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彌補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聞言,一下子就呆在了哪兒.

眾人見狀,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還是雁兒率先開的口.

"長姐……"

這一回,傅瓷沒哭也沒鬧.事情的嚴重性旁人看不透,但傅瓷心里清楚的很.她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蒼璽的用心良苦.

"明日一早動身",傅瓷用沙啞的嗓子說道.

聽到傅瓷沒反對,眾人才舒了口氣.

"今夜去一趟芙蓉苑,讓蘇側妃與我們一同上路",傅瓷沖著紅玉吩咐道.

聽到傅瓷這話,季十七與袁凱都不解其意.季十七疑惑的是,從哪兒蹦出來個蘇側妃.袁凱意外的是,傅瓷為何要救蘇滿霜?

"蘇側妃?"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傅瓷點了點頭.袁凱趕忙賠笑說道,"王爺臨走之前並沒有交代過如何處置蘇側妃.更何況她現在還是戴罪之身.這……"

"本宮想,袁總管心里應該清楚真凶是誰?"傅瓷說這話的時候故意打量著袁凱的神態.與傅瓷目光相對的那一刻,袁凱有那麼一絲慌張.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一個女人瞪得心慌.

莫非,傅瓷已經猜到了真凶?袁凱想著.

他萬沒想到,他們這位攝政王妃竟然有這樣的心思和魄力.看樣子,從前真是小瞧她了!原本,袁凱覺得蒼璽之所以喜歡傅瓷是因為她這張俊俏的臉蛋和肯為大局著想的魄力.但今日傅瓷這一句話,立刻讓他對傅瓷刮目相看.

"王妃說笑了",袁凱賠笑說道.

傅瓷沒再理會他,許是袁凱也覺得無趣,又寒暄了幾句之後出了房間門.

紅玉又呆了片刻之後也離開了傅瓷的臥房,去了芙蓉苑.

見袁凱與紅玉離開後,季十七才問道:"那渾蛋娶了妾?"

傅瓷點了點頭,"我做的媒."

聞言,季十七的眼睛睜得老大,"你,你做的媒?為什麼?"

"因為蘇滿霜的父親是前朝輔佐高宗的老將軍蘇佑,他若是想成就帝業,給周義報仇,蘇佑的幫忙至為關鍵",傅瓷說道.

季十七歎了口氣.這兩個人怎麼那麼喜歡為彼此著想?他們這樣不累嗎?

屋子里異常沉默,最後還是雁兒打破了這寂靜.

"長姐,您說過蘇側妃不是個好人,您為何還要助她?"雁兒問道.

"她死了,蘇將軍很有可能倒戈相向.何況,她腹中還有王爺的血脈",傅瓷說完咳了兩聲,雁兒趕緊給她順氣.

季十七聽到傅瓷說那個什麼側妃腹中已經有了蒼璽的血脈之後,臉一下子就僵了.

他真的很難想象,這段時間傅瓷該受了多少委屈?

"跟我走吧,我們不回金陵,不回竹林,去一個誰都找不到我們的地方,好嗎?"季十七問道.

傅瓷聽後,沖著雁兒說道:"你出去吧,去收拾收拾明日要帶的東西."

雁兒點了點頭出了傅瓷的臥房.雁兒走了之後,傅瓷才說道:"十七,你何苦把心思都花在我身上?"

"因為季十七喜歡你",季十七毫不猶豫的回答.

因為季十七喜歡你.這話多麼耳熟!

聽到他這話,兩年之前季十七在夕陽下背對著她喊的那一句"季十七喜歡你"好像又在眼前.

傅瓷吸了口氣,說道:"十七,我很感謝你為我做的這一切.可是……"

"你不必說了",季十七打斷說道.

傅瓷想出言安慰,但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看著季十七這個模樣,傅瓷心里委實不好受.

"好了,你早些休息.明日我們一早就上路",季十七說著就要起身.

傅瓷應了一聲.

季十七走到門口時,突然停住了腳步,故作輕松的說道:"瓷兒,我沒別的意思,就像盡力彌補一下這段日子以來你所受得委屈."

言罷,不等傅瓷回答,季十七就出了房門,還順帶著把門給關很好了.

關上房門的季十七並沒有即刻就離開,他在傅瓷的房門前呆坐了許久.

其實,他很想聽聽傅瓷的答案,但是他心里十分清楚,即便聽了也是個否定的答案.與其聽一個否定的答案,還不如再騙一騙自己.至少,這樣他還有勇氣呆在傅瓷的身邊保護她,盡自己的全力守護她!

想到此,季十七覺得自己很可笑.

怎麼自己就為了這個女人癡情了這麼久,這不像他的風格.

季十七這一坐就是好幾個時辰.

與此同時,紅玉也來到了芙蓉苑.

自打蒼璽把蘇滿霜禁足之後,這院子就變得死氣沉沉!

守門的侍衛看到紅玉來,沒攔著.他們知道,紅玉是王爺的心腹,並且只聽命于王爺.

進了蘇滿霜的房間,紅玉有種自己走錯地方的感覺.

她以前來過蘇滿霜的寢殿,都是板板整整的.這一次,卻讓紅玉大跌眼鏡.衣裳,妝品擺了一地.蘇滿霜正窩在軟塌上,旁邊站著個婢女,手里捧著晚膳.看那還沒動過的筷子,紅玉猜測蘇滿霜應該是還沒用用晚膳.

一個女人邋遢到這個程度,應該是一種怎樣的心境?

"你下去吧",紅玉對著站在一旁的婢女說道.

那婢女看了蘇滿霜一眼,不知道該離開還是該繼續守在這兒.

見她不走,紅玉接著說道:"你放心,我不會害你們側妃."

那婢女聽到紅玉這話,似乎才放下了心,將端著的晚膳放在了桌子上之後跪在了紅玉的腳邊,說道:"還請紅玉姑娘勸勸側妃,娘娘這一日都沒怎麼吃東西.就是側妃的身子受得住,她腹中的小王爺也受不住啊!"

紅玉點了點頭,對那個小婢女說道:"你下去吧."

小婢女依依不舍的看了蘇滿霜一看後,離開了她的臥房.

"側妃娘娘,您的父親已經帶人入金陵了,王爺也連夜追去了",紅玉說道.

聽到這話,蘇滿霜那死氣沉沉的眸子才有了一點兒生氣.

"父,父親,怎麼了?"片刻之後,蘇滿霜才問道.

"蘇老爺一直想求王爺赦免您,所以擅自領兵進京了",紅玉解釋道.

"進京?"蘇滿霜問道.

"嗯",紅玉應道,見蘇滿霜不語,紅玉接著說道:"王爺讓我等明日護送王妃回金陵,王妃特地讓屬下來告訴您一聲,明日您與我們一起上路."

聞言,蘇滿霜的目光才多少有了些平日里帶著的神采,"那王爺怎麼說?"

紅玉沒想到蘇滿霜會如此在意蒼璽的反應,但她又不好欺騙蘇滿霜,遂而說道:"王爺並沒有交代.這件事情是王妃做的主,還請您趕緊准備准備."

蘇滿霜聞言,大笑起來.紅玉覺得那笑容很是淒涼,還有許多無奈.

"王妃?她算什麼東西?",蘇滿霜說道,"她是想救我然後好向王爺去邀功嗎?"

"你--"紅玉聽不得蘇滿霜這麼誤解傅瓷,但一想到這人畢竟是蒼璽的側妃,還不能對她動手,雖然說道:"請您說話放尊重一點兒!"

"呵--",蘇滿霜不滿的笑了一聲,"她也就是為了我這個肚子,要是我腹中沒有王爺的骨血,她傅瓷怎麼肯救我?"

被蘇滿霜這麼一說,紅玉的火氣即刻上來.本就是傅瓷大度,她才能進攝政王府,才能做蒼璽的側妃,沒想到她竟然這般的不識抬舉.

但眼下的情況最關鍵的還是讓蘇滿霜與他們一起去金陵,否則真出了什麼意外,不是自己能夠擔待的.想到這兒,紅玉接著說道:"您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該想一下小王爺和您的父親蘇將軍."

作者題外話:因為作者的失誤,章節重複了一章.抱歉吖,小可愛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