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突厥反
g,更新快,無彈窗,!

青苑得意洋洋的進了傅瓷的房間,沖她行了個大禮,"老奴給王妃請安."

"起來吧",傅瓷說道.

青苑起身後也不著急說蒼璽派她前來的意圖,只等著傅瓷率先開口.

"青苑姑姑不在芙蓉苑伺候側妃,來此作甚?"傅瓷問道.

青苑又給傅瓷行了個大禮,"奴婢恭喜王妃,賀喜王妃,王爺有後了."

聞言,傅瓷自己也不知道該擺出一副怎樣的神情來接受這個消息,不等傅瓷緩過來,青苑接著說道:"王妃您也知道,這懷孕的人格外嬌貴些,今夜--王爺,自然要留在側妃處了",青苑說完,仿佛說錯話一般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奴婢忘了,王妃娘娘沒孕育過子嗣,您可能體會不到那種辛苦."

聽到青苑如此羞辱傅瓷,香羅第一個坐不住,大聲呵斥道:"這話也是你能對王妃說的?出去!"

青苑在年齡上比香羅小一旬,她主子的地位也不比傅瓷尊貴.見香羅開口叱咄,自然有些出自本能的畏懼,小聲嘟噥了一句後給傅瓷行了個禮,說道:"既然如此,奴婢也就不打擾王妃休息了."

青苑退出房間後,香羅才抱住了傅瓷,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此時此刻,香羅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是好.總而言之,那些讓傅瓷寬心,日後也會有子嗣的話,香羅是說不出口的.

那些話,都是趨炎附勢的小人說出來討好自己主子的.現如今,事情已然發生,多說無用,也于事無補.

青苑回到芙蓉苑時,蘇滿霜已經熟睡,蒼璽仍舊捧著書卷在讀.

"時候不早了,王爺不如……",青苑有意撮合蒼璽與蘇滿霜的感情,但同榻而眠這種事情本就該是你情我願,如今只有蘇滿霜一邊情願.青苑說這話,自然惹得蒼璽心惱.

"本王的事情何事容得你置喙?"蒼璽說道.

青苑沒討到好處,只好退後站在一旁.

蒼璽放下書卷,問道:"王妃如何說?"

聽蒼璽提到傅瓷,一時之間青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方才,她故意出言刺激傅瓷,倘若被蒼璽知道了可還了得?

想到這兒,青苑說道:"王妃娘娘沒多言,只說--",看著蒼璽那雙眼睛,青苑似乎不知道該將到嘴邊的話如何說出口.

"只說什麼?"蒼璽問道,不怒自威.

青苑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王妃娘娘只說,讓王爺在側妃處好好休息."

蒼璽瞥了一眼青苑,青苑低著頭不敢抬頭與他對視.蒼璽琢磨著,這老奴說的定不是實話.

他何嘗不知道,傅瓷的大度是裝出來的?倘若不為了自己的野心,傅瓷又怎會甘心與別人共侍一夫?

想到此,蒼璽掙脫了蘇滿霜的手,斂袖而去.蘇滿霜睡得熟,蒼璽這一動竟未曾驚醒她!

青苑看著蒼璽走了,頓覺自己說錯了話.

她並不知曉,傅瓷在蒼璽面前遠沒有在人前那副老謀深算的樣子,這大約就是蒼璽心悅于她的緣故.蒼璽快步跑到了梧桐苑.守門的小侍衛看到蒼璽遠遠跑來,急忙進屋去給傅瓷稟報.

"姑姑,把燈熄了吧,我想一個人呆會兒",傅瓷說道.

香羅沒勸她,這種事情得自己想明白了才算好,遂而應了一聲,把燈熄了後退出了房間.

蒼璽到門口時,正遇著香羅從屋里出來.

蒼璽呼了口氣,有氣無力的喚了一聲:"姑姑."

香羅給蒼璽行了個禮,蒼璽問道:"瓷兒怎麼樣了?"

"王妃說想一個人靜靜,側妃那邊既然需要人陪著,王爺還是會芙蓉苑安歇吧",香羅故意說道.

"姑姑知我本意,為何……"

不等蒼璽說完,香羅打斷道,"奴婢知曉王爺本意,但未必整個王府的人都知道王爺的心思.這小人作梗,再有人算計,王爺說王妃是信與不信?"

香羅說完,沒再理會蒼璽,行了個禮後就去了自己房間.

蒼璽無力的坐在了傅瓷院里的欄杆上想著香羅方才的話.

在蘇滿霜這件事情上,的確是自己處理不周.但此時此刻,蒼璽已經到了騎虎難下的境地了,他想不通,傅瓷為何就不肯給自己一個解釋的機會呢?

越想蒼璽越覺得無力.

對于蘇滿霜,他需要擔著的是一份責任.

蒼璽還靠著欄杆上發呆,小厮一路小跑過來稟報道,"爺,紅玉姑娘回來了."

聽到紅玉回來的消息,蒼璽抬了抬頭,"讓她去書房等本王."

小厮得了令後趕緊去告訴紅玉.蒼璽又在傅瓷門前小坐了一會兒才離開的.

來到書房,紅玉已經候在哪兒了.

見蒼璽來此,紅玉拱手一揖,上前說道:"深夜讓爺來此,是紅玉的不是."

"出去一趟,你倒是學會這些客套話了",蒼璽笑道.

紅玉笑了笑,不再跟蒼璽打趣,"爺,突厥反了!"

"師出何名?"蒼璽問道.

"皇帝把寄好公主送去突厥老營的路上,我與蒼洱聯絡讓匈奴人辦成王軍模樣劫持了寄好公主的車馬.如今,突厥以為承周出爾反爾,不肯把寄好公主嫁給他們大王,一個勁兒的嚷著要征討承周出這口惡氣呢!"

"你倒是個機靈的",蒼璽誇贊道.

紅玉不要意思的笑了笑,"那眼下,我們是否也該重回金陵了?"

"還不急",蒼璽說道:"承周在先王的治理下掙下了一片好天地,總是突厥有意進犯,他們也吃不著多少好處.眼下,時機還不夠成熟."

紅玉只知聽命辦事,她對承周的政局也不甚了解.既然蒼璽說不成熟,那他們自然得按兵不動!

"爺,下一步我們該如何?"紅玉問道.

"等一個由頭,也等著坐收漁翁之利",蒼璽回答道.

紅玉清楚蒼璽所說的由頭是指找個機會把何家父子以及他的人脈扳下來,只是這坐收漁翁之利紅玉不以為然.

突厥人被蒙在鼓里,自然要為自己的大王也要為自己的部落討回一個面子.但是,匈奴的首領是蒼璽的舅父,蒼璽在信中絲毫沒有瞞著匈奴首領阿律耶他們的計劃.這樣為了蒼璽而赴湯蹈火的事情,匈奴人肯干嗎?

想到這兒,紅玉開口道:"爺,突厥一族不知情,但匈奴一族是知道王爺計劃的,他們肯為我們赴湯蹈火嗎?"

"不肯?"蒼璽反問道,"這幾年,天災人禍不少,前幾年是周信戍邊,為了謊報功勳他沒少打壓匈奴人.如今,周則對邊境又不肯減賦稅徭役,他們為何不肯助我們?"

"可是……",不等紅玉說完,蒼璽打斷道,"匈奴人這幾年憋屈的很,若是我們事成了,他們便是從龍之臣.這樣的買賣,我舅父看的清.何況,本王還對我那外甥有救命之恩."

見蒼璽如此篤定,紅玉也不好說什麼.

"你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蒼洱不日也回來了",蒼璽說道.

聽蒼璽提起蒼洱,紅玉略帶羞澀的應了一聲.這許久不見,說不想念是不肯能.先前,她只覺得蒼洱在身邊煩人,但蒼洱這一走,還真有些惦記.

紅玉剛欲退下,抬頭一瞬正看見蒼璽那蹙著的雙眉,故而問道:"屬下見王爺氣色不好,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蒼璽勉強扯出來個笑容,"本王無事.車馬勞頓,你早些休息吧."

既然蒼璽不願意說,紅玉也就不好多問,遂而拱手一揖離開了臥虎閣.

紅玉走後,那種無力感再次縈繞到蒼璽的心頭.

在臥虎閣呆了片刻後,蒼璽又一個人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梧桐苑的大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