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害怕
g,更新快,無彈窗,!

蘇佑聞言,心里一驚,但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

"王爺說笑了.這三千蘇家軍是老夫平生心血,何來送死之說?"蘇佑解釋道.

"京畿之中王軍就有八萬之多,何尹,何升,薛常青,宋濂手中又各有兵權.我們現在唯一能爭取到的資源只有薛常青,其余幾位都是周則的親信.單憑岳父這三千岳家軍,恐怕金陵城的門都進不去",蒼璽說道.

聽蒼璽這麼一說,蘇佑覺得慚愧.這金陵城中的情況蘇佑知道的甚少,他的耳目能打探到的消息也遠不如蒼璽所打探的精准.如今聽蒼璽這麼一說,蘇佑也深知自己若是只帶著這三千人去無疑是送死.

想到此,蘇佑拱手一揖,問道:"王爺可有何良策?"

蒼璽朝著蘇佑身後的三個人遞了個眼色,蘇佑會意,沖著這三位擺了擺手.三個人看著蒼璽這張冷冰冰的臉總覺得他會對蘇佑做出什麼事情來,遂而有些猶豫.

"都下去吧",蘇佑吩咐道.

三人有些為難,蘇佑又催促了一聲後,為首的人對蘇佑行了個禮,說道:"我等就候在門外,將軍有事隨時傳喚我等."

說完,那三人才肯離開.方才那話,是說給蘇佑聽得,也是說給蒼璽聽得.他的言外之意很明確--若是蘇佑又意外,蒼璽也別想活著出這間屋子.

待三人把門關好後,蒼璽才說道:"他們三個對岳父您倒是忠心."

蘇佑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蒼璽隨便坐.待蒼璽坐下後,又給他斟茶,"他們三位都是孤兒,我對他們有養育之恩,還將畢生武藝都傳授給了他們.他們,就像我的兒子."

兒子?

蘇佑這麼一說蒼璽才覺得.先前在蘇府的時候,蒼璽見過蘇府的大公子,那是個經商的,蒼璽也試探過他,確定他是一點兒武藝都不會.沒想到,蘇佑這一生竟然會把畢生所學傳授給外人.

見蒼璽若有所思,蘇佑問道:"王爺是不是在想,我為何不把畢生所學傳授給自己的親兒子,倒是傳授給了他門仨?"

蒼璽大方的點頭承認,蘇佑喝了一大口茶,接著說道:"滿霜的兄長自小身子骨就孱弱,大夫都說不以習武.老夫對這件事情原本是耿耿于懷的,但日子久了,看著他能好好的長大,成家,育子,也就釋懷了."

蒼璽抿了口茶,半晌之後才問道:"岳父為何要雇人劫持傅瓷卻不傷其性命?"

聞言,蘇佑一愣,爾後又釋然一笑,"你都知道了?"

蒼璽點了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為何不殺我?"蘇佑問道.

"因為您沒有傷到瓷兒",蒼璽說道.

"你倒是很坦誠",蘇佑爽朗的笑了出來,接著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領兵入金陵嗎?"

蒼璽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為了您女兒蘇滿霜."

蘇佑搖了搖頭,"並非全是.那日,我本想去攝政王府把兵符交給你,讓你選個合適的時機領兵入金陵.沒想到,你竟然為了王妃不問緣由的不肯見人,我不能讓你毀在一個女人身上."

蒼璽疑惑.從前,蘇佑不是一直不肯幫他的忙嗎?怎麼此刻倒是為他考慮起來了?

盡管心有疑慮,但蒼璽並沒有問出口,反而是安靜的等著蘇佑接著說下去.

"當時,太後和陳秋實給我的信中都讓我多多扶持你,我沒有按照他們的意願本是為了挫挫你的銳氣.沒想到,你倒是個能知難而上的."

"所以,您才肯把女兒嫁給我?"蒼璽問道.

蘇佑搖了搖頭,"老夫知道,娶了滿霜是你那位寶貝夫人的意思.要按照你的意思來看,你甯肯不要得罪蘇家也不願意納妾."

蒼璽應了一聲,大方的承認道:"我本允了瓷兒一生一世一雙人,轉眼卻又娶了旁人.我既對不住瓷兒,也愧對二小姐."

"經此一事,老夫也想明白了.姻緣姻緣,難為不得.日後您能與滿霜走到那一步,全看她的造化",聽到蘇佑這麼說,蒼璽心里如釋重負.

謝天謝地,他的這位岳父是個明白人.

"多謝您能體諒",蒼璽沖著蘇佑頷首說道.

蘇佑擺了擺手,換了個話題.

"接下來,王爺預備著怎麼辦?"蘇佑問道.

"薛常青是小婿的義父,這幾年也多隱忍,必能為我所用.但也正因此,周則正在一點一點的削弱他在朝中的勢力.宋濂是丞相,在周則娶了他的女兒之時,兩家的勢力就捆綁在了一起.何氏兄弟是周則母族的親戚,看著像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但也不是無縫可尋",蒼璽說道.

蘇佑點了點頭,與蒼璽一起分析道:"旁人我不了解,但這薛侯爺是個赤膽忠心的.雖說如今的朝廷已然是烏煙瘴氣,原來的老臣都不敢說話.但只要有一個人站出來,朝廷中的舊臣大部分都會站在王爺您這一邊.眼下,肯在朝里說話的恐怕也就只有薛侯爺和陳秋實了."

"不錯.我已經讓蒼洱與程鉞先我們一步去金陵聯系陳秋實老將軍與傅長川",蒼璽說道.

"傅長川?"蘇佑問道.

"傅國公的兒子,傅瓷的長兄",蒼璽解釋道.

聞言,蘇佑沉默.原本還在金陵為將的時候,他就覺得傅騫不是個善茬,不知道他的兒子會不會隨了他.

見蘇佑良久不開口,蒼璽解釋道:"傅長川此刻應該對他的父親恨之入骨了.從周則繼位以來,他與五長公主的日子都不好過,周則還囚禁了太後.並且--",蒼璽故意頓了頓,而後說道:"據本王所知,讓寄好公主嫁給胡人的主意也是傅騫提出來的."

想到蘇佑不解朝中情形,蒼璽主動解釋道:"寄好公主是傅騫的女兒,與傅長川一母同胞."

聽到蒼璽解釋一通之後,蘇佑對這位傅國公是愈發的瞧不起.按照年齡算下來,他的女兒應當正是芳華,卻讓這樣一個女兒陪著一個已經年逾五十的老頭子睡覺!

但這些畢竟是別人家的家事,蘇佑不好插嘴,遂而只能應下.

說完這些人際關系之後,蒼璽又與蘇佑拿出了地圖,開始討論下一步的軍事戰略.兩人商定,行軍之事必然是要保密的,商議一番後決定大軍晝伏夜出.這二位都是頭腦聰明的,這更是在戰略上不謀而合.待兩人把心事剖開之後這麼一聊,不知不覺竟然聊到了東方魚白.

看著天開始發亮,蒼璽才出了蘇佑房間的門.

出門之時,那三位身穿鎧甲的男子還警惕的站在門口.看見蒼璽出來之後,怒目瞪著,蒼璽沒多言語,很快進了自己的房間.

回屋之後,蒼璽沒有立刻就睡,而是在窗口坐了好一陣子.

此刻,也不知道傅瓷到底如何了.

現在,他不求別的.只希望傅瓷這一路上能夠平安,只要到了季十七居住的那片竹林,蒼璽懸著的心便能放下許多!

呆坐了許久之後,困倦來襲,蒼璽只好囫圇個兒的往床上一躺.

天漸明,方才被蒼璽還念叨著那位主兒才慢慢睜開了雙眼.

看著坐在自己床前的那人,傅瓷詫異問道:"你一夜沒睡?"

季十七點了點頭.傅瓷看著他的眼睛里有些血絲,心里有些愧疚,遂而說道:"你放心,我沒事兒."

聽傅瓷這麼一說,季十七有些激動的忙說道:"我害怕!"

傅瓷疑惑著盯著季十七看,季十七覺得有點兒失態之後,遂而支支吾吾的解釋道:"我,我害怕我一個不留神你就被人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