周的一片沃土.如果這個時候,匈奴王提出也要向承周求娶寄好公主,你們猜朝臣會如何抉擇?"

"必定會勸周則重新考慮此事",蘇佑言道.

"不錯",蒼璽應了聲,接著說道:"無論胡人還是匈奴,若想求娶公主,必定要進宮朝賀天子.到時候,何愁沒有能混進金陵城的理由?"

聽蒼璽這麼說,紅玉多多少少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問道:"若是周則還要把寄好公主嫁給胡人首領,我們該當如何?"

"丫頭,就憑老子這模樣,想搞到你們承周的一個丫頭還不容易?"阿律耶拍桌說道.

紅玉沒想到阿律耶性子這麼野,礙于他是蒼璽舅父的緣故,紅玉只好收斂了一下自己往日的蠻橫,拱手說道:"並非如此.屬下是想,周則必定知道您與王爺的這層關系,既然如此,他為何還要將寄好公主許配給您?"

"憑什麼?就憑老子肯舍得牛羊,舍得地!"說著,阿律耶激動的站了起來,"老子就不信,胡人那個老頭,肯把一大片土地給那個什麼什麼公主做聘禮!"

紅玉還是覺得此法不妥,遂而言道:"兵者詭道."

阿律耶聽不慣這些文縐縐的東西,將纏在腰上的鞭子往桌子上一甩,道:"老子打仗憑的是實力,才不像你們這些漢人,只會投機取巧!"

阿律耶向來是有什麼說什麼的直腸子.可他這一句話,確確實實的把在場的人給得罪了個遍.

蒼璽看到眾人臉色中略帶不爽之後,趕緊換了個話題道:"各位別急,本王還有一張能說服周則把寄好公主許配給匈奴王的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