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高瞻遠矚
g,更新快,無彈窗,!

青苑聽了蘇滿霜的話,趕緊將她從蘇家帶了的那些個之前的首飾都找了來.

"側妃,都在這兒了!"青苑捧著盒子說道.

蘇滿霜拿過盒子,挑了幾支自己平日里常用的和她母親留給她的後又將那個首飾盒子遞給了青苑,"全當了,換成金銀."

聞言,青苑趕緊捧著盒子跪著說道:"側妃您這是干什麼呀,這盒子里的都是老爺給您的嫁妝,好端端的當了干嘛?您若是缺銀子,我去庫房里給您取,這首詩萬萬當不得!"

聽完青苑的一番話後,蘇滿霜伸手扶青苑.青苑不肯就此起身,蘇滿霜歎了口氣歎了口氣說道:"姑姑這是干什麼?快起來."

"姑姑莫問了,聽我的就是",蘇滿霜說道.

青苑不情願的看著蘇滿霜,蘇滿霜沖她和善的點了點頭,"姑姑去吧,我能幫便幫上些."

看著青苑仍舊不願意出去,蘇滿霜笑笑說道:"這些東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留下娘親給我的那幾件留個念想就成.姑姑快些去吧,這些首飾都是價值連城的,若是去晚了,這當鋪該沒有時間去錢莊上兌換金銀了."

青苑應了一聲,抱著這個沉甸甸的盒子出了房門.

看青苑走後,蘇滿霜才放軟了身子癱在了床上.

窩在床上的這兩個時辰蘇滿霜想了許多.她雖不了解當下的政治形勢,但是她心里清楚的很,當今朝堂唯一能與周則爭王位的只有蒼璽一人.蒼璽娶她,說好聽的是為了解除何逸飛的騷擾之困,說難聽的是為了利用她父親手里的那一層關系與權力.

既然從猜到了蒼璽的心思,蘇滿霜自然也能想明白,與其大費周章的討蒼璽的喜歡不如讓蒼璽念他一個好.如此一來,蒼璽若是登上王位,也不會虧待了她!

傍晚時分,青苑帶著一大袋的金銀回到了芙蓉苑.

"側妃,奴婢都給您兌換來了",青苑說道.

蘇滿霜睜開了眯著的雙眼,起身半倚在床頭上:"辛苦姑姑了."

青苑滿臉不高興的看著蘇滿霜,猶豫著話要不要說出口.

看著青苑這副模樣,蘇滿霜微微笑了笑,"姑姑在怪我把這些首飾都變賣了?"

聽蘇滿霜提起了這個話茬,青苑歎了口氣說道:"依奴婢言,側妃應當好好收著這些嫁妝,如今都當了一來壞了老爺對娘娘您的一片心,二來咱們攝政王府與蘇府都是不缺銀子的,側妃若是有著急用錢的地方只管跟王爺或者老爺說,何苦要把自己的首飾都當了?"

看青苑這一臉在意的樣子,蘇滿霜拉著她的手,示意她坐下,"姑姑有所不知.這行軍作戰銀錢是必不可少的."

聽蘇滿霜這麼說,青苑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咱們老爺已經遠離朝堂多年,自然是用不著領兵作戰的,側妃您何苦想一出是一出呢……"

不等青苑自己把話說完,她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側妃是說咱們王爺……"

蘇滿霜對著青苑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隨後看了看四下無人後又點了點頭.

聞言,青苑壓低了聲音,"咱們王爺這是要……要,要打仗?"

青苑說這話時把眼睛睜得老大,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問道,"這怎麼可能,咱們王爺這,這是要去攻打誰?"

蘇滿霜起身來到桌子前,從茶壺里倒了一杯茶,拿手指往茶水里沾了沾,在桌子上寫了個"周"字.

"周……周",青苑嘟噥了兩聲,頓悟一般往後倒了兩步,"承周?當今聖上?"

蘇滿霜應了一聲,"看到程鉞將軍來投奔王爺,我琢磨著也是被逼反了.方才,姑姑出去後,采梅打探到說王爺與程將軍一同去了蘇府面見我父,想必是真的了……"

聽蘇滿霜說完後,青苑整張臉的神情都有些扭曲,"完了,完了,完了……這,這可是謀反的大罪啊我的側妃!"

蘇滿霜沒有青苑那般慌張,捏著茶杯搖了兩下,喝了口茶後,故作輕松的說道:"姑姑莫急,這孰贏孰敗還不一定呢!"

聽蘇滿霜這一言,青苑只覺得她這位側妃娘娘在跟著王爺一起發瘋,遂而趕緊勸道:"側妃可知成王敗寇的道理?莫說王爺不造反皇上還想找理由害了王爺,王爺這一造反豈不是讓皇上更加找到理由來討伐王爺了?"

蘇滿霜並不正面回答青苑的問題,而是側面問道:"我問姑姑,你覺得當今百姓生活如何?"

青苑低頭想了想,回答道:"旁的地界兒奴婢不知,但這邱曄卻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蘇滿霜點了點頭,"我想,有這種情況的第吉爾不只有邱曄城這一處.王爺借著這個由頭入京也不是完全沒有勝算."

青苑頭頭打量著蘇滿霜的神情,看她那副自信的樣子仿佛只要蒼璽出兵就能打勝仗一樣.

她不得不承認蘇滿霜的話有一定道理.但是,她在蘇府伺候人的日子也不短了,青苑深知,贏得一場戰役不光是靠沙場上那些不怕流血的壯士,更是靠那些用兵如神.善于謀略的謀臣.蘇滿霜書沒讀過幾本,唯獨跟著她那個娘親學過不少戲,念過些戲文.

憑她,為何自始至終都認為蒼璽勝券在握?

然而,看著蘇滿霜的這副神情,青苑也不打算再勸下去了.她深知,蘇滿霜打定主意的事情,自己費再多的口舌都是白費.

"既然側妃與王爺都打定了主意,那無論是生死貧富,奴婢都是願意誓死追隨著側妃的",青苑說著,跪下給蘇滿霜行了個禮.

蘇滿霜趕緊伸手扶起了青苑,"姑姑這是作甚.霜兒自小喪母,是姑姑將霜兒養大的,霜兒欠著姑姑的大恩,姑姑怎可跪我."

蘇滿霜這番話讓青苑感動不已.那種感覺,就像在黑夜中看到了黎明將來.她是個可憐人,嫁過人,丈夫與兒子都死于戰亂,後來她被將軍府的管家買了下來,進府伺候蘇將軍的妻子,再後來夫人病逝,她便接著伺候這婦人留下來的一兒一女.

看著蘇滿霜長到這麼大,也嫁了人.按理說,青苑應該高興,可是這倔丫頭嫁給誰不好,偏偏要嫁給蒼璽!

"側妃該餓了吧,奴婢去廚房看看",青苑說道.

蘇滿霜應了一聲,看著青苑出了房門.

青苑出門後長長地歎了口氣.她這輩子,是為了這個丫頭操碎了心了!

芙蓉苑這邊為蒼璽操碎了心,梧桐苑這邊亦是如此.

傅瓷打開了手里匣子,摸了摸里面那塊玉.香羅看著傅瓷又捧著這盒子,歎了口氣說道:"瓷兒這是打算將玉龍頭贈與王爺?"

傅瓷微微抬眸,"瓷兒只想物盡其用",言罷,傅瓷抬頭望向香羅,輕聲說道:"姑姑會不會怪瓷兒?"

"怎麼會?夫人既然把這東西給了你,你便是它的主人",香羅說道.

聞言,傅瓷將玉龍頭重新放回了盒子里,沖著香羅笑道:"多謝姑姑肯理解瓷兒."

香羅停下了手里的針線活兒,"姑姑再叮囑幾句,瓷兒莫惱",香羅頓了頓,接著說道:"這玉龍頭是夫人憑自己的軍功與對承周的貢獻掙來的.將士們對夫人的忠心與功勞有目共睹,他們肯看到玉龍頭行令並不是只因為玉龍頭是權力的象征,而是心服口服啊!"

聽著香羅這話,傅瓷微怔,"姑姑是害怕,王爺的公信力不夠,將士們不肯聽持有玉龍頭者的調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