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遠交近攻(2)
g,更新快,無彈窗,!

"依屬下對寄好公主的了解,她是如何也不會嫁的",蒼洱一遍琢磨著這件事情邊說道.

程鉞對這種小兒女的事情不怎麼放在心上.否則,他也不會在這而立之年還出頭的年紀還孤家寡人.程鉞不在意,但蒼璽與傅瓷卻對蒼洱這話深以為然.他們二位不是沒見過傅綽約對蒼璽的追求與示愛.

這樣一個為愛癡狂的人,怎麼會沒等到蒼璽回京就輕言放棄呢?

"姑母大小就喜歡寄好公主,有她在,周則的計劃根本不可能行通",傅瓷說道.

程鉞擺了擺手,"王妃您有所不知.打王爺與您離開了金陵,周則便囚禁般的將太後娘娘禁足在了永壽宮.莫說攔著,太後娘娘恐怕還不知道這個消息呢!"

"什麼?"傅瓷緊緊的握住手帕.

程鉞沒想到傅瓷會如此激動.素來聽聞傅家與傅三小姐傅瓷不合,卻沒想到,傅瓷會如此關心她的娘家人.

"父君曾有遺詔,說無論誰登基都要善待母後,周則怎敢違背父君遺旨?"蒼璽問道.

"先帝一去,朝中大事是宋丞相與傅國公做主.王爺您也知道,為著玉龍頭那一事,太後與傅國公鬧翻了.在朝中,傅國公不授意,誰敢說什麼關愛太後的話呢?"

蒼璽點了點頭.程鉞說的不無道理,這朝中有幾個敢與傅騫作對?

"皇後與那個貴妃的關系如何?"蒼璽問道.

"貴妃?"程鉞想了想,"您說的是哪個姓周的貴妃?"

蒼璽應了一聲.程鉞說道:"先前,周則在朝中說這人是他的義妹,登基之後卻將她封了貴妃,許多臣子敢怒不敢言.但是,這是皇帝的家室,再者說,這位周貴妃也沒什麼身家背景,老臣們也便作罷.不過……",程鉞邊說邊沉思.

"不過什麼?"蒼璽問道.

"不過,臣倒是聽說這個周貴妃是個瘋子,在後宮不怎麼受待見,就連身邊的婢女都敢欺負她",程鉞接著說道.

想了想,程鉞接著問道:"王爺怎麼想起問這位貴妃來了?"

蒼璽深吸了口氣,"哪有什麼周貴妃,不過是瘋了的司徒良媛罷了."

"司徒良媛?"程鉞大吃一驚.

蒼璽點了點頭.見他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程鉞開始仔仔細細的從頭到尾來想這樁事情.

在腦子里把這件事情完整的過了一遍之後,程鉞的確發現了許多漏洞.當時,周則什麼交代都沒給,就說已經處置了司徒妙境,傅騫原本想為自己的女兒討個公道,但得到了傅青滿的授意之後就此作罷.如今想來,傅青滿能善罷甘休肯定是周則的意思.

而她,一開始就知道,差點害死自己孩兒的人從來都是自己夫君手中的珍寶.即便是瘋了,沒了利用價值,也依舊是旁人不可替代的珍寶.

想到這兒,程鉞不禁為傅青滿感到悲哀.

見程鉞的臉色一點一點緩和過來,蒼璽才開口說道:"如此看來,朝中人並非一心.想來,借著這個機會賭一把,也有勝算."

程鉞應了一聲.蒼洱在一旁撓了撓頭,"只是,我們手里的兵將太少.如果真的與王軍作戰,把握並不大."

聞言,蒼璽歎了口氣.的確,這也是他擔憂之處.

"王爺方才說遠交近攻,朝中形勢不好,我們為何不讓這趟水更渾些?"傅瓷說道.

聽傅瓷這話,蒼璽便知道她心中有了主意,遂而問道:"愛妃有何良策?"

"我記得王爺的母族是匈奴一族,如果王爺快馬加鞭傳書,要幾日才能去?"傅瓷問道.

蒼璽低頭算了算,"十日即可."

傅瓷應了一聲,"若是王爺與母族打聲招呼,匈奴王幫忙的幾率有多大?"

"倘若不是危及他們的利益,我想舅父應當不會推辭",蒼璽說道.

畢竟,他當時救過自己的侄子一命.匈奴王阿律耶也表示一旦自己有難,定會鼎力相助.

"如此便好",傅瓷說道.

聞言,程鉞,蒼洱,紅玉三人還是一頭霧水.

蒼璽沖著傅瓷會心一笑,"瓷兒不愧是本王的解語花."

見眾人仍舊不解,傅瓷解釋道:"倘若匈奴王肯幫忙在承周邊境搗亂,胡人娶不到寄好公主必然會與匈奴聯手討更多的好處.到時候,王師少則出動一半."

聽傅瓷一解釋,程鉞面上大喜.

不愧是傅瓷!

"妙啊!如此一來,不禁可以帶領軍隊直搗金陵,還能順勢收服了胡人",程鉞說道.

蒼璽點了點頭,程鉞此話正和他心意.

蒼洱與紅玉站在一旁聽著這三個人議論.紅玉是個只聽蒼璽命令辦事的,武藝高強,也會許多尋常練武之人不會的絕學,但是唯獨兵法書看的少,是個只能聽他人吩咐辦事的.蒼洱跟著蒼璽這些年,耳濡目染的多,自然能聽得懂這三人的計謀.

紅玉看蒼洱聽得一本正經,悄悄拿胳膊碰了碰蒼洱的肘部,小聲說道:"你聽得懂嗎?"

蒼洱白了她一眼,"誰像你這般愚笨."

蒼洱說這話的聲音不大不小,蒼璽三人剛好能聽見.傅瓷與程鉞抬頭看了看紅玉,紅玉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就是個打雜跑腿的,王爺下命令,我辦事,我

辦事!"

傅瓷笑了笑,程鉞也跟著笑了笑.看著紅玉丫頭這般可愛的模樣,蒼洱笑著撓了撓頭.

"既然商議定了,王爺下令吧",程鉞拱手說道.

聞言,紅玉與蒼洱兩人也正兒八經的站在了蒼璽面前,隨著程鉞拱手一揖.

"晌午後,程鉞隨我去蘇府問蘇老前輩討要出關令牌.天黑後,蒼洱帶著令牌與本王的親筆信快馬加鞭去找我舅父,紅玉傳消息給陳老將軍,讓他在朝中再火上澆油了一把",蒼璽吩咐道.

三人聽命後,一齊拱手說道:"屬下領命!"

見三人都領了命,傅瓷眼巴巴的看著蒼璽,蒼璽握著傅瓷的手,說道:"你留在府里做本王的軍師,廚娘即刻."

聽蒼璽這麼一說,眾人都樂呵呵的說蒼璽娶了傅瓷簡直是賺到了.于蒼璽而言,不僅是朵解語花還是個廚藝很棒的妻子,這種福氣,大約一般人是不會有的.

這臥虎閣歡聲笑語,芙蓉苑卻是醋壇子飛上了天.

蘇滿霜砸了不少陶瓷,琉璃.

昨日里,蒼璽明明還說要抱她下車,還來親自探望,甚至,還送來了膏藥.怎麼今日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人人都說,女人心海底針.蘇滿霜沒想到,男人的心思比女人還難猜.

"側妃,別摔了.這些都是老爺給您精挑細選的嫁妝啊!"青苑在蘇滿霜扔下一個白瓷瓶子前趕緊攔下.

蘇滿霜狠狠的甩了一下袖子,青苑趕緊順勢從蘇滿霜手里接過了瓷瓶.

見蘇滿霜泄了氣,青苑趕緊上前安慰道:"奴婢方才從廚房拿桂花糕的時候聽王妃身邊的孟言說,王爺好像在說什麼調遣什麼,直搗金陵的話.可見在這個節骨眼上,側妃不宜再發火惹得王爺惱了!"

蘇滿霜突然安靜下來,問道:"你方才說什麼?"

"奴婢說,側妃您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再惹惱了王爺!"青苑又重複了一遍.

"不是這句",蘇滿霜說道,繼而自顧自的嘀咕道:"直搗金陵……直搗金陵……"

蘇滿霜念叨了幾遍之後,心里猛地一驚!

看樣子,蒼璽是要舉大計了!

"快!青苑姑姑!快去把我的首飾盒子拿來!"蘇滿霜吩咐道.

青苑見蘇滿霜如此著急,趕緊問道:"側妃您要首飾盒子干嘛?"

"姑姑快些給我找來便是!"蘇滿霜吆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