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約定
g,更新快,無彈窗,!

翌日,公雞叫了一遍雁兒就去傅瓷的臥房伺候傅瓷洗漱.

昨兒個,紅玉故意告訴蘇滿霜是公雞一遍叫曉時就走,故而一大早蘇滿霜就到了梧桐苑的門口.

看著婢女們一個個兒才伺候著傅瓷起床,蘇滿霜的氣就不打一處來.然而,此刻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蘇滿霜心里不舒服,但還得恭恭敬敬的進屋給傅瓷行個禮作為感謝.

"進去稟報一聲,說本宮來給王妃請安",蘇滿霜沖著守門的侍衛說道.

侍衛應了一聲後,敲了敲房門.雁兒應了一聲,問道:"何事?"

"側妃來給王妃請安,勞煩二小姐問問王妃的意思",侍衛稟報道.

傅瓷聞言,沖著雁兒搖了搖頭.

雁兒會意,放大了聲音對著門外喊道:"告訴側妃娘娘讓她在大廳候著吧,長姐沒工夫見她."

雁兒這話不只是說給侍衛聽得,還有站在門外的蘇滿霜和她的小婢女花枝.

聽完雁兒的回答,侍衛側身看向蘇滿霜,她的臉色比方才又喪氣了幾分.侍衛拱手一揖,說道:"您也聽到了,還是請側妃娘娘去大廳候著吧."

蘇滿霜想上前與侍衛理論,花枝趕忙抓住了蘇滿霜的衣袖,沖著她搖了搖頭,輕聲說道:"切莫因小失大啊."

聞言,蘇滿霜換了個笑容,"那就勞煩常侍衛告訴王妃一聲,側妃蘇氏在大廳等著王妃."

侍衛領命,沖著蘇滿霜行了個禮.

半個時辰後,傅瓷洗漱完畢,雁兒扶著為她端上膳食.

看著雁兒前後忙碌,傅瓷握著了雁兒的手,"你如今是我的義妹,本不用操勞這些的."

"我知道,自從香羅姑姑走了之後,您身邊沒個可心人.如果我都不萬事盡心,長姐的日子豈不是更苦?"雁兒回答道.

傅瓷拍了拍雁兒的手背示意她也坐下來,"委屈你了,等進了金陵城你若是看上了哪家兒郎跟長姐說一聲,長姐給你做主."

聽到傅瓷這話,雁兒的耳根有些紅,嬌嗔道:"長姐說什麼呢!"

"姑娘長大了,哪有不嫁人的道理.到時候,我一定給你找一個像王爺一樣好的男人給你做夫君",傅瓷說道.

聽到傅瓷說給自己找一個像蒼璽一樣好的男人,雁兒終于把到了嘴邊的話問出了口,"長姐不討厭王爺?"

"討厭",傅瓷說道,繼而又補充了一句,"他討厭就討厭在做事不留情."

雁兒不理解傅瓷說的什麼,但也不好開口過問.

用過早膳之後,雁兒與傅瓷一同去了大廳.

蘇滿霜正手托著香腮倚在桌案上打盹兒.花枝看到兩人進來,趕緊晃醒了蘇滿霜,"側妃,王妃娘娘來了."

花枝的聲音很小,還透著些驚恐.不知蘇滿霜是故意的還是真的睡的熟,花枝喊了幾聲後,竟然沒有一點兒要醒來的意思.

"娘娘!娘娘……",花枝接著喊道.

傅瓷看到蘇滿霜雙目緊閉,傅瓷用略帶喑啞的嗓子說道:"側妃若是誤了啟程的時辰,你們可要多多照顧好她."

花枝聽後,趕緊用力晃了蘇滿霜兩下子,蘇滿霜就坡下驢的睜開了雙目,繼而打了個哈切後才假意看到了傅瓷一般,"喲,妹妹不知道姐姐來了,未曾遠迎還請姐姐恕罪."蘇滿霜說著也不給傅瓷行禮,見傅瓷看著她,蘇滿霜開口辯解道:"妹妹身懷有孕,還請姐姐恕妹妹不能行大禮之罪."

傅瓷扯出了個微笑,沖著蘇滿霜說道:"本宮還當真不知道何時多了蘇側妃這位妹妹",傅瓷說完這話後打量著蘇滿霜的神情有些難看,遂而乘勝追擊般的說道:"本宮的父親,當朝國公,給本宮留下了個親妹妹正是當今皇後.另一位妹妹是本宮父親的義女也就是我身邊這位主兒.蘇側妃所說的是--?"

傅瓷故意停頓,蘇滿霜見傅瓷只誠信給她難堪故而屈膝給傅瓷行了個禮,"臣妾蘇氏給王妃請安."

"免禮",傅瓷開口說道.

蘇滿霜平身之後,蘇滿霜目光好不躲閃的與傅瓷相對,"臣妾還有一樁事情不明,還請王妃賜教."

聞言,傅瓷沖著身邊的人擺了擺手,示意她們都下去.蘇滿霜也沖著花枝使了個眼色,花枝會意給傅瓷行了個禮之後退出了房間.

"說吧",傅瓷說道.

"為什麼救我?"蘇滿霜毫不避諱的問道.盡管她心里有個答案,但是她還是想聽聽傅瓷口中的答案.

傅瓷沒直接回答,反問道:"你覺得呢?"

"因為我父親是前朝將軍?還是因為我腹中有王爺的骨血?"蘇滿霜問道.

傅瓷沖著她笑了笑,"你也沒本宮想的那麼笨嘛!"

聽傅瓷這麼說,蘇滿霜有點兒心慌,急忙問道:"什麼意思?"

"你為蘇佑老將軍頂罪是想王爺誤判了你,日後好看在這件事情上對你留些情面吧?"傅瓷問道.

聽她一語,蘇滿霜往後跌了一步.

"你,你胡說!"蘇滿霜沖著傅瓷吼道.

傅瓷沖著蘇滿霜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靠近蘇滿霜耳邊說道:"先別急著發火,這件事情王爺還不知道呢!你要是想讓王爺知道,本宮倒是可以幫你一把!"

"你,你……你到底想干什麼?"蘇滿霜瞪著傅瓷問道,她的眼神里有些心虛.

"不想干什麼,就是想跟側妃達成個約定.你若是肯,這件事情本宮就當爛在了肚子里",傅瓷說道.

蘇滿霜想反駁,但是奈何傅瓷真的抓住了她的小把柄.想到此,蘇滿霜干脆學乖了,給傅瓷行了個禮之後說道:"王妃請講."

傅瓷笑了笑,"側妃是個聰明人,本宮也就直言了."

蘇滿霜應了一聲,傅瓷圍著她走了兩圈後,站在了她的側面,說道:"生下孩子之後離開王爺."

"什麼?"蘇滿霜被傅瓷這一句話嚇到了,緩了好半天才說道:"這不可能!我的孩子,我還要看著他長大!"

傅瓷對蘇滿霜這話嗤之以鼻,"那你倒是可以先試試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

傅瓷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輕,卻讓蘇滿霜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你,你什麼意思?"蘇滿霜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在打顫.

"王爺似乎並沒有說如何處置蘇側妃吧?本宮若是權當沒你這個人,你死在了邱曄城恐怕也無人問津!"傅瓷說道.

蘇滿霜被傅瓷這話嚇得一時沒了主意,連忙往後退,直到她靠到牆上之後才多多少少有了些安全感,繼而沖著傅瓷吼道:"我若是死了,我爹斷然不會再幫助王爺!王妃也不想到魚死網破的境地吧?"

傅瓷輕蔑的笑了一聲,"有人想毀掉玉龍頭,你覺得王爺回允許這樣的人存在嗎?飛鳥盡,良弓藏.這樣的道理,蘇側妃從小聽戲,應該不會不懂吧?"

蘇滿霜啊的一聲尖叫了起來,稍微冷靜之後才問道:"你,你到底想干什麼?"

"本宮只想讓你離開王爺",傅瓷說道,看著蘇滿霜的神情,傅瓷接著說道:"倘若你願意,本宮倒是可以保你父親一命."

"不會!父親身後有蘇家軍,王爺忌憚著父親手里的兵權!"蘇滿霜再次試圖掙紮.

聞言,傅瓷從袖子掏出一塊玉石戴在了食指上,然後頗為欣賞的打量著自己的手指,"蘇側妃該不會不認得本宮手上這塊玉石吧?"

"玉,玉龍頭?"蘇滿霜猜測道.

傅瓷點了點頭,"本宮能給你的時間不多,蘇側妃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說完這話,傅瓷坐在了椅子上,等著蘇滿霜給一個答案.她看著蘇滿霜那副驚恐與難以置信的神情,愈發覺得有意思.這就好像你抓住了一只老鼠,你給了些許逃走的希望之後,接著又把它給抓了回來.

約麼著一盞茶的功夫,蘇滿霜從地上起來,故作輕松般的吐出了三個字:"我願意."

作者題外話:昨天錯了一個章節真的很抱歉,今天補上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