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三人(3)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沒說話,袁凱接著分析道:"所以,奴才猜測,這件事情側妃可能並不知情."

"不知情?"蒼璽問道.

袁凱點了點頭,接著說道:"王爺有沒有想過,先前傷了程公子與紅玉姑娘的和放火燒屋的是兩撥人?"

聞言,蒼璽微怔.

會是兩撥人嗎?

蒼璽也在問自己.

如果真的是兩撥人,事情或許就能就是通了.

第一波人是蘇滿霜派去的,為了玉龍頭;第二波人不論是誰派去的,都為了要傅瓷的性命.

如此想著,蒼璽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第二波人可能是青苑派去的,但蘇氏並不知情?"

袁凱點了點頭.

一個婢女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嗎?蒼璽想著.

袁凱似乎看透了蒼璽的心思,解釋道:"王爺或許有所不知.這青苑姑姑從前在蘇府的時候,這底下人就沒人敢惹她.如今,她隨著側妃嫁到咱們府上,王爺有專寵王妃,您覺得青苑會善罷甘休?"

"可她只是一個奴婢,如何會有蘇府的令牌?"蒼璽問道.

這才是他最想不通的地方.

若是那令牌是第一波人掉落的,完全說的過去.蘇滿霜有令牌,也有這個能力找殺手為她辦事,但是青苑呢?

她一個奴婢,怎麼會有這種本事?

這一點蒼璽想不明白.

沉默良久之後,袁凱突然開口,"這-恐怕得問問蘇老爺了."

"蘇佑?"蒼璽皺眉.

蘇佑會參與其中嗎?

想了半天,蒼璽想不明白.

他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吩咐道:"去把紅玉和蒼洱給本王找來,本王有話要問他們."

袁凱應了一聲後,出了門去尋找蒼洱與紅玉.

此時此刻,夜雖然已深,但蒼洱與紅玉卻沒有安歇.

他們兩人在香羅的房門外燒著紙錢.袁凱遠遠的看著這兩人,知道蒼洱把最後一把紙錢燒盡了才進去.

"你們二位讓我好找啊!"袁凱說道.

"你深夜找我們作甚?"紅玉問道.

袁凱笑了笑,"奴才前來,自然是為香羅姑姑伸冤報仇."

"伸冤報仇?"紅玉詫異,趕緊問道:"可是查到了什麼東西?"

袁凱並不正面回答紅玉的問題,而是說道:"王爺正在書房里等著二位,蒼公子,紅玉姑娘請吧."

蒼洱與紅玉相互對視了一眼,朝著蒼璽書房的方向跑去.

對于給香羅報仇這件事,蒼洱是一刻也等不得.

來到書房,蒼洱與紅玉給蒼璽行了個禮後,急忙問道:"那青苑可招了?"

蒼璽搖了搖頭,蒼洱有點頹敗,蒼璽把蒼洱神色的變化盡收眼底.

"坐,本王有事情問你們",蒼璽說道.

"紅玉,當日想要劫持王妃的人,你可察覺到什麼?"蒼璽問道.

紅玉起身,拱手說道;"王爺便是不問,紅玉也要來稟告王爺.屬下回去仔細想了想,覺得這不該是一撥人所為."

"你也這麼想?"蒼璽問道.

紅玉點了點頭,"第一波人,他們並不下死手.為了試探他們,我還特地露出了個破綻,他們非但沒有借機取我性命,反而一心只想劫持王妃.似乎,王妃身上有什麼吸引他們的東西."

蒼璽應了一聲,紅玉接著說下去,"王爺需知.倘若屬下一旦出了意外,那麼取王妃的性命就變成了易事.可他們卻平白無故的放棄了一個契機,這是讓紅玉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我猜測,應該是他們的主子,下過命令."

"會不會是他們並沒有注意你故意露出破綻的那個契機,亦或是有所收斂?",蒼璽問道.

紅玉想了想,搖了搖頭:"屬下覺得不會.我是在程將軍被他們砍傷之後才故意露出破綻的,若是真的想要人性命,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若我是他們,且為了取人性命而來,我斷然不會錯過這個良機."

蒼璽點了點頭,接著紅玉的話茬接著說道:"第二波人,應該是本王與蒼洱在客棧遇的那二位.他們定是看到了我們,所以打算速戰速決,索性放火燒房?"

"不無道理",蒼洱說道.

紅玉也覺得蒼璽的這個分析有道理,遂而跟著點了點頭.

"蒼洱,本王視你如手足,所以有些事情不想瞞著你",蒼璽說道.

聞言,蒼洱拱手行禮,"王爺請講."

"方才,蘇氏來此承認了第一波人是自己派去的.並且,嫌疑人之一合歡也簽字畫押承認她一直在留意本王的蹤跡,並且與蘇氏有聯系",蒼璽說道.

"雇殺手而不傷人命,為了什麼?"蒼洱問道.

蒼璽吸了口氣,呵出三個字:"玉龍頭."

"又是這塊破玉!"蒼洱感歎了聲.

蒼璽也無聲的歎了口氣.

是啊,朝野當中,許多人擠破腦袋想要的東西,在蒼洱這兒只不過是一塊破玉而已啊!

"她為什麼要承認?"蒼洱問道.

他總覺得蘇滿霜承認的太過于干脆了.蒼璽這廂還沒說什麼,蘇滿霜就自己承認了.

不打自招嗎?

"許是那個合歡招了,蘇氏覺得兜不住了?"紅玉說道.

蒼洱搖了搖頭,"不會.蘇滿霜不會傻到為了這麼一樁事情把自己折進去.再者說,我們既然審了青苑,她大可以把責任都推到青苑身上."

蒼璽十分同意蒼洱的這個說法.

蘇滿霜是什麼人?

曾經烜赫一時的蘇將軍的小女兒,宅門爭斗,她怎麼會沒經曆過?

明哲保身的方法,她應當深諳.

"還有一樁事情,本王希望你聽了之後能冷靜並且理解本王",蒼璽對蒼洱說道.

蒼洱看到自己跟隨多年的主人如此真誠,也便放下了心中的芥蒂,拱手一揖說道:"王爺放心,蒼洱斷然不會魯莽行事,壞了王爺的大事."

蒼璽起身拍了拍蒼洱的肩膀,"好兄弟."

"三個有嫌疑的人理,碧竹有不在場的證據,合歡該是意外落網.所以,指使人放火的極有可能是青苑",蒼璽說道.

"是不是那蘇滿霜指使的!"蒼洱問道.

但是,從他的語氣聽來,不像是問而像是篤定.

"我瞧著不像.她當時對我說'臣妾做過的事情,我都承認.但是,放火這一樁,王爺就是把我送到大牢,臣妾也不會認.沒做過就是沒做過!’我看她的神態,不像是裝出來的."蒼璽說道.

"所以,王爺您到底猜到了什麼?"紅玉問道.

蒼璽玩的這種推理游戲,委實是急壞了紅玉這種急性子的人.

"背後之人,會不會可能是蘇老將軍?"蒼璽終于把話問出了口.

"蘇佑?"蒼洱與紅玉異口同聲的說道.

"老將軍輔佐過兩代君王,可能嗎?"紅玉問道.

蒼璽沉默了片刻,"本王也希望不是她,所以請你們二位來幫助本王演出戲."

"但憑王爺吩咐!"兩人一齊拱手說道.

蒼璽點了點頭,"本王已經禁足了芙蓉苑,明日本王會故意傳消息出去,說蘇側妃已經認罪."

話說道這兒,蒼洱已經明白了蒼璽的意圖,"蘇老將軍會為了蘇滿霜站出來承認嗎?"

蒼璽笑了兩聲,沖著蒼洱問道:"如果是你,你會嗎?"

"會!"蒼洱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但他不會",蒼璽說道.

蘇佑是何人?倘若真的作局,怎麼會因為一字走錯,滿盤皆輸呢?

對于他這種在官場上混了許久的人,棄子保全盤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好了,明日對外就宣稱蘇側妃把兩樁罪過都攬在了自己身上.若是蘇佑登門,蒼洱你提劍說要讓蘇氏以命抵命即刻",蒼璽說道.

蒼洱拱手應道,"謝王爺肯告訴我真相."

"你是我兄弟",蒼璽拍了拍蒼洱的肩膀,"還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王爺請講!"蒼洱跪地說道.

"不許傷了蘇氏的性命,本王留她還有用處",蒼璽吩咐道.

"王爺放心,屬下絕不會濫殺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