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對策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紅玉一聲喚,蒼洱趕緊抬起頭來,多少帶些激動的說道:"你醒了!"

紅玉點了點頭,"可感覺到哪兒不舒服?"

紅玉搖了搖頭,蒼洱舒了口氣似的,"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你,在擔心我?"紅玉問道.

"像你這種身上帶著迷魂散都不知道拿出來用的人,怎麼活到現在的",蒼洱埋怨道.

"你你你,你怎麼知道我身上有迷魂散?"紅玉問道,要不是腿上有傷,她能站起來與蒼洱論個短長.

蒼洱白了紅玉一眼,"你想什麼呢?你的衣服是我讓雁兒姑娘換的,自然要提前把你身上那些個暗器拿出來.不然,嚇到人家怎麼辦?"

紅玉松了口氣,問道:"你怎麼會在此?"

"適逢路過,見你受傷,就把你帶到了這兒來",蒼璽說道.

"壞了壞了壞了,王妃!程公子受了傷,我讓他帶著王妃先走.如今,怕是走散了",紅玉說這話的時候有些頹敗,像是做錯事情的孩子.

聞言,蒼洱走到了紅玉的面前,"你不是交給程鉞一個小荷包嗎?"

被蒼洱這一問,紅玉拍了拍蒼洱的肩膀,"不錯嘛!還知道看記號!"

見紅玉這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蒼洱嚴肅說道:"好了,說正經的."

紅玉應了一聲,蒼洱再次問道,"你當真沒事?"

紅玉點了點頭,十分篤定的說道:"當真沒事!"

"嗯,你可知道是誰下的手?"蒼洱問道.

紅玉想了想,"不知道,但我猜測,此人一定是沖著王妃的身份來的."

這一點,蒼洱在程鉞的描述之中也想到了,但還是問道:"何以見得?"

"來人只有兩位,錢財在馬車里,但這些人絲毫不管,所以應當不是劫匪.大斗時,那人曾說,'交出璽王妃,饒我性命’.可見,他們的目標是王妃,而非是我與程鉞的宿敵."蒼洱點了當頭,示意紅玉接著分析下去.

"既然此人是沖著王妃的身份來的,還不傷及其性命,應當是想劫持王妃來威脅王爺",紅玉猜測道.

"如何見得這兩人不願傷及王妃性命?"蒼洱問道.

紅玉回答道:"我曾故意露出一個很大的破綻.如果那兩個人是為了取王妃性命而來的,必然會抓住那個機會.然而,他們沒有.我看得出來,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劫持王妃."

見紅玉如此篤定,蒼洱點了點頭,"我想連夜趕回邱曄一趟,把事情稟報給王爺."

"此處離邱曄距離,絕非一夜就能回去的",紅玉說道.

聞言,蒼洱也面露憂色,"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如今,你與程將軍都受傷了,我若是走了,那兩個人再來,該如何是好?"

聽她一言,紅玉不吱聲了,蒼洱的話不無道理.

眼下,有了第一波此刻就表明有人已經知道了璽王妃要回金陵的消息.言外之意也就是說,這消息極有可能散播開來.這樣的話,像刺殺或者劫持的事情很有可能變成家常便飯.

"那該如何是好?"紅玉問道.

蒼洱定睛看了紅玉良久.蒼洱目光如炬,讓紅玉免不得有些臉紅,遂而略帶磕絆的說道:"看,看什麼看!"

"若是我說讓你假扮王妃去金陵,而我帶著真王妃回邱曄,你願意嗎?"蒼洱問道.

"這別說我不願意,就是王妃她也不會願意!"紅玉說道.

"你且說,你願不願意辦成王妃吧",蒼洱直接問道.

他知道,這個任務有難度.朝廷里的人,有些是為了用傅瓷來牽制蒼璽,但也有人是為了傅瓷的性命.

既然傅瓷的行蹤已經暴露了,那麼這些殺手便不會放過這一路的機會.

只是,有一樁事情蒼璽想不通--蒼璽是個周全之人,他不會考慮不到掩蓋傅瓷身份的問題.

那麼,到底會是誰走漏了消息?

是故意?還是無意?

正當蒼洱還在糾結時,紅玉突然說道:"這個方法能確保王妃平安嗎?"

蒼洱扯著嘴角笑了笑.這丫頭怎麼還能問出這種幼稚的問題來?

干這一行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年歲了,"確保平安"這個詞對于他們來說,誰都不敢說.

"你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蒼洱問道.

紅玉白了她一眼,"若是你不能確保王妃的安全,你這法子我不同意."

"你就沒想過你自己的安危?"蒼洱問道.

被他這麼一問,紅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自己的安危,真的重要嗎?

"你問一個命不由己的人,她是否想過自己的安慰,你也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嗎?"紅玉笑著問道.

盡管她在很努力的笑,但蒼洱看的出來,眼淚在她的眼眶里打轉.

"你早些休息吧.我會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既保護好王妃的安全,也照顧到你的安危",蒼洱說完這話後,就要離開.

"別走--",紅玉突然叫出了蒼洱.

蒼洱停下了腳步,微微轉身,對著紅玉的側顏問道:"你還有什麼事嗎?"

紅玉舔了舔嘴唇,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我餓了."

蒼洱還當是什麼要緊的大事,舒了口氣後,說道:"等著,我去給你弄些飯菜."

言罷,蒼洱出了門進了廚房.其實,蒼洱對自己的廚藝都沒信心,他做的飯菜,那頂多算是能吃,也不曉得紅玉能不能吃慣.若是自己,一個人還能湊合著,但想著紅玉受了傷,蒼洱委實不想在吃食方面再委屈著她那張嘴.

蒼洱原本想喊雁兒幫忙,但一想到他們的到來一定給雁兒帶來了不少麻煩,遂而也就不忍心再讓雁兒起身給他們做吃食,也就只好憑著自己的感覺搞了搞.

一刻鍾後,蒼洱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面進了偏房.

"趁熱吃",蒼洱把面碗遞到紅玉面前,紅玉沒接,提了個讓蒼洱沒想到的問題.

"喂我",紅雨說道.

蒼洱以為自己聽錯了,再次重複道:"你說什麼?"

"我說讓你喂我",紅玉也不含糊,再次重複說道.

蒼洱撓了撓頭,四下看了一眼,找了雙筷子為紅玉夾起了面條.眼瞅著蒼洱喂的面條就要靠近紅玉的嘴唇旁邊,紅玉突然喊住停.

蒼洱不解,紅玉賠笑解釋道:"我,我自己能吃!能吃!"

言罷之後,趕緊從蒼洱手里搶了過來,"你不用擔心,我能吃!能吃!"

說著,紅玉就一個勁兒的把面條往嘴邊送.只是,這一口還沒咽下去,紅玉就後悔了.

也是,她怎麼能要求一個終日在都在打打殺殺的男人做飯有多好吃呢?

可是,她偶爾看到蒼璽在給傅瓷喂飯.那種畫面,像是烙在了心頭上.

紅玉沒動過出嫁的念頭,遂而只能將這些她喜歡的記憶,喜歡的片段收納到自己的心里.

見紅玉不怎麼吃那個面條後,蒼洱試探性的問道:"不好吃嗎?"

這讓紅玉不好作答.這面條的味道,確實是不怎麼好吃.

但想著這是蒼洱頭一次為她做的飯菜,遂而說到:"也還好",言罷之後猛地扒了兩口面條,不等他下咽,囫圇著就吞進了腹中.

"我知道我做飯不怎麼好吃,你先湊合著",說這話的正是蒼洱.

見紅玉不回答自己,蒼洱接著說道:"等任務完成,我請你吃好吃的."

紅玉嘿嘿笑了聲,問道:"你可想好對策了?"

蒼洱搖了搖頭,"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比我方才提出的那個請求更加好的方式了,還希望你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