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秘密(2)
g,更新快,無彈窗,!

見蘇滿霜不言,蘇佑再次開口問道:"這樁事情絕非小可,老夫委實想不明白側妃為何會擔下來?"

看著蘇佑的目光,蘇滿霜心中的話愈發不知道該如何啟齒.

"娘娘!"蘇佑又喚了一聲,蘇滿霜聞言打了個顫,思前想後實在沒有好辦法後,蘇滿霜心一橫,干脆跪在了地上,"爹,這樁事情是女兒不孝.還請爹爹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別再問了!"

言罷,蘇滿霜給蘇佑深深的叩了一首.

蘇佑深深的歎了口氣,還想說什麼,但紅玉卻叩響了門,"蘇老爺,您長話短說."

聞言,蘇佑擦干了眼淚應了兩聲.他想從蘇滿霜口中得到些許消息,但看眼下的局勢,是沒有可能了.

"霜兒保重身體,為父會想法子勸王爺徹查",蘇佑說完這話後握住了蘇滿霜的手,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後壓低了聲音說道:"您放心,這樁事情即便查下來也該是為父擔著."

蘇佑說完,含淚出了蘇滿霜的臥房.

出門後,看見紅玉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蘇佑努力調整好自己的狀態,賠笑說道:"還請紅玉姑娘代老夫多謝王爺恩情."

紅玉豈能看不出這只老狐狸的心思,遂而拱手說道:"蘇老爺放心,屬下一定代為轉達."

蘇佑應了一聲,"家中還有要事,老夫就不去拜謝王爺了."

聞言,紅玉恭恭敬敬的又給蘇佑行了個禮,"屬下送您出府."

蘇佑連忙擺擺手,"不勞煩紅玉姑娘了,老夫識得來路,你且去找王爺複命吧."

言罷,蘇佑一個人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走了沒幾步,他突然停下了腳步,轉身對著紅玉鞠了一躬,紅玉詫異.不等她開口,蘇佑說道:"請紅玉姑娘轉達王爺,老夫--會把他想要的東西雙手奉上."

說完,蘇佑昂首朝著攝政王府正門的方向走去.紅玉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蘇佑當真會為了女兒把蒼璽心心念念的東西雙手奉上?

想到這兒,紅玉加快了腳步.

來到臥虎閣時,蒼璽與蒼洱還都在書房.

見紅玉進來,蒼璽問道:"可看出了什麼破綻?"

紅玉沒有任何表示,把蘇佑臨走之前說的那句話轉達給了蒼璽:"蘇佑說,他會把王爺想要的東西雙手奉上."

"本王想要的東西?"蒼璽嘟噥了一句.

蒼洱不管這些,急切問道:"人可是蘇佑指使的?"

紅玉搖了搖頭,"看不出來.我見他出來之時眼角帶淚,想必是哭過的.但我覺得,倘若人是蘇佑指使的,蘇側妃頂包的話,父女見面不應當是哭."

蒼璽微微點了點頭以表同意紅玉的說法.蘇佑是在戰場上掙得的一身威名,兒女情長對他來說理應是可以放下的.

聽到紅玉的分析,蒼洱砰的砸了一下桌子.看到蒼璽正看著自己後,蒼洱自己也覺得有些失態,遂而拱手說道:"是屬下魯莽了,還請王爺恕罪."

蒼璽應了一聲,故意支走蒼洱道,"王妃身子欠安,蒼洱再去請大夫來給她瞧一瞧吧."

蒼洱想反駁,但看見紅玉給自己使了個眼色,遂而只能不情願的領命去請大夫.

見蒼洱走後,蒼璽說道:"把所有經過事無巨細的跟本王說一遍."

紅玉把事情完整的複述了一遍.盡管蒼璽覺得又漏洞,但又說不出哪兒怪異來.一時之間,兩人杵在那兒相顧無言.

事情必須要調查下去,這是給傅瓷,蒼洱一個公平也是慰香羅在天之靈.

想到此,蒼璽吩咐道:"即日起,派人盯住了蘇府.蘇佑與誰見過面,去了哪兒,都要徹查."

紅玉拱手領命後,蒼璽擺了擺手示意她出去.

臥虎閣里蒼璽絞盡腦汁的在想凶手到底是誰.這樁事情迷霧太多,現在他也分不清到底何為真,何為假.加之,這件事情又涉及到蒼洱,蒼璽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放心的把調查事情真想的命令交給他.盡管蘇滿霜這兒疑點重重,但是青苑那兒雖說她不肯承認但已經是確定無疑的了.

想到此,蒼璽只覺頭痛.

半晌後,蒼璽沖著門外喊了聲袁凱.

袁凱聽見後,趕緊進門.

"帶青苑來這兒",蒼璽說道.

袁凱應下,正要離開,蒼璽補充道,"把本王已經禁足側妃的消息告訴她,其余的一概不用回答."

袁凱領命之後,按照蒼璽的吩咐將青苑帶到了臥虎閣門口.這一路上,袁凱故意把蘇滿霜被禁足的消息透露給了她,青苑聽後語無倫次了很久.等到她平定了情緒,再問袁凱什麼話時,袁凱謹遵蒼璽的吩咐,任由青苑百般哀求也不再多說一句.

"姑姑,請吧",袁凱說道.

青苑撲通一聲跪在了袁凱的腳邊,袁凱往後退了一步,也不伸手去扶.

"你這是何意?"袁凱問道.

青苑鄭重其事的叩了一首,"我招,我都招.這樁事情,側妃娘娘真的不知情!"

袁凱無奈的歎了口氣,"你先起來.這些話留著跟王爺說,興許王爺能明察秋毫,為側妃洗刷冤屈."

青苑似信非信的看著袁凱.眼下,她已經不知道該相信誰了.在牢里,她原本以為只要咬緊牙關不認罪,任蒼璽有多大本事都不會查到蘇滿霜頭上.沒想到,自己才進牢里幾日的功夫,這外面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蒼璽竟然禁足了蘇滿霜,封鎖了芙蓉苑!

袁凱自然沒有告訴她,蘇滿霜是自首的.他還指望著能借著蘇滿霜的由頭,從這只赤膽忠心的老狐狸嘴里挖出點什麼消息呢!

"進去吧",袁凱再次催促道.

青苑應了一聲,雙手略微帶顫的敲了敲書房的門.

蒼璽答了聲"進",青苑深呼吸了兩下才推開了房門.

屋里只有蒼璽一個人,就連平日里在書房里伺候的丫鬟也都不在.青苑慢吞吞的走上前,跪在地上.蒼璽不開口,青苑也不開口.

將死之人理應沒什麼可怕的了,她現在心中所想無非是保護好蘇滿霜.

蒼璽沒想到青苑能這麼沉得住氣,這與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按照袁凱的描述,青苑應該是個忠心護主的,蒼璽原本以為她一進來就會把所有的罪責通通攬在自己身上.

見她還不語,蒼璽清了清嗓子咳了一聲.

聽到蒼璽的咳聲,青苑微微抬頭.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蒼璽問道.

青苑深深的叩了一首,許是因為動作幅度大的緣故,身上的傷口也被扯裂了好幾處.

"奴婢卑賤之軀死不足惜,只是側妃娘娘真的冤枉啊!"青苑哭喊道.

"蘇側妃已經認了,在晉安城放火殺人的兩個刺客是她派遣的",蒼璽輕描淡寫的說道.

聞言,青苑跌坐在地上,直重複著"不可能."

蒼璽冷笑了聲,並不回答青苑.

青苑看著蒼璽這副冷淡的模樣,才意識到這件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認清楚現實後,青苑將仄歪的身子調整好,重新板板整整的跪在了地上,"奴婢招,奴婢都招."

聞言,蒼璽才慢慢的將目光從桌子上的公文移到青苑身上.

青苑受不住這道冰冷目光的拷問,在與蒼璽四目相對的那一瞬趕緊轉移了視線.

"王爺想知道什麼?"青苑怯生生的問道.

蒼璽沒回答.他的確迫切的想知道整個事情的真想,但是對于青苑這種在府門里混長了的老奴,急不得.

見蒼璽不說話,青苑心里更加沒底.

他這是已經認定了蘇滿霜就是幕後指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