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好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香羅這邊該說都已經說完了.

但紅玉這邊卻被那個叫做雁兒的丫頭纏的不行.紅玉從來沒想過,會遇到一個比自己還能纏人的小丫頭.

"我叫雁兒,你叫什麼啊?"

"紅玉."

"紅玉",雁兒嘟噥了一遍,興沖沖的說道:"好名字."

"這是我做的飯菜,紅玉姑娘下床吃吧!"言罷之後,雁兒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趕緊說道:"我忘了你腿上有傷,不如你在床上吃吧,我喂你."

被雁兒這麼一說,紅玉有些臉紅.從小到大,她還真沒被人喂過.

"不,不用,我能下床",說著,紅玉就要下床.可她剛一動,就牽扯到腿上的傷,忍不住嘶了一聲.

紅玉也不知道為什麼,肯在這個小丫頭面前喊疼.師父的話,她記得清楚--再疼,也不能叫出聲.

"好了,你快別逞強了,我喂你",聽雁兒這麼一說,紅玉的臉有些紅.

雁兒自然是看見了她面上的變化,急忙問道:"你臉紅個什麼勁兒,我又不是男人!"

紅玉吃著雁兒送到嘴邊的雞蛋羹,沒吱聲.

見她不說話,雁兒又問道:"那個,就那個長的高高瘦瘦的公子,可是你的心上人?"

聞言,紅玉差點一口雞蛋羹噴到雁兒臉上,"誰,誰?"

"就是那位蒼公子",雁兒說道.

"沒,沒有的事",紅玉急忙反駁道.

雁兒不依不饒,"那你,臉紅什麼?"

"誰臉紅了?"紅玉咽了一口雞蛋羹後,等著圓鼓鼓的眼睛說道,"好了,你快別問了!"

雁兒咧嘴笑了笑,認定了紅玉是心虛.

"既然不是紅玉姑娘的心上人,那我就告訴你個秘密",雁兒笑道.

紅玉瞪著眼睛瞅她,故作漫不經心的問道,"什麼?"

雁兒湊到紅玉的耳邊,輕聲說道:"我喜歡那位蒼公子."

聞言,紅玉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嗷了一聲.

雁兒看到紅玉這反應,故作正經問道:"你怎麼了?"

"沒,沒事,吃的太急,咬到舌頭了",紅玉辯解道.

雁兒笑了笑,給紅玉倒了杯茶,"你與蒼公子認識多長時間了?"

"數不清",紅玉應付道.

"青梅竹馬呀?"雁兒問道.

紅玉想反駁,但不知為何還是應了一句.或許,是因為方才雁兒說自己喜歡蒼洱?

"蒼公子心里應該是有你的,你都不知道,昨天你就是喝了他從山上采來的七葉蓮才醒來的",見紅玉不說話,雁兒自顧自的說道,"你也知道,在我們這兒的氣候根本不適合七葉蓮的生長.若是想找到這味藥材,還不知道得翻過幾個山頭呢!"

雁兒見紅玉面上抽搐了兩下後,接著說道:"前兒個夜里,雨下得很大.他雨具都沒帶,就孤身一人上了山.剛回來的時候,身上的泥土一看就是從山坡上滾下來過……"

雁兒後面說的什麼,紅玉已經挺不進去了.蒼洱為了她竟然大半夜的上山,這家伙不是最害怕山林里的野獸嗎?

雁兒看到紅玉這反應,有點害怕.難道,正常的姑娘不應該聽了之後都對自己的恩公動心,進而以身相許嗎?怎麼到紅玉這兒,面上如此猙獰?

"他人呢?"紅玉問道,聲音的哽咽再也收不住.

"連夜進城給夫人拿藥去了",雁兒回答道.

紅玉咬住了下唇,強撐著不讓眼淚在雁兒面前掉下來,"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雁兒攤了攤手,笑道:"這不需要什麼理由."

"為什麼?"紅玉仍舊不死心的問道.

"因為你們都是好人",雁兒收了笑臉,略帶嚴肅的說道.

紅玉苦笑了聲,"你才認識我們多久,就敢斷定我們是好人?小丫頭,好人這兩個字可不是寫在臉上的."

"紅玉姑娘肯為了傅夫人的安危犧牲自己的性命,蒼公子肯為了你連夜進山.如果說,這都不算是好人的話,這世上還有什麼感情是比肯為了別人付出生命還珍貴的感情嗎?"雁兒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看著紅玉的眼睛.紅玉有些不敢看她,故而把頭別了過去.

雁兒的眼睛太澄澈,不是她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人能直視的.

"我若是告訴你,我手上沾著人血,你還敢靠近我嗎?"紅玉說道.

見雁兒愣了一下,紅玉冷笑了一聲,"瞧,我一說手上沾著人血,你也害怕不是?"

"不是害怕,是覺得匪夷所思",雁兒解釋道.

"好啦丫頭,我累了,想睡會兒",紅玉下了逐客令.

雁兒應了一聲,端著剩下的飯菜走到了門口時,突然站住了腳步,沖著紅玉喊道:"為什麼不問問自己的心呢?"

紅玉笑著朝她擺了擺手,示意讓她出去.雁兒沒再多呆,出了房間.

雁兒關上房門的那一刻,紅玉淚如決堤.

為什麼不問問自己的心呢?

紅玉倒是也想問問自己的心.可是,她害怕若是有朝一日她死了,有人剖出了她的心髒,她的心會是黑的嗎?

如此想著,紅玉失聲痛哭了起來.有人說,哭能釋放壓力.但紅玉的師父從小就教導她,只有懦夫才會哭.

"蒼公子心里應該是有你的,你都不知道,昨天你就是喝了他從山上采來的七葉蓮才醒來的."

"你也知道,在我們這兒的氣候根本不適合七葉蓮的生長.若是想找到這味藥材,還不知道得翻過幾個山頭呢!"

"前兒個夜里,雨下得很大.他雨具都沒帶,就孤身一人上了山.剛回來的時候,身上的泥土一看就是從山坡上滾下來過……"

紅玉一閉上眼,雁兒的這些話就在她腦子里回蕩.

七葉蓮,又名七葉一支花.這名字來源于這花的長相,它並沒有花,只是葉子為了一圈像朵花罷了.這藥材,紅玉以前采摘過,這里的氣候確實不是它生長.估摸著,要找到這味藥材至少得翻兩個山頭.

還有雁兒方才說,那夜雨下的很大,蒼洱身上還沾著泥水.

怎麼自己見他時,他的衣裳不僅沒有泥水還乾淨的很.

這家伙,倒是還真會隱瞞.為了不讓自己擔心,索性回來先換了衣服才來見自己的嗎?

紅玉猜測,而後跌跌撞撞的起身,來到了程鉞的門口,敲了敲門,"程大哥在嗎?"

程鉞應了聲,"進來吧."

紅玉推開門之後,看見程鉞還在吃東西,程鉞示意紅玉坐下,紅玉倒也沒客氣.

"你的傷,怎麼樣了?"紅玉問道.

"小事,不疼不癢的幾下而已",程鉞說道.

紅玉嗯了聲,接著問道:"蒼,蒼洱,前天夜里什麼時候回來的?"

前天,程鉞睡得熟.但紅玉既然開口問了,程鉞就不得不好好的想想了.

"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淋透了,胳膊上還受了些小傷.我記得,他……他好像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傷口,換了身衣裳又出去了.至于,到底去了哪兒,我還真不知道",程鉞見紅玉不說話,接著說道:"前天夜里我睡的熟,能想起來的也就這些.你有什麼事嗎?"

紅玉低頭應了聲,"沒,沒事,就是問問,問問."

程鉞應了一聲,剛想開口問問紅玉的傷勢,紅玉就搶先說道:"既然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程大哥好好養傷."

程鉞點了點頭,看著紅玉出了房間門.

出門的一瞬,紅玉眼淚就繃不住了.

這個人,何苦對她這麼好?

想著,紅玉無力的蹲在了門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雙黑色的鞋子入了紅玉的視線.

"在這蹲著干嘛?還嫌自己傷的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