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三人(2)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沒再說話,眼看著蒼洱對他作揖後跟在傅瓷的身後離開了他的書房.

這個女人在躲著自己!

蒼璽把茶盞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放後,用手撐著頭.腦子里是傅瓷對他提的那三個要求.

"第一樁,我要帶雁兒回去.以後,她就是我的義妹,閨名傅雁兒.我要王爺保她平安."

"第二樁,我做任何事情,只要不觸碰王爺的利益,還請王爺不要過問."

"事成之後,放我走."

"事成之後,放我走.事成之後,放我走.事成之後,放我走!"蒼璽的腦海里一直回蕩著這句話.

他突然打了個寒顫,猛地從睡夢中醒來.

"什麼時辰了?"蒼璽沖著站在一旁的袁凱問道.

不等袁凱開口,就聽見了三聲鍾鳴.

蒼璽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袁凱沖著蒼璽拱手一揖,"啟稟王爺,側妃娘娘已經在門外跪了兩個時辰了.她非吵著要見您,奴才攔不住就想著進來通稟一聲,沒想到您在這桌案旁睡著了."

蒼璽頭都沒抬的說道:"讓她回去.告訴她,本王會秉公處置."

"我的爺,奴才覺得,正是您這一句秉公處置才讓咱們的蘇側妃坐立不安",袁凱說道.

聞言,蒼璽抬起了頭,"什麼意思?"

袁凱拱手一揖,說道:"那三個人,奴才已經審過了.碧竹確實無辜,且有不在場的證明,但碧竹與青苑難說.青苑受了刑,卻一直撬不開她的嘴,倒是這合歡吐了個乾淨."

"她說什麼了?"蒼璽皺眉問道.

"您還記得上回您因為側妃打賞下人罰她的事情嗎?"袁凱問道.

蒼璽點了點頭,"這合歡當時就收了不少好處.所以,梧桐苑的情況,以及您的行蹤,芙蓉苑那邊摸得一清二楚."

聞言,蒼璽突然想起了那些看似是巧合的巧合--自己在梧桐苑陪傅瓷的那一晚,青苑來稟報蘇滿霜身懷有孕;自己每次去芙蓉苑,蘇滿霜都是妝容精致.

這些巧合,真的都是巧合嗎?

"接著說!"蒼璽吩咐道.

袁凱應了一聲,接著說道:"她們能摸清楚梧桐苑的底細也知道王爺您的行蹤,那麼王妃回金陵的事情……"

袁凱沒再說下去.話說道這個程度,若是蒼璽還聽不明白,那他這個網頁也就白做了.

"是蘇氏派人去點的火?"蒼璽直接了當的問道.

袁凱搖了搖頭,"合歡說,蘇側妃只想毀了玉龍頭.對于王妃娘娘,側妃沒那個膽量下手."

聽袁凱說到這兒,蒼璽犯迷糊.既然她只想毀了玉龍頭,為什麼還有讓人點火燒雁兒家的房子?

還有,她為什麼要毀了玉龍頭?

難道,蘇滿霜是周則的人?

不可能!絕不可能!

他不信蘇佑會勾結周則,否則蘇佑也不會派人給他傳信,說自己若是再不回邱曄城,自己離開的消息就要被發現了.

"她還交代了什麼?"蒼璽問道.

"合歡還說,側妃曾讓她偷玉龍頭,並許諾給她一大筆錢的好處.這丫頭的家人病了,急需用錢",袁凱說道.

蒼璽應了一聲,沒再說話.他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蘇滿霜如此在意玉龍頭的下落.

"不過--",袁凱頓了頓.

"有話直說",蒼璽吩咐道.

袁凱沖著蒼璽行了個禮,"不過,合歡落網該是意外."

蒼璽沒吱聲,給了袁凱一個眼神示意,讓他接著說下去.

"她說自己並沒有去過後院,更沒有從後門出去去",袁凱娓娓道來.

"此話可信?"蒼璽問道.

袁凱點了點頭,"奴才覺得,合歡沒有隱瞞的必要.她是受了刑才開口的,交代的越多,將功贖罪的可能性就越大.既然如此,她沒有理由隱瞞,也沒有理由撒謊."

蒼璽應了一聲.

既然合歡沒去過,碧竹有不在場的證明,那麼久只剩下一個人了--青苑.

想到這兒,蒼璽問道:"蘇氏還跪在門外嗎?"

"在",袁凱回答道.

"讓她進來",蒼璽壓著怒氣說道.

袁凱應著,就要出門請蘇滿霜進來.

"且慢--",蒼璽沖著袁凱喊道.

袁凱回頭,"王爺還有什麼吩咐?"

"這些話,不可泄露半個字.另外,看好那個青苑,本王要活的",蒼璽交代道.

袁凱拱手領命,退出了房間.

竟然是蘇滿霜!

果然是蘇滿霜!

蒼璽不是不相信蘇滿霜會做出這種事情,畢竟,女人嫉妒起來,會什麼都顧及不得.

只是,這樁事情他該怎麼給傅瓷,給蒼洱一個交代?

以命抵命嗎?

正想著,蘇滿霜的聲音打斷了蒼璽的思路.

"罪婦蘇氏,給王爺請安",蘇滿霜跪在地上說道.

蒼璽微微抬頭,看著這個跪在自己面前的人.她披發赤腳,身著素衣,一雙眼睛哭的通紅.

"你想害瓷兒?"蒼璽直截了當的問道.

蘇滿霜深深叩了一首,"罪婦是派了人去,但從未指使人放火,還請王爺明察!"

"你派人去,為了什麼?"蒼璽問道.

蘇滿霜豆大的眼淚簌簌的往下掉,"玉龍頭."

"玉龍頭?"蒼璽質問.

"是,為了玉龍頭",蘇滿霜挺直了身子,直面蒼璽說道.

"你是周則的人?"盡管蒼璽排除了這個可能,但還是故意問道.

蘇滿霜苦笑了一聲,"在您眼里,臣妾會幫著外人來與王爺作對嗎?更何況,倘若王爺死了,臣妾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蘇滿霜的話不錯.出嫁從夫,若是自己死了,蘇滿霜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那你百般想得到玉龍頭是為了什麼?"蒼璽問道.

"王爺娶臣妾是因為我父親,那王爺娶王妃呢?"蘇滿霜苦笑道,"王妃若是沒了玉龍頭,王爺就必須毫無選擇的只能仰仗臣妾的母族.大爭之世,男人爭權,爭位,爭名,爭利,女子也是一樣的.臣妾爭,是為了腹中的麟兒."

可笑!真可笑!

蘇滿霜竟然會以為自己是為了玉龍頭才與傅瓷成親?

不過,蒼璽也懶得跟她解釋.

"臣妾做過的事情,我都承認.但是,放火這一樁,王爺就是把我送到大牢,臣妾也不會認.沒做過就是沒做過!"蘇滿霜說道.

"蘇滿霜,即便傅瓷沒有玉龍頭,我一樣會與她成親.她是她,你是你.這一點,成親之日,本王就告訴過你",蒼璽說完後,蘇滿霜整個人坐在了地上.

"袁凱",蒼璽喚了一聲.

袁凱聞聲,上前一步.

蒼璽吩咐道:"帶蘇氏回去,禁足芙蓉苑."

袁凱得令後,對著蘇滿霜行了個禮,"側妃,奴才失禮了."

不等袁凱的手碰到自己,蘇滿霜就喊道:"且慢!"

而後,跪在地上再次給蒼璽端端正正的行了個禮,"臣妾有罪,王爺責罰我一人即刻,莫要牽連他人,也莫要懷疑誰的忠心."

蒼璽應了一聲,他不是昏君,這些用不著蘇滿霜交代.

"還有一樁事情",蘇滿霜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說道.

蒼璽沒說話,也沒讓袁凱即刻就帶走她.也算是默許了蘇滿霜接著說下去.

"臣妾縱然有罪,也請王爺看在腹中麟兒的份兒上,等孩子降世後再處罰臣妾."

蒼璽沒說話,給袁凱遞了個眼神,袁凱拉扯著蘇滿霜出了書房.

再回來時,袁凱看見蒼璽正有氣無力的依靠在桌案上.

"爺,奴才有樁事情不知道當講與否.這講了吧,奴才怕冤枉了好人,這不講,奴才又怕錯過了什麼細節,抓不出真凶."

"講!"

袁凱應了一聲,說道:"在王妃出城的那晚,將要下雨時,奴才看見青苑抱著個包袱要出去,說是側妃有事讓她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