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急命
g,更新快,無彈窗,!

蒼洱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

他從懷里掏出兩株七葉蓮,"我可以借用一下你家廚房嗎?"

雁兒點了點頭,接著說道:"能送我一株七葉蓮嗎?"

蒼洱沒說話,雁兒解釋道:"不瞞你說,東邊那個屋子里還有個受了傷的男人."

聽他說完,蒼洱點了點頭,把一株七葉蓮遞到了雁兒手邊.雁兒沖著蒼洱笑了笑,接過了他手里的藥材後,說道:"走吧,我帶你去廚房!"

"哦,那個……",蒼洱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想去找我娘,你能幫忙把這個熬了嗎?"

雁兒應了一聲,"你欠我個人情,記得還."

言罷,握著兩株七葉蓮出了房間.

蒼洱坐在了紅玉身旁,嘴角向上揚了揚.這丫頭,非得把自己弄傷了才能學會安靜.蒼洱想伸手摸摸紅玉的臉,但最終還是把懸在半空中的手收了回來.

"快醒來",蒼洱說完這句,給紅玉掖了掖被子出了房間.

來到香羅的屋門口,蒼洱敲了兩下門,問道:"娘,我能進去嗎?"

香羅沒吱聲,蒼洱又喚了兩聲,香羅這才開了門從屋里出來.

"我們出去說,夫人睡著了",香羅輕聲說道.

"夫人?"蒼洱詫異.

香羅點了點頭,拉著蒼洱的衣袖說道:"走,我們去那邊說."

蒼洱應了一聲,隨著香羅來到了柴火堆旁邊.

"紅玉那丫頭如何了?"香羅問道.

蒼洱搖了搖頭,"還沒醒.我已經去山上給她采了七葉蓮,應該管用."

香羅歎了口氣,"哎,這一次也多虧了紅玉丫頭和程公子,否則我與夫人就要客死他鄉了."

"程公子也在?"蒼洱問道.

香羅應了一聲,蒼洱愈發覺得這件事情錯綜複雜.若是只有紅玉一人受害,他尚且可以理解是王爺派紅玉前去做什麼事情,紅玉不小心暴露身份招來殺手.只是,傅瓷,香羅還有程鉞通通在此.可見,這樁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這麼簡單.

"您跟夫人還有程公子怎麼會在此?"蒼洱問道.

香羅再次歎了口氣,"說來話長.總之,夫人要回金陵."

"回金陵?"蒼洱驚歎.不可能,他家王爺怎麼會舍得讓王妃回金陵?

香羅點了點頭,"二夫人身懷有孕,老爺為了保護夫人安危,故意夜夜宿在二夫人院里.夫人一怒之下,以回鄉祭拜母親的名義要回金陵.程公子與紅玉丫頭都是來護送夫人的."

"所以,你們是在路上遭人暗殺了?"蒼洱問道.

"嗯",香羅回應的聲音很輕,輕到讓人覺得她在回應一樁什麼輕松的事情.

聽到香羅的話,蒼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蒼璽竟然會用這種方法來保護傅瓷的安全,他是瘋了嗎?

這招雖勝算大,但也太危險了.消息一旦走漏出去,周則即刻就會對邱曄發兵.並且,這一路上要是有人惦記著玉龍頭,難保不會害命!

"他這是瘋了!"蒼洱埋怨道.

"你也莫怪他.他心里的那份苦,他沒處說",香羅說道.

聞言,蒼洱緘默.的確,蒼璽是個肯為別人兩肋插刀的人,有時候,他甚至也還能為了別人插自己兩刀.先前,周則在懷疑周義有謀反之心的時候,蒼璽就為了周義對外宣稱自己軟禁了他.現在,為了傅瓷的安危,他竟然鋌而走險的想把傅瓷悄悄送回金陵城.可是,傅瓷除了璽王府以外已經沒有第二個家了,現在連蒼璽都"棄她不顧",蒼洱真的想不明白傅瓷還能去哪兒?還能依靠誰?

有時候,命真的那麼重要嗎?

如果跟要緊的人在一起,即便是雙雙赴死應該也沒有那麼難過吧?

"老爺打算把夫人安排在何處?娘您應該知道,夫人在金陵沒有家!"蒼洱說道.

是啊,傅瓷在金陵的確沒有家.金陵,生她養她的那片沃土,對于傅瓷來說,除了她已經死去的那個娘親以外,還有別的留戀嗎?

"竹林,季十七那處",香羅說道.

"什麼?"蒼洱翻了個白眼,倒吸了一口冷氣,"為什麼偏偏是竹林?"

"除了竹林,夫人還有更好的去處嗎?"香羅反問道.

被香羅這麼一問,蒼洱啞口無言,只好換了個話題問道:"夫人現在病情如何?"

"她剛出邱曄城的時候就已經病了.在府里看著二夫人和她的婢女們時時的炫耀與侮辱,看著老爺對二夫人的恩寵,一下子離開,夫人精神上那根弦也就崩了",香羅歎了口氣,接著說道:"再加上這場大雨,夫人的身子怕是不好."

蒼洱皺了皺眉頭,這樣的結果他早就猜到了,只是潛意識里不肯承認罷了.他一直覺得傅瓷是個智囊,是個小太陽,是個特別特別堅強的人.可是,所有堅強的人都有脆弱的一面,都會因為某件事情或者某些事情傷心難過.

她與蒼璽一樣,遇事都喜歡硬撐著,從來都是站在對方的角度上考慮問題.其實,不只是他們兩個人,他們所有人當心有所屬或者是有一個特別想保護的人時候,應該都會扛下所有的苦難吧?

"夫人也是命苦",蒼洱感歎了一聲.

香羅跟著歎了口氣,繼而想到什麼似的問道:"你怎麼在此?"

"王爺急命讓我回去,兒子日夜兼程,走到此處時剛好遇見紅玉手上.我根據她給的線索,才尋到了這兒."

"也難為你了",香羅說完後才想起方才蒼洱說蒼璽急命讓她回去,遂而趕緊問道:"你什麼時候再上路?"

"即便是再上路也要先確定夫人與您的安全.一會兒我去程公子房間看看他,順便……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知道是何人下的手."

香羅點了點頭,"是得好好查查."

蒼洱沒吱聲,香羅接著說道:"你趕緊去吧,老爺既然找你有急事,莫耽擱了."

蒼洱點了點頭,沖著香羅拱手行了個禮.香羅為他整理了整理衣裳,"注意自己的安全,你一天不在我眼巴前兒,娘這心就一天放不下."

"您老人家就放心吧,兒子還沒盡孝,不能讓您白發人送黑發人!"蒼洱笑道.

"說什麼渾話!"香羅嗔怒,蒼洱笑著撓了撓頭,香羅拍了拍他的肩膀,"快去吧."

蒼洱應了一聲後進了程鉞的房間.

程鉞的胳膊雖然受了傷,但看著比紅玉精神許多.一見蒼洱來此,程鉞趕緊起身問道:"你怎麼來了?"

"適逢路過,你的傷,好點了嗎?"蒼洱問道.

"小傷,就是不知道紅玉丫頭到底如何了",程鉞歎了口氣,面上看著很是憂愁.

蒼洱輕咳了一聲,"我來時,正好遇到了紅玉.她受了傷,只是……"

"只是什麼?"程鉞問道.

"只是,傷紅玉的那刀上應該有什麼東西,她眼下還在昏迷",蒼洱說道.

聞言,程鉞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見他如此激動,蒼洱趕緊說道:"我把過脈,暫無性命之憂."

程鉞舒了口氣,蒼洱接著說道:"我去采了七葉蓮,應該對她有所幫助."

程鉞點了點頭,重新坐回了床上,蒼洱接著說道:"我前來,一則是來探望將軍;二來,是想知道將軍能否給我提供些線索.我必須得查明要害夫人的是何人."

"這個自然,只是他們確實沒有破綻可循",程鉞說道.

蒼洱從來都不相信殺手沒有破綻這一說,遂而咧嘴笑了笑,"破綻肯定會有,還請將軍事無巨細的把當時的情況與我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