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娘,您一路走好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沒敢回頭,他害怕他一回頭看到香羅他就邁不動腿,到時候兩個人她一個也救不了.

與此同時,蒼洱也同時找到了紅玉和雁兒.

紅玉的腿上還沒好,眼下又被木椽砸到了腿.看到紅玉時,蒼洱特別高興.好在,這個人還在她的身邊.可是,看到雁兒昏倒在紅玉身旁時,蒼洱犯了難.

他該救誰?

"愣什麼,趕緊帶著她出去!"紅玉沖著正在發愣的蒼洱喊道.

"你,你呢?"蒼洱遲疑.

"你放心,你帶走了她我肯定能出去!"紅玉說著,就把雁兒往蒼洱懷里推.

"快走啊,愣什麼!"紅玉吼道.

蒼洱抱起雁兒,雙眼通紅的沖著紅玉喊道:"我等你活著出去!"

言罷,蒼洱頭也不回的抱著雁兒朝著外面走.

他不敢回頭,生怕一回頭,他就扔下了懷里的這個人去火堆里找紅玉.

雁兒對他們有恩,蒼洱不能對他見死不救.同樣,也正因為有他們在,雁兒才會有這場大難.

于情于理,蒼洱沒有選擇紅玉的理由.也正因此,蒼洱不敢回頭.

出了火海,蒼璽正遇上蒼洱抱著雁兒.蒼璽將傅瓷放在地上之後,問道:"這是?"

"雁兒,這屋子的主人",蒼洱解釋完,接著說道:"我娘和紅玉還有程鉞還在火里."

"我去救姑姑與程鉞,你趕緊去找紅玉!"蒼璽說罷,又紮進了火堆里.

跑了沒幾步,蒼璽遇上了程鉞,趕緊迎上去.

"還能走嗎?"蒼璽問道.

程鉞點了點頭,"快……王爺不用管我,救人要緊!"

蒼璽應了一聲後,又沖進了東南方向.

"姑姑,姑姑……"蒼璽看到香羅之後忙喚了幾聲.

此時此刻香羅已經不省人事,蒼璽又喚了好幾聲,香羅依舊沒反應.

蒼璽沒辦法,只好先抱起香羅一步一個腳印的出了火海.

蒼璽抱著香羅出來的那一刻,整個東南面的屋子都倒塌了下來.蒼璽撐著最後一點力氣,將香羅帶到了平安處.

與此同時,蒼洱再進火海卻看不見紅玉的身影.

北面房子塌下的那一刻,蒼洱被程鉞拽出了火海.

"紅玉--",蒼洱歇斯底里的喊著,眼淚不停的在掉.

"你讓我進去!"蒼洱掙紮道,"你別攔著我!我要去找紅玉!"

聽著蒼洱歇斯底里的聲音,程鉞也很難過,但還是不松手,"你再進去會沒命出來!"

"紅玉死了,我還活個什麼勁兒?"蒼洱沖著程鉞吼道.

"我,我在這兒……"紅玉有氣無力的朝這邊爬過來.

蒼洱意見是紅玉,使勁兒掙脫了程鉞,上前去抱紅玉,"你,你沒事吧?"

紅玉的氣息虛弱極了,"我,我沒事,夫人和姑姑呢?"

"夫人已經被救出來了,我娘,我娘……",蒼洱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這兩面的屋子都塌了,卻還沒見到蒼璽與香羅一起出來.

"我進去找他們!程鉞,你過來搭把手!"程鉞應了一聲後,趕緊上前去扶紅玉.

言罷之後,蒼洱再次踏進了火海.

蒼洱進去沒多久,就看著蒼璽抱著氣息奄奄的香羅出來.

"娘,娘!"蒼洱喊道.

"出去說!"蒼璽說道,抱著香羅先行一步.

待遠離了火海,才放下香羅,蒼洱趕緊跟著上前.

"娘,娘……"蒼洱一聲聲的喚著香羅,香羅似乎是聽到了蒼洱的聲音,強打起精神睜開了雙眼.

"蒼洱,娘不中用了",香羅有氣無力的說道,而後從懷里掏出來了個木牌,交到蒼洱手里,"這,這是凶手掉下的……你,你千萬收好!"

蒼洱對香羅的後半句話充耳不聞,豆大的淚珠落在了香羅的臉上,"不會,不會,兒子還等著穿您做的新衣,吃您親手做的飯菜呢!"

香羅咳了兩聲,"仇夫人讓娘去陪她呢……"

"我不准!"蒼洱抱著香羅痛哭,香羅想伸手給蒼洱擦眼淚,但奈何委實沒有那麼多力氣,只好作罷.

"替娘親保護好王妃,保護好玉龍頭……咳咳,咳咳咳,還,還有一樁事情,你,你答應娘",香羅撐著最後一口力氣說道.

蒼洱點頭,淚痕布滿了臉頰,"您說,只要您好起來,兒子什麼都答應您!"

"紅,紅玉是個好姑娘,你,你千萬要握緊她的手……"

"娘--"

"咳咳咳,咳咳……娘看得出來,你對她有意思.做暗衛也好,殺,殺手也好,感情都不會是你的軟肋.珍,珍惜她……",言罷,香羅又咳嗽了兩聲,而後徹徹底底的咽了氣.

她那只想為蒼洱擦眼淚的手也就此落下,再也沒有抬起.

"娘--",蒼洱喊著.

蒼璽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最終什麼也沒說出口.

蒼洱騰的一下子站起了身,"我要去給我娘報仇!"

"你去哪兒?"蒼璽上前攔住他.

"一定是那兩個人干的,我現在就去宰了這兩個人!"言罷,蒼洱從地上拾起自己的劍,就要上馬.

程鉞見狀,趕緊上前攔他,"蒼洱兄弟你聽我一句勸,此事萬不可莽撞!"

蒼洱狠推了程鉞一把,"滾開!誰攔著我給我娘報仇就是我的仇人!"

"讓他去!"蒼璽沖著程鉞喊道.

蒼洱聞言,就要上馬.

"讓他去送死!"蒼璽接著說道.

蒼洱拉馬缰子的手頓了頓,遲疑了一下後,仍要上馬.

"別去,蒼洱你別去……",紅玉沖著蒼洱喊道.

聽到紅玉的聲音,蒼洱再也沒有拉住馬缰子的動力,見蒼洱松了手,紅玉艱難的走上前去,"姑姑一定不希望她的兒子莽撞行事,她希望你好好活著.你活著,才能完成她的遺願.昂."

聽紅玉這麼說,蒼洱猛地把紅玉抱進懷里,放聲痛哭,"紅玉,我的娘沒了.我,我又是孤兒了."

紅玉趕緊拍了拍蒼洱的後背,"我在.我會陪著你,我在."

說這話的時候,紅玉眼淚也在掉.這是她很久之前就像說的話了,沒想到竟然是在這個情境下說出口的.

"我先帶著瓷兒和這個姑娘去找大夫,程鉞你陪著他們兩個",蒼璽拍了拍程鉞的肩膀說道.

程鉞點了點頭,"放心,我會把他們兩個平安帶回王府."

蒼璽沖著程鉞行了一禮,一手一個的抱著這兩個姑娘上了馬.

她把雁兒綁在了自己的身前,讓傅瓷緊貼著自己的後背.

看著蒼璽走後,程鉞上前說道:"我幫你把香羅姑姑火化了吧."

說著,就要上前去抬香羅的遺體.

"別動--",蒼洱沖著她吼道.

"我娘怕疼,我要把她帶回金陵安葬.她守了仇夫人一輩子,一定想再回去看仇夫人一眼",蒼洱哭到.

這分明不可能!

"蒼洱,聽程將軍的話.金陵離這兒太遠了,你不應該帶著姑姑的遺體這樣折騰",紅玉將蒼洱抱進自己的懷里說道.

"聽話,我們將姑姑火葬,把她的骨灰帶回去,好不好?"紅玉哽咽著說道.

蒼洱在紅玉的懷里失聲痛哭.

作為兒子,自己連讓他的娘親落葉歸根的本事都沒有.

"姑姑一定會理解你的",紅玉接著安慰道.

蒼洱哭了很久,久到天都亮了.

到最後,他還是不得不同意程鉞與紅玉的提議.

"娘,兒子不孝!"蒼洱跪在香羅的遺體前,哭道.

紅玉一直拍著蒼洱的後背,此時此刻她多說無益,紅玉能做的,只能是默默的陪著他.

不過,這對于蒼洱而言,已經夠了.

程鉞把一切收拾好後,把火把遞給了蒼洱.

"別猶豫了",程鉞說道.

蒼洱顫顫巍巍的握著火把走到了香羅的遺體前,"娘--您,您一路走好!"

言罷,蒼洱把火把往柴火上一丟,而後燃起了熊熊大火將香羅的遺體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