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冰釋前嫌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傅瓷提到周義,沈梓荷的眼珠間或一轉,顯然比方才多了些生氣.

"傅瓷,那種親手殺了自己丈夫的苦,你體會不到",良久之後,沈梓荷才說了這麼一句.

傅瓷歎了口氣,拍了拍沈梓荷的肩膀.的確,她心里有多苦,沒有相似經曆的人都體會不到,也沒有資格說"感同身受"這個詞.

"好好活著,權當為了孩子",傅瓷說完之後出了房間的門.

傅瓷推開門的一刹那,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在看她.

季十七停下手里的斧頭,問道:"她怎麼樣了?"

傅瓷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解鈴還需系鈴人,她的系鈴人已經不在了."

季十七也歎了口氣,沒再多說話.

相處了這麼久,季十七心里清楚:沈梓荷的系鈴人不是周義,而是她自己!

見季十七不言,桂雨給傅瓷倒了一碗茶水,氣呼呼的說道:"主子你管她干嘛!這位四皇妃向來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聽桂雨這火氣,傅瓷就知道這兩人是又出岔子了,遂而問道:"她怎麼招惹你了?"

傅瓷這麼問了,桂雨愈發覺得委屈,干脆小嘴一撅,說道:"方才我進去給她送雞湯的時候,想抱抱孩子她都不讓!真真浪費了我熬了兩個時辰的老母雞湯!"

見桂雨這麼較真,傅瓷握著她的手道:"她這孩子來的不易,生怕在磕了碰了,你該體諒她做娘的這一顆心",見桂雨的氣消了些,傅瓷開玩笑道:"再者說,你一個未出閣的丫頭如何會照顧孩子?若是真的喜歡孩子,我早日把你嫁出去,自己生一個,讓你整日里抱著玩!"

"就是呀,桂雨姐!"雁兒也隨聲附和.

聽著傅瓷與雁兒說這話的時候,桂雨的眼神是不是往季十七那處瞟.季十七知道桂雨在看自己,卻依舊當沒事人一樣劈柴.

桂雨是姑娘,臉皮薄些,再加上雁兒起哄,桂雨將自己的手從傅瓷的手中抽離,羞紅著臉跑遠了.

見桂雨跑了,雁兒急忙追上去.見兩人都跑遠之後,季十七才停下手里的活.

"你明知道她對你有心思不是一天兩天了",傅瓷說道.

季十七將斧子往地上一扔,說道:"你也知道我對你的心思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

"這本就是兩碼事,何苦要放到一起說?"傅瓷問道.見季十七不說話,傅瓷把語氣放柔和了許多,接著說道:"我沒別的意思,就是看你也到了該娶親的年紀.桂雨這丫頭好歹是我身邊的人,信得過!"傅瓷歎了口氣,言道:"你若是瞧不上桂雨丫頭,日後有好姑娘我再多幫你留意著便是."

季十七點了點頭,沒再多言.此事就當作罷了.

袁凱與紅玉的腳步很快,剛剛入夜就趕到了蒼璽帶領的軍隊駐紮地.

袁凱與紅玉進軍營後直奔蒼璽的營帳.守門的士兵見紅玉手中有令牌,趕緊進屋稟報.

此刻,蒼璽正在與蘇佑談論下一步的軍事情況.

聽聞士兵稟報說袁凱與紅玉正在門外,蒼璽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半,遂而趕緊對士兵道:"速速有請!"

士兵朝蒼璽行了個禮,一刻也不敢耽擱的請了袁凱與紅玉進門.

不等這兩人行禮,蒼璽就問道:"途中一切可還安好?"

"一切安好,並無一人受傷",聞言,蒼璽懸著的心總算是完完全全的放下了.

"屬下還有一樁事情想要向王爺稟報,請王爺屏退左右",紅玉拱手說道.

蒼璽環視了蘇佑身後的三位將軍一圈,目光最後落在蘇佑身上.

"這四位不用回避,都是自己人",蒼璽說道.

紅玉打量了蒼璽身後的四個人一眼,其他三位她不認識,但有一位她卻是看的真真的--蘇佑.

見此狀況,紅玉仍舊猶豫,不肯多言其他.

蒼璽如何猜不出紅玉的心思,她不肯多言必定是因為蘇佑的緣故,遂而說道:"蘇老將軍對本王忠心耿耿,這三位是他信得過的將士."

聽蒼璽這麼說,紅玉從袖子里掏出傅瓷交給她的東西,鄭重其事的交到蒼璽手里,"這是王妃讓我親手交給您的."

自紅玉把玉龍頭放到蒼璽的手心之後,蒼璽的目光從未離開過它.

"這,這是她讓你親手交給我的?"蒼璽確認似的又問了一遍.

紅玉點了點頭,"王妃說:如今京中這情形,該是玉龍頭發揮它用途的時候了."

見蒼璽還沒反應,紅玉又沖著蘇佑行了一禮,"王妃也讓我給您帶句話."

蘇佑聞言,趕緊還了紅玉一禮,言道:"姑娘請講."

"王妃說:您的女兒蘇側妃王妃幫您照顧的很好,先前關于這玉龍頭不和諧的事情王妃也願意一筆勾銷,還希望您能竭盡全力的助王爺一臂之力!"

得紅玉這話,蘇佑如蒙大恩,一個健步朝營帳門口跪下,"老臣多謝王妃恩惠!"

紅玉上前扶起了蘇佑,蘇佑連連給紅玉拱手作揖,口中還不忘道謝.紅玉是性情中人,見蘇佑迷途知返自然也欣慰.

蘇佑看著蒼璽手里的玉龍頭,雙眼已經布滿淚花.他顫顫巍巍的手輕輕的碰觸在蒼璽掌中的玉石上,生怕一用力就把它弄碎了.

"這.這就是玉龍頭?"蘇佑問道.

蒼璽應了一聲.蘇佑手有點發抖,聲音也帶著顫,"我,我能看看它嗎?"

蒼璽把玉龍頭交到了蘇佑手里,蘇佑雙手捧著這枚玉石,盯著看了好久.他渾濁的雙眼泛著淚光,對著蒼璽嘟噥道:"就是它!就是它!敢問王爺,它的主人呢?"

"祖母已經離世了",蒼璽言道.

聽聞蒼璽說仇氏已經離世,蘇佑整個人往後跌了一步,哭喊道:"與我斗了十多年的這個老太婆也走了?"

蒼璽不知道蘇佑與仇云柔到底有什麼淵源,但看到蘇佑這麼傷心,想必兩人交情很深.

見蘇佑落淚,整個屋子里的人都沒吱聲.蒼璽是不願,其余人是不敢.

直到蘇佑自己把情緒平複好之後,整個屋子里的氛圍才緩和了許多.

"王爺恕罪,老臣失態了",蘇佑意識到後沖著蒼璽拱手請罪.

"無妨",蒼璽言罷後,蘇佑再次將玉龍頭交到了蒼璽手中,蒼璽盯著蘇佑看了片刻後,淡淡開口道:"本王有些好奇,岳父大人與我妻祖母有何淵源?"

蘇佑歎了口氣並不遠多言,只說道:"仇夫人是個值得讓人尊敬的奇女子,想來她肯把守護了一聲的東西交給王妃是對王妃有足夠的信任.不瞞王爺,雖說世人都傳如今玉龍頭在攝政王妃手中,但老夫卻覺得王妃沒有這麼大的魄力.先前派人去盜玉龍頭,一則是害怕;二則也是想看看這玉龍頭的虛實.恕老夫眼拙,先前對王妃多有得罪!"

說著,蘇佑再次拱手行了個禮.

蒼璽見蘇佑避重就輕的講了這件事情之後也不再多言.畢竟,他眼巴前兒的這個人雖然滑頭了些,好在心與他是一致的.

想到此,蒼璽言道:"岳父不必介懷.當務之急是如何進入金陵城."

聞言,營帳內再次沉寂.

半晌之後,蒼璽輕咳了一聲打破了當下的沉默,眾人的目光皆落在了蒼璽的身上.

"本王有一計,雖然凶險,勝算卻大.只是……",蒼璽把後半句話咽在了肚子里.

蘇佑見狀,急忙問道:"只是什麼?"

"只是,本王需要岳父大人的配合",蒼璽說道.

"但憑王爺吩咐!"蘇佑跪地領命.

蒼璽趕忙上前扶起了蘇佑,言道:"岳父大人先別急著答應,此事凶險,若是弄巧成拙極有可能喪命金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