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秘密(3)
g,更新快,無彈窗,!

想到此,青苑打了個寒顫,不再等蒼璽開口問就開始主動交代--

"放火殺人這樁事情上,側妃的確不知情.奴婢還曾勸側妃為腹中孩子早做打算,但側妃娘娘對王爺癡心一片對王妃也是敬重有加,始終不肯動手.奴婢看不下去,只,只好……只好幫了側妃一把",青苑說道.

蒼璽盯著青苑看,依舊不說話.青苑不知道蒼璽已經把放火殺人的事情查探清楚了,看到他這副神情還以為蒼璽懷疑自己的話,遂而趕忙說道:"王爺若是不信,盡可以派人去查.在王妃離開王府的後一日,奴婢趁著側妃娘娘睡著後悄悄從後門溜了出去.那夜下了雨,後院的小路上留下的腳印正是奴婢的,還請王爺明鑒!"

"你的?"蒼璽故作疑問.

青苑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奴婢本想著,與奴婢鞋子尺寸一樣的人還有碧竹,合歡.碧竹是王爺身邊的人,自然沒有替奴婢頂包的可能,但合歡不同.合歡是個好吃懶做的,但王妃一向公正嚴明,在她的院子里干多少活兒拿多少賞錢.以她的妒心,做出什麼傷害王妃的事情也並不是不可能."

聞言,蒼璽蹙眉.梧桐殿的奴婢都是他精挑細選的,當時怎麼就沒發現這位叫合歡的婢女竟然是個背信棄義的!

"接著說",蒼璽提醒道.

青苑揩了把眼淚,說道:"剛進王府時,奴婢曾給側妃娘娘出主意讓她打賞眾人,王爺還為此罰過娘娘與奴婢.當時,梧桐殿的人除了合歡以外,都沒收奴婢給的賞銀.奴婢見她是個貪心的,日後便經常給她些小首飾.久而久之,她也就答應作為內應,把王爺在梧桐殿的一舉一動都稟報給奴婢.這樁事情,側妃娘娘也是不知情的."

"不知情?"蒼璽反問了一句後接著說道,"本王看她是巴不得吧?"

青苑趕緊否認,為蘇滿霜辯解道:"側妃雖然愛慕王爺,但她打小就心地善良,斷然想不出這種邀買人心的招數來."

蒼璽冷哼了一聲.近日,蘇滿霜的種種所作所為可一點兒都不像是一個想不出這種招數來的人.

"王爺,您一定要相信側妃娘娘.她雖嬌縱,但確實沒有半點要害王爺的心思啊!"青苑哭喊道.

蘇滿霜沒有害自己的心思,蒼璽心中明了.畢竟,蘇滿霜是自己的妾室,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這種道理,蘇滿霜應該知曉.

"那害王妃,奪玉龍頭的心思呢?"蒼璽問道.

聽他一言,青苑整個人呆在了原地.

害王妃!奪玉龍頭!

這兩樁事情,蘇滿霜怎麼也認下了?

"這……這件事情也與側妃無關",青苑狡辯道,蒼璽看她神態多少有點心虛.

盡管識破,但蒼璽依舊想聽一聽青苑的辯解.

"奴婢看得出來,王爺之所以娶側妃是為了老爺的權與勢.但是,王妃手中的玉龍頭若是毀了,王爺就不得不只能倚仗老爺.如此一來,您對側妃娘娘才能更加倚重",香羅說道,語氣里明顯有些底氣不足.

蒼璽沒理他,而是喚了一聲袁凱,讓他把青苑帶下去好生看管,務必保證留個活口.

袁凱將青苑送回牢里重新回到書房後,見蒼璽正握著筆在紙上寫些什麼.

袁凱拱手一揖,喚了聲:"爺."

蒼璽應了一聲,寫完最後一筆之後把整理好的青苑的供詞遞給了袁凱,"你看看."

袁凱接過後,詳細的瀏覽了一遍.

讀到最後,袁凱的眉頭擰的愈發緊.這份供詞看著誠懇,實則漏洞百出.

若是青苑真的只想要玉龍頭,絕不會再派第二波殺手去要了傅瓷等人的命!

很明顯,青苑自知難以活命,所以想把所有的罪責攬到自己的身上?

思索片刻過後,袁凱將供詞還給了蒼璽,拱手說道:"奴才覺得,第一樁事情該不是青苑做下的."

蒼璽點了點頭,示意袁凱接著說下去.

"奴才說句不該說的,王爺莫要怪罪",見蒼璽應了一聲後,袁凱接著說道,"王爺真的覺得側妃一介未曾念過幾本書的女流,會在意一枚玉龍頭?"

問題拋出後,屋子里寂靜了片刻.

確實如此.

蘇滿霜不比傅瓷讀書多,也不如傅瓷心思細膩."玉龍頭"的作用,傅瓷尚且不大清楚,蘇滿霜怎麼會如此了解?

想到這兒,蒼璽心中有了定論.

這樁事情,看來是有人要給他設個障眼法啊!

"本王去看看王妃",蒼璽對袁凱說道.

看到蒼璽這反應,盡管袁凱也有些見怪不怪,但還是不解蒼璽為何會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去找傅瓷.

在攝政王服伺候這麼些時日,傅瓷的心性袁凱也多少了解一些.這種情況下,蒼璽要是不給傅瓷一個交代,傅瓷斷然不會給蒼璽好臉色,甚至還可能根本就不見他!

但既然是主子的命令,袁凱也不好過多的說什麼,只好跟在蒼璽身後.

到梧桐苑的時候,大夫剛給傅瓷把了脈開了新的藥方,傅瓷還在沉睡.

蒼璽攔下了大夫,問道:"王妃情況如何?"

大夫給蒼璽行過禮之後,歎了口氣,"王妃娘娘淋了雨受了寒,又經曆了一場大火,心情還欠佳.饒是男子也受不住,何況是女兒身,王妃能撐到這個時候才病倒已經不易了."

大夫的話如針紮一樣刺痛著蒼璽.

"還請大夫救她一命,本王願傾盡所有!"蒼璽行了一禮說道.

見蒼璽給自己躬身行禮,大夫趕緊還了回去,"救人乃醫者本分,老朽理應傾盡全力.只是……",大夫有所遲疑,考慮著這嘴邊的話該不該出口.

"但言無妨",蒼璽說道.

"唉,老朽也不瞞王爺了.這生死有命,王妃的心結不解,終歸不利于身體康複啊!"

大夫這話說的委婉,但蒼璽也算是聽明白了.傅瓷心中的郁結若是解不開,終究難愈.

"本王明白了,還請先生多多費心",蒼璽拱手說道.

大夫趕緊還禮回去,連連應道:"自然,自然.那老朽先去給王妃抓藥."

蒼璽頷首,送走了大夫之後,蒼璽即刻進了屋.

紅玉和雁兒在傅瓷的床前坐著.看見蒼璽進來,兩人起身給蒼璽行了個禮,蒼璽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後,很小聲的問道:"怎麼樣了?"

"從昨晚到現在水米未進,就這麼一直昏睡著",雁兒的聲音帶著哽咽,想來是哭過好幾回的.

蒼璽嗯了一聲後坐在了傅瓷的床前,為她掖了掖被子.看著傅瓷的睡顏,蒼璽又愛又心疼,這丫頭怎麼什麼都喜歡一力承擔呢?

看著傅瓷這番模樣,想著大夫的話.蒼璽覺得這件事情絕對不能稀里糊塗的給誰定了罪.否則,傅瓷豈非白白受了這個罪,香羅也死的不值.

想到此,蒼璽起身要往外走,示意紅玉跟他出去.

來到院子里,蒼璽背對著紅玉說道:"本王想讓你跑一趟金陵,把季十七帶來."

聞言,紅玉從蒼璽的身後繞到面前,"季十七?您該不會還想把王妃托付給季先生吧?"

蒼璽應了一聲,冷聲問道:"有何不可?"

見紅玉不解,蒼璽解釋道:"害瓷兒的凶手本王已經猜到了,想要讓他償命,還需要一段時日.本王希望瓷兒能健健康康的看著害她的凶手匍匐在她的腳下,也想讓她健健康康的看著害了香羅性命的人懸尸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