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念與安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沒說話,下了車後又上了那輛大馬車.

就這樣,一場風波平.

袁凱與紅玉一如既往的趕車.花枝與蘇滿霜在那輛小馬車里氣得不輕,就差摸到什麼砸什麼了!

"側妃您息怒,若是氣壞了身子那便太得不償失",花枝在一旁勸道.

蘇滿霜心里雖然惱火,但這一回好歹沒造成什麼損失.最重要的是,沒讓她失去腹中這個孩子.

若不是今日,蘇滿霜都不知道自己能有這麼心狠,竟然想害死自己的新生骨肉來換日後一個安甯.想到此,蘇滿霜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這件事情,對于蘇滿霜來說也算是因禍得福!

相比于小馬車這兒郁郁寡歡,大馬車上紅玉,雁兒,季十七都十分開懷.

"也算她是抬舉!"雁兒說道.

季十七笑了笑,偏頭對傅瓷說道:"我本想給她一番教訓,沒想到她還是個識進退的."

"什麼教訓?"傅瓷捕捉到這個點之後,問道.

季十七笑道:"我是大夫,想在藥里動手腳還不容易?"

聽他此言,最先有反應的還是雁兒,"你--",意識到自己聲音過大之後,雁兒壓低了聲音問道:"你不會把她的藥換成真的墮胎藥了吧?"

季十七敲了雁兒一個腦瓜崩,"我再壞也不至于讓她真的小產,不過是在她的湯藥里放了些別的東西,會鬧肚子,但不會對孩子造成什麼傷害."

"你啊!"傅瓷歎了一聲.

"想來有了這個教訓,她也能安穩些日子",季十七說道.

傅瓷與雁兒都點了點頭,表示對季十七這個觀點的認可.

果然,自從有了這件事情後,一直到竹林這段時間蘇滿霜都是消停的.

傅瓷一行人在路上行走了足足有十三天.相比來時,是快了兩日,但比著蒼璽與蘇佑的速度卻慢著許多.

在蒼璽與蘇佑來之前,蒼洱與程鉞已經分別與傅長川和陳秋實碰過了面.

陳秋實從一開始就大力支持蒼璽,等這一天真的快來臨的時候,更是躊躇滿志.

傅長川期初是有些猶豫的.這一點也無可厚非,畢竟他在傅騫的淫威之下生活了這麼多年,讓他一下子去推翻他效忠的帝王與一只言聽計從的父親自然有些難度.好在,周懷墨是個識大體的,肯在關鍵時刻勸說自己的夫君.傅長川看著終日為自己操勞的妻子,還有他懷里抱著的小嬰孩,再想到自己當下的處境,也便沒有過多猶豫的答應了蒼洱的請求.

紅玉,袁凱這廂送下傅瓷等人後就要與大家告別.

"等一下--",傅瓷沖著已經上馬的紅玉說道.

紅玉聞言,跳下了馬背,"主子還有何事吩咐?"

傅瓷朝著袁凱微微頷首後,把紅玉叫到了一邊來,從袖子里掏出一塊玉遞到紅玉的手上.

紅玉看著手里的玉石,微微有些愣.

"這,這是--玉龍頭?"紅玉問道.

傅瓷點了點頭,"王爺走的那日我就想把這東西交給他,但一直拉不下面子來也不肯低頭,所以錯過了交給他玉龍頭的良機",傅瓷歎了口氣,接著說道:"如今,京中形式緊張,我想這東西也該發揮它的用途了."

紅玉握著手里這東西,半晌後才問道:"主子還恨爺嗎?"

傅瓷背過身去.迎著風,眼睛有點兒發澀,"我們兩個或許不適合做夫妻,做搭檔可能更好些.不過,一顆真心付出去了,再想拿回來,估計很難."

紅玉沒再就著這個話題問下去,拱手一揖問道:"主子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

傅瓷轉過身來,拍了拍紅玉的肩膀,說道:"幫我帶句話給蘇佑老將軍.就說,她的女兒我替他照顧的很好,他為了玉龍頭而害我的那樁事情也可以既往不咎.唯一的請求,希望他竭盡全力保護好王爺."

"屬下遵命!"紅玉再次拱手說道.

"照顧好你自己",傅瓷撫摸著紅玉的頭發,慈愛的看著她說道.

紅玉主動上前與傅瓷相擁,在傅瓷的耳邊輕輕說道:"你也是."

傅瓷點了點頭,紅玉推開她頭也不回的跑到了袁凱那處,踏上戰馬,再未回頭.

看著袁凱與紅玉的背影漸行漸遠,傅瓷才轉身,正看見遠遠望著自己的季十七.

傅瓷朝季十七的方向走去.夕陽打在季十七的側臉上,還是偏偏少年郎.

"東西交給紅玉了?"季十七問道.

傅瓷點了點頭,"你怎知道我會把玉龍頭再度給他?"

季十七笑了一聲,"若非想助他一臂之力,你何苦在路上如此著急?"

"什麼都瞞不過你",傅瓷歎道.

哪里是什麼都瞞不過他,是傅瓷這顆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蒼璽!

"我去看看梓荷",傅瓷言罷,進了一間茅屋.

季十七沒進去,看見桂雨和雁兒在院子里忙著上火做飯遂而主動過去劈柴.

傅瓷進了屋時沈梓荷懷正在給懷里的孩子喂奶.

見傅瓷進來,沈梓荷聲音很輕的沖著她道:"坐."

傅瓷坐下,直到沈梓荷將孩子哄睡了才開口道:"孩子很可愛."

沈梓荷將方才抱在懷里的孩子放在床上之後,對傅瓷說道:"這孩子叫周瑾安,是妹妹.這個,叫周瑾念,是哥哥."

周瑾安,周瑾念.傅瓷在心里嘀咕了兩句,誇贊道:"是個好名字",說著,從自己手里取下一對玉鐲,分別放在了周瑾安和周瑾念的身邊,說道:"初次見我沒什麼好送的,就把這一對鐲子送給他們兄妹略表我這做嬸母的情誼."

若是原來,沈梓荷定是要推辭的.許是經曆過大風大浪之後人也變通透了,對這些可有可無的身外之物也就不屑一顧了,遂而也沒拒絕傅瓷的禮物,道了聲謝也便作罷.

屋子里一霎時變得安靜了許多.傅瓷從沈梓荷那雙空洞的眼神里看不出一點兒精氣神兒,也就偶爾目光落在孩子身上的時候,沈梓荷的眼睛中多少帶些些柔情.

看到這兒,傅瓷覺得心里難受.

"你當想開些,還有這一雙兒女指望著你撫養呢!"傅瓷安慰道.

沈梓荷聽到這話,也不看傅瓷,自顧自的說道:"我若不為了他們,早就赴死去了.生這一對孩子時,我跌了一跤,又是早產.本該帶著他們去與四殿下團聚的,沒想到,到了鬼門關口這孩子聲聲的不願意進去."

說著,沈梓荷開始掉眼淚.

的確,她生產那日確實不易.

沈梓荷是早產,季十七又不在她身旁.桂雨好容易找來了穩婆時,沈梓荷已經昏睡了過去.穩婆都說她沒救了的時候,她又硬生生的睜開了雙眼!這樣的情況,莫說穩婆沒見過,恐怕整個金陵城都少見.

後來,折騰了一夜好不容易產下了這一對孩兒.偏偏,那丫頭生出來時便不哭,無論穩婆怎麼喚她,拍打她都不吱聲.穩婆說把這孩子交給她處理,沈梓荷死命攔著.到最後,萬念俱灰的沈梓荷親了親這孩子的額頭,她竟然奇跡般的哭出了聲.

想來,這小丫頭也深知自己娘親不易.

孩子哭出聲後,穩婆也直呼奇跡!說這孩子往後一定是大富大貴的命!

沈梓荷聽後沒說話,她倒是不希望這孩子能大富大貴,平平安安就好!

如此,也便就有了這孩子名字的由來,平平安安--周瑾安.

至于周瑾念,不用沈梓荷多說,傅瓷也清楚她心里念叨的人是已故的周義.

若是周義知道,自己有了一雙兒女,會不會很開心?

如此想著,傅瓷哽咽著問道:"還念著老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