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姊妹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正午.

彼時,蒼璽正在雅間與人議事.

這攝政王爺不在邱曄之事,瞞一天倒還勉強可以,這已經是第三日了,若是蒼璽再不回去,想瞞住可就真的難了.

"王爺,您若是在不回去,恐怕何巡撫就要去攝政王府要人了.袁凱總管能幫您瞞三日,已經實屬不易了",來人稟報道.

那人帶著面罩加上傅瓷站在門外,看不清那人的臉.但唯有一點可以確信的是,那個人絕對是蒼璽信得過的人.

"本王知道了,你回去告訴蘇老爺,本王盡快回去."

聽蒼璽一言,傅瓷便明白了.這人不是蒼璽的親信,而是蘇佑的親信.

"那,屬下就告退了",蒙面人給蒼璽行了個禮,蒼璽點了點頭.

蒙面人走出來了兩步,又站住了腳,"還有一句本不應該是屬下講的話,但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屬下相信忠言逆耳."

"請講",蒼璽說道.

"眼下應該以大局為重,還請王爺能分清孰輕孰重",言罷,那蒙面人沖著蒼璽深深行了個禮.

蒼璽嗯了一聲,不再言他.

蒙面人出了房間,正巧碰上站在門口的傅瓷.他有點驚慌,但仍給傅瓷行了個禮,"夫人."

傅瓷沒吱聲,蒙面人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蒼璽聽到那人喊夫人,趕緊起身出門來看.

"你總算醒了",蒼璽說道.

傅瓷沒應,岔開話題冷聲說道:"你趕緊回去吧."

言罷,傅瓷就要轉身離開.蒼璽抓住了傅瓷的手,"隨我回去,好不好?"

傅瓷冷笑了一聲,"回去?你當真覺得還回得去?"

對于傅瓷的問題,蒼璽無言以對.當初是自己將傅瓷推開的,現在想要傅瓷回去的也是自己.

他是誰?憑什麼這樣要求傅瓷?蒼璽在心里問自己.

的確,他找不到一個理由能說服自己--傅瓷有義務跟他回去.

"香羅姑姑呢?我要見她",傅瓷說道.

蒼璽抬眸,動了動嘴角,話哽咽在喉頭說不出口.

"姑,姑,姑姑……",蒼璽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說話也變得支支吾吾了起來.

蒼璽手上有不少人命,但這樣的愧疚他還真是少有.

"姑姑到底怎麼了?"傅瓷問道.

蒼璽本想騙一騙傅瓷,告訴她香羅跟著蒼洱先回邱曄了.但話到了嘴邊變成了,"姑,姑姑……去了."

"去了?"一瞬間,傅瓷眼眶里的淚水再也繃不住.

"你說什麼?"傅瓷質問.

蒼璽不敢看傅瓷的眼睛,"昨夜火勢太大,我把你救出來再回去找姑姑的時候,她,她……"

"她怎麼了?"傅瓷歇斯底里的喊道.

"她已經奄奄一息了",蒼璽說完這話後上前抱住了傅瓷.

傅瓷一把推開蒼璽,"不可能!你說謊!"

"瓷兒,瓷兒……"蒼璽上前把傅瓷抱在懷里,傅瓷想掙脫,但蒼璽抱的更加緊了些.傅瓷的拳頭砸在蒼璽的胸膛上,嘴里還在念叨著什麼.

"瓷兒,你聽我說!"蒼璽扳著傅瓷的肩膀,讓傅瓷直視著自己.

"這場火根本不是意外,是有人想害你們,你振作起來,為姑姑報仇好嗎?"蒼璽淚眼盈盈的看著傅瓷.

傅瓷一把推開了蒼璽,跑回了自己的房間,把門死死的掩上,任由蒼璽在門外怎麼敲門傅瓷都無動于衷.到最後,還是雁兒前來,傅瓷才開了門.

見門開了,蒼璽想進屋,卻被雁兒攔下了.

蒼璽瞪著雁兒,雁兒對他行了個禮,"貴人稍安勿躁,讓我進去試試."

蒼璽點了點頭,對著雁兒深深鞠了一躬.

雁兒歎了口氣,進了房間.

"夫人……",雁兒輕聲喚到.

傅瓷聞言,從床榻上起來,筆直的跪在地上.

雁兒見狀,趕緊上前去攙扶傅瓷,"夫人您這是干什麼?"

"雁兒姑娘聽我說完",傅瓷抹了把眼淚.

雁兒點了點頭,沒再攔著傅瓷.傅瓷恭恭敬敬的給雁兒叩了一首,"雁兒姑娘,前日大火之事,是因為我們才給你招來的禍患,關于這一點,我很抱歉."

"夫人您快起來,您別這麼說",雁兒伸手去攙扶傅瓷.

"還有一樁事情我要與雁兒姑娘講清楚",傅瓷沒起身,接著說道.

雁兒無奈,但也不好再次伸手扶起傅瓷,只能說道:"夫人請講."

"我並非是普通人家的夫人,門外那位是當朝攝政王爺",傅瓷說道.

雁兒雖然猜到了傅瓷身份不簡單,但聽說傅瓷是攝政王妃的消息時,還是愣在了當場.

過了良久,雁兒才不可置信的問道:"您,您是王,王妃?"

傅瓷點了點頭,接著數到:"我今夜會隨著王爺回去查出真凶給香羅姑姑報仇.雁兒姑娘幫過傅瓷,傅瓷也絕非忘恩負義之人,我想請雁兒姑娘隨我回王府,以後你我姐妹相稱."

"不不不,王妃您……",傅瓷這話很顯然嚇到了雁兒,她語無倫次的反駁,但看著傅瓷那堅定的目光,雁兒平日里伶俐的口齒,現下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哎呀,夫人,哦不,王妃.您的好意雁兒心領了,只是,我不能跟您回去啊!您快起來吧."

傅瓷起了身,接著說道:"我讓你回去,並非是為了什麼.而是你幫了我,那些想要殺我的人,會因此盯上你,我不想連累你這樣的好姑娘."

聽了傅瓷這話,雁兒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這場紛爭,你我本都是無辜人.但既然卷進來了,就要給自己掙一條活路,不是嗎?"傅瓷問道.

雁兒是整日在村子里的那種姑娘,雖然讀過書,但她真的不了解這個社會究竟有多複雜.現在,突然有個人突然來告訴她,因為自己幫了人,所以要殺自己,這樣雁兒如何都接受不了.

"真,真的會這樣嗎?"雁兒膽怯的問道.

傅瓷冷笑了一聲,讓雁兒渾身打顫.

"你家的房子,他們會因為你一個好人住在這里面兒不痛下殺手嗎?"

雁兒被傅瓷這話問的打了個寒顫.

是啊,這些人不分青紅皂白就燒了她的家.

倘若,傅瓷一行人已經走了,那麼是不是自己就會無端遇難呢?

想到這兒,雁兒的臉色十分難堪.

"我知道突然這麼說,你可能會接受不了,我給你三個時辰的考慮時間.若是你同意,就隨我回邱曄,日後你我姐妹相稱,有福同享.若是你不願意,那傅瓷來世再報答你的恩情",傅瓷說完之後就要出房間.

"不用了",雁兒喊住了傅瓷.

傅瓷回頭,雁兒沖著傅瓷笑了笑,"我隨您回去."

傅瓷沖著雁兒揚了揚嘴角.雁兒將這笑容看在眼里,盡管傅瓷在笑,但眼淚卻沒止住.

"日後,我會保護好你",傅瓷握著雁兒的手.

雁兒點了點頭.

傅瓷推開了房門,蒼璽還站在門口,看見傅瓷推開了門,蒼璽急忙上前去.

"瓷兒……",蒼璽喚到.

傅瓷沒答應,"妾身隨王爺回去,但有三個請求,還請王爺應允."

見傅瓷答應跟隨自己回去,蒼璽心里大喜,趕緊應允道:"好."

"第一樁,我要帶雁兒回去.以後,她就是我的義妹,閨名傅雁兒.我要王爺報她平安",傅瓷說道.

蒼璽點了點頭,"好."

"第二樁,我做任何事情,只要不觸碰王爺的利益,還請王爺不要過問."

蒼璽嗯了一聲,"第三樁呢?"

"事成之後,放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