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入京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一十六章入京

蒼璽走在了前面,季十七緊隨其後.

此刻,天色已經很晚了.蒼璽沒讓袁凱跟著掌燈,但兩個人對這段路卻分外熟悉.蒼璽熟悉,不足為奇,這兒畢竟是他的家.但這一路走來,季十七卻覺得這兒的布置與在金陵的璽王府一般無二.

蒼璽帶著季十七來了湖心亭.以前,季十七常去金陵城里璽王府的湖心亭.

"坐吧",蒼璽輕聲說道.

季十七沒應聲,坐在了以前常坐的那個位子上.借著微弱的月光,季十七看見石桌上放著一攤子酒.

看這情形,即便是自己不提出要與蒼璽談一談,他也會主動開口了.

蒼璽把酒壇子起開,給季十七和自己各倒了一碗酒,"喝!"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蒼璽率先端起了酒碗喝了一大口.季十七等著他看了片刻,將一整碗酒干了下去之後自己又倒上了酒.一連喝了三碗之後,才將酒碗往桌子上一拍,"你為什麼要那麼對她?為什麼!"

蒼璽慢悠悠的喝了口酒,沉默了片刻之後,將酒碗往地下狠勁兒一摔.

"為什麼?為了不讓她受到一丁點兒傷害!"說著,蒼璽站起了身.

"我從小父母雙亡,好不容易遇上一個能讓我在意的人,可我偏偏是承周的王爺,還被先帝封為攝政王!我想辭官,可是老四的仇呢?誰報?"

聽著蒼璽的講述,季十七一碗一碗的灌自己..他沒打斷蒼璽,聽著他繼續講述.

"我還怕周則會劫持瓷兒.如果瓷兒出了意外,那我現在做的一切還有什麼用?"蒼璽反問道.

"所以,你想把她逼走?"季十七苦笑問道.

蒼璽沒吱聲,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兩人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呆在湖心亭.蒼璽站著望月,季十七把酒痛飲.

一刻鍾後,蒼璽聽到了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有人來了",蒼璽站在季十七背後低聲說了一句後,坐到了季十七的對面.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袁凱站在了兩人面前,給兩人分別行過禮之後對著蒼璽說道:"爺,借一步說話."

蒼璽點了點頭,起身隨著袁凱去了湖心亭之後的小竹林.

"怎麼了?"蒼璽低聲問道.

袁凱左右環顧了一周之後,貼在蒼璽耳邊說道:"蘇佑帶人入京了!"

蒼璽蹙眉,半聲都不吭.袁凱看著他這神態,有點兒不敢置信.即便蒼璽冷靜沉著,但是這種天大的消息多少也該給些反應吧?

沉思片刻之後,蒼璽才問道:"走了多久了?"

"約麼著有一個時辰了,就在半個時辰之前出了城門",袁凱回答道.

"何以見得他就是入京?"蒼璽眉頭仍舊皺著.

"爺,他帶了在邱曄城之外的所有蘇家軍!"袁凱慌忙回答道.

聞言,蒼璽的神情比方才複雜了許多,"讓蒼洱,程鉞立刻調集咱們能用的所有人立刻跟我去追蘇老將軍,一刻鍾後出發!"

袁凱趕緊應下,立刻去辦.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他心里清楚的很,萬一辦不好,這可是整個王府都掉腦袋的事情!

見袁凱走了之後,蒼璽也疾步回到了湖心亭.

季十七依舊坐在石凳上等著蒼璽,他似乎還有話要問蒼璽,但不等他開口,蒼璽就率先說道:"照顧好瓷兒,明日就帶她悄悄回金陵!"

"到底怎麼了?"季十七趕緊問道.

"蘇老將軍帶著兵將打算攻入金陵,來不及解釋了,本王必須去一趟!否則整個攝政王府死無全尸!"蒼璽說道.

季十七被蒼璽的這話嚇了一跳.整個攝政王府死無全尸,這話什麼意思?

"帶她走!保護好她!拜托",說完之後蒼璽深深的給季十七行了個禮.

言罷之後,不等季十七反應過來之後,蒼璽就已經消失在了湖心亭.

季十七雖然不明白這其中的厲害,但是僅僅那一句"否則整個攝政王府都會死無全尸"就足以讓他方才飲下的酒全都變成冷汗.

蒼璽出了湖心亭後,袁凱與蒼洱一同趕到了他的書房.

"您的劍",蒼洱把承影劍往蒼璽面前一推.

蒼璽接過寶劍,拍了拍蒼洱的肩膀,"都准備好了嗎?"

蒼洱點了點頭,"放心吧!"

"走",蒼璽說道.

"爺",蒼洱喊了一聲,蒼璽停下腳步後,蒼洱接著說道:"您要不要去見王妃一面?"

蒼璽聽後微怔,隨後很釋然的笑了笑,"不用了."

蒼洱點了點頭,蒼璽邊走邊對袁凱說,"本王已經委托季十七明日就帶著王妃啟程回金陵竹林.你與紅玉將他們護送到竹林之後,在金陵城外三十里的岳水城與大軍會合!"

"是!"袁凱應道,蒼璽點了點頭,"他們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王爺放心,袁凱就是粉身碎骨也一定保護好王妃,季先生!"袁凱拱手說道.

"你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蒼璽側身對蒼洱問道.

蒼洱猶豫了片刻,對袁凱行了個禮,"我娘死後我就只剩下王爺和紅玉兩個親人了,那丫頭性子急還要強,這一路上勞你多費心."

"這個自然",袁凱還禮說道.

蒼洱把這些話說出口之後如釋重負,沖著蒼璽微微一笑,"咱們盡快啟程吧,消息屬下已經派人傳遞給匈奴王了,咱們必須抓緊行動了."

蒼璽點了點頭,與蒼洱快步到了攝政王府的門口.

騎上戰馬的那一刻之前,蒼璽突然湊到蒼洱的耳邊輕聲說道:"如果還能活著,我給你們辦喜事."

蒼洱聽後,愣了片刻後對著蒼璽行了個禮.

"好了,走吧",言罷,蒼璽率先跨上了戰馬,蒼洱緊隨其後.

袁凱這廂剛送走了蒼璽與蒼洱,接著紅玉就追了出來.

"袁總管,王爺呢?王妃請他過去一趟",紅玉氣喘籲籲的說道.

"我的紅玉小祖宗,王爺這剛走呢!"袁凱說道.

"走?"紅玉問道.

袁凱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紅玉解釋了一遍之後,紅玉有點兒不敢置信.

"所,所以,王爺是要入京了?"紅玉問道.

袁凱點了點頭,接著說道:"王爺還說,讓你我護送著王妃和季先生回金陵竹林後再去金陵城三十里外的岳水城會合."

"那蘇側妃呢?"紅玉問道.

聞言,袁凱微怔,"王爺既然沒說,就讓她留在這兒自生自滅吧!"

聽到這話,紅玉打了個寒顫;.盡管她不喜歡蘇滿霜,倒是還沒用害她的心思.更何況,蘇滿霜一死便是一尸兩命.她萬沒有想到,袁凱這個奴才的心比他們這些殺手,暗衛還狠!也就是袁凱只聽命于蒼璽,否則依照他心狠的程度,若是反咬一口的話,大約會致命!

幸好他是友非敵.紅玉感慨了一句.

"我們先去面見王妃吧",紅玉岔開話題.

袁凱點了點頭,與紅玉一起進了梧桐苑.

此刻,季十七正坐在傅瓷的床邊,雁兒在喂傅瓷肉糜羹.

紅玉敲了敲門,問道:"主子,我與袁凱能進來嗎?"

傅瓷剛想張口說話,季十七趕忙攔下,"忘記我方才與你說的什麼了?再喊嗓子就要失聲了."

聽他這麼說,傅瓷沖著季十七勉強擠出個笑容,繼而點了點頭示意讓那兩人進來.

季十七起身,去開了門.

袁凱與紅玉進門後,先後給傅瓷,雁兒,季十七行了禮後,紅玉才稍帶猶豫的說道:"主子,我去時王爺已經出城了.他還讓我們明日送您和季公子回金陵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