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不是她
g,更新快,無彈窗,!

今日的夕陽很美,美到蒼璽在屋里坐不住.

當然,真正令蒼璽坐不住的還應該是梧桐苑的那位.

他踱著步子,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傅瓷的門前.梧桐苑的大門緊閉,想來傅瓷是不願意見他吧?

如此想著,蒼璽叩門的手縮了回去,轉身朝著王府的後院走去.

攝政王府的後院鮮有人來.剛一搬過來,蒼璽就選了此處,還命蒼洱尋人來這兒弄了個大溫泉,種上了許多傅瓷喜歡的花花草草--這些事情,他都瞞著傅瓷.

只是,看眼下這情形,他是等不到攝政王府這個後院竣工了.

蒼璽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上前去,摸著在這院子里種的花花草草,此刻已經是五月.花兒朵兒都爭相怒放,很是歡喜.看著這院子里被花草熏染過的生氣,蒼璽反而覺得這攝政王府像一潭死水.

可不是嗎?

攝政王府--什麼王府都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王府帶上了"攝政"二字.

人一旦得到了什麼燙手的東西就會患得患失,就好像周則手中的皇權.高宗在時,他已經貴為太子,卻仍舊患得患失害怕周延與周信兩兄弟會將本該是他的東西奪走.後來,周信危在旦夕,他有害怕高宗會偏寵小兒,改立周義為太子,故而故意挑起了周延的謀逆之心,活活將周義的名搭了進去.而現在,高宗遺詔說讓蒼璽攝政,登基者必須善待傅鶯歌,所以,周則干脆一股腦兒的貶謫了蒼璽,禁足了傅鶯歌.

這便是患得患失!

得不到,或許就不會妄想.然而一旦得到,就不再允許被別人觸碰,甚至,盯著看一會兒都不行!

"奴才給王爺請安",正想著,蒼璽的思緒被這幾個人的請安聲打斷.

蒼璽回過神來,大量了一番那幾個正跪在地上的人,輕聲說道:"起來."

那幾個奴才也是有耳聞王爺,王妃近日不合,生怕哪句話說錯了惹惱了蒼璽.不過,現下聽蒼璽的語氣還不錯,也便稍稍舒了口氣.

"你們要將這些牡丹花搬到哪兒去?"蒼璽看了一眼這些人身後的盆栽問道.

領頭的那個人聽見蒼璽的傳問,趕緊站近了一步,說道:"回稟王爺,側妃娘娘說想看牡丹花,但又覺得院子遠,青苑姑姑讓奴才們把話搬到側妃院子里玩賞."

"她也配?"蒼璽嘟噥了一句,聲音小,但氣勢絕不輸.

那幾個奴才沒聽見蒼璽這一句話,但卻真真切切的看著王爺的臉色變了,遂而更小心翼翼了些.

"搬回去",蒼璽說道.

那奴才許是平日里聽王府里女人們的吩咐聽慣了,被蒼璽這麼一說,一時之間竟有些猶豫.

"本王說,搬回去",蒼璽放大了聲音.

那些個奴才們定是被他這種氣勢嚇到了,趕緊應了聲,一口氣兒又將剛搬來的花草搬了回去.

見那些奴才們走了,蒼璽再也沒有逛園子的雅興了,遂而朝著臥虎閣的方向走去.這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又到了梧桐苑.

這兩次,蒼璽總覺得自己管不住腳,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傅瓷的庭院.這一回,梧桐苑的大門依舊如先前一般緊閉不開.

蒼璽歎了口氣,在門外站了許久才離開.

朝著芙蓉苑走的每一步,蒼璽都覺得自己的腳步格外的沉重.這不長的一段小路,竟如同受刑一般煎熬.

這煎熬,自然是在心里.

蒼璽這廂還沒到芙蓉苑,蘇滿霜的眼線便得到了消息.青苑早就找好了光鮮亮麗的衣裳為蘇滿霜換好,還特地幫她在臉上敷了一層粉又塗了些許胭脂.

"側妃這樣,保管讓王爺拜倒在您的石榴裙下!"青苑捧著菱花鏡沖著蘇滿霜笑道.

菱花鏡里,映著個美人臉龐,稱之為傾國傾城一點兒都不誇張.

蘇滿霜沖著鏡子里嬌羞的笑了笑,一雙杏眼格外的嫵媚動人.

"側妃,咱們王爺眼瞅著到門口了,您快准備著吧!"一個奴才打扮的人叩門說道.

青苑替蘇滿霜應了一聲,又為她整了整頭上戴的鎏金步搖,滿臉歡愉的說道:"側妃大喜!"

蘇滿霜沒應聲,但那眼角卻兜著滿滿的笑意.

蒼璽推門而入,正遇著蘇滿霜與青苑站在門口處.

蒼璽抬眸,看著眼前這副姣好的容顏,不知為何卻生出幾分厭惡來,"你知道本王要來?"

被蒼璽這麼一問,蘇滿霜一時語塞.她自然不能告訴蒼璽她在王府里安插了眼線,蒼璽在何處,皆有人來通報.這事情若是敗露,想必蒼璽一定會厭惡她!

想到這兒,蘇滿霜賠笑說道:"王爺說的哪里話來,妾身不過是一直盼著王爺來此,遂而站著罷了."

蒼璽打量了蘇滿霜一番,這步搖,花黃,胭脂,首飾,一樣不少,哪里都不像是沒有刻意打扮過的樣子.

"本王看側妃的精氣神兒好的很,這牡丹花也就不必搬到芙蓉苑里賞玩了",蒼璽說道.

聞言,蘇滿霜嚇得微微顫了一下.

她沒料想蒼璽會對幾盆牡丹花上心.

"側妃還是莫要惦記著不該惦記的東西好",蒼璽接著說道.

見蒼璽變了臉色,蘇滿霜趕緊跪下.見蘇滿霜跪了,青苑也趕緊跪下,不等蘇滿霜開口,她便搶先說道:"王爺恕罪!側妃身懷有孕,奴婢怕孩子有所閃失才讓人把花搬到芙蓉苑里來供側妃賞玩.若說不該惦記的,側妃可是一點都沒點擊過!還求王爺明鑒啊!"

這老奴,說出這等話來,是鐵了心告訴他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淨少情.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家喻戶曉的《賞牡丹》,其中韻味若用到宮廷里來也未嘗不可!

"院子里的花大多都是本王與王妃栽種的,側妃還是少動些心思好",蒼璽說道.

蘇滿霜應了一聲,低著頭不敢言語.蒼璽輕聲說了句起來吧之後,蘇滿霜才敢起身.

"王爺餓了吧,妾身這兒有剛出爐的點心,芙蕖還不快給王爺端上來!"

"不必了",蒼璽說道.聞言,蘇滿霜臉色一僵,動作也有幾分不自然,"本王今日在此過夜,側妃一人伺候便是."

蒼璽這話是說給青苑這一眾丫鬟們聽得.青苑聞言,動作十分小的拍了拍蘇滿霜的手,示意她好好珍惜這個機會後領著一屋子的奴婢出了房門.

看著青苑出門的背影,蒼璽猜測這消息應該不一會兒就會傳到梧桐苑吧?

他希望青苑還如以往一樣嚼舌根,這樣才不讓他失望!

"王爺",蘇滿霜嬌羞的喚了一聲,做到了蒼璽的身旁.蒼璽下意識的往一邊挪了幾分,蘇滿霜不好意思的再挨過去,兩人之間也就隔了段不大不小的距離.

"本王今日前來是有些話想與你講明",蒼璽說道.

蘇滿霜乖巧的應了一聲,等著蒼璽開口言語.

"新婚之夜,本王把你當成了王妃才行了周公之禮",蒼璽說這話時沒有一絲一毫的不好意思.就好像這似乎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亦或是他在講著別人的遭遇一般.

然而,聽這話的蘇滿霜眼淚卻已經在眼眶里打轉了.

其實,這件事情她心知肚明,只是不願意被人提起或者自己想起罷了.

她甯願什麼都不知情,假裝蒼璽把她也拾在了心上一樣!

"本王既然給了你這個孩子,就好好把他養大.日後,攝政王府絕對不會虧待了他.本王不會給他和瓷兒所出的孩子分嫡庶,但是唯有一條你謹記",蒼璽說道.

蘇滿霜強忍著眼淚,有些哽咽的開口說道:"王爺請講."

蒼璽也不含糊,把話放在了明面上說到:"你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