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受辱
g,更新快,無彈窗,!

青苑給蒼璽磕了個頭謝了恩.

看著蒼璽遠去的背影,蘇滿霜不知道心里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覺.

出嫁之前,她的父親曾經規勸她,說皇室的媳婦兒不好做,她不聽偏要嫁過來.如今,什麼琴瑟和鳴沒感受到,反而是棒打出頭鳥的讓人給教訓了一頓.

蒼璽走後,進來兩個侍衛打扮的人,沒好氣的說道:"側妃娘娘,請吧."

蘇滿霜看都沒看他們一眼的徑直起了身,由青苑扶著去了門口.

此刻,門口已經放了兩排鐵鏈.這鐵鏈的每一個扣足有拳頭一樣粗.

見蘇滿霜沒有跪下的打算,那兩個侍衛對視了一眼之後,說道:"側妃娘娘,這早跪早結束,屬下還等著向王爺交差呢."

這兩個人是蒼璽特意找來挫挫蘇滿霜這傲氣與脾氣的.這兩個人在一眾侍衛里不怎麼討喜,說話也尖酸刻薄.

蘇滿霜跪在了鐵鏈上,青苑扶著她跪在了她身後的鐵鏈上.

婢女們來來往往的對著青苑指指點點.

"這側妃剛嫁入王府兩天怎麼就跪在這兒了?

"還不是側妃想討好王爺身邊的紅玉姑娘被王爺發現了唄!"

"這側妃娘娘也真是,紅玉姐姐是只聽咱們王爺一個人差遣的,她竟然妄圖打紅玉姐姐的主意."

青苑聽著這兩個婢子在嚼舌根很不舒服,她偏頭看了看蘇滿霜這落寞的神情後,對著這兩人說道:"側妃縱然有錯,也不是你們能議論的.還不快滾!"

那兩個婢女見青苑還如此囂張跋扈,心里不爽.但奈何她的側妃的陪嫁,又是貼身伺候側妃的,這兩個小婢女縱然心有不爽也只能忍著.到最後,也只好灰溜溜的離開了.

所幸,像個時辰並不難熬.太陽落山後,兩個侍衛瞧著時辰差不多了,雖然讓這兩人起了身.

青苑起身後趕緊伸手去扶蘇滿霜.蘇滿霜跪得久了膝蓋早就麻木了,一個沒起來摔在了地上.

"側妃,側妃……",青苑喚了好幾聲才將蘇滿霜的魂兒喚了回來似的.

"我沒事,我們回去",蘇滿霜說完借著青苑的力道起了身,兩人一瘸一拐的進了屋里.

兩個侍衛看到蘇滿霜進了屋,才去了臥虎閣跟蒼璽稟報.

"回稟王爺,側妃與青苑已經跪足了兩個時辰回房去了",侍衛稟報.

蒼璽應了一聲,擺了擺手示意讓這兩人下去.

待他們走後,傅瓷才開口說道:"你何苦為難她們兩個?明日便是三日回門,你讓她一瘸一拐的回去,蘇前輩必定疑心啊."

蒼璽放下了手中的書卷,"這兩人看你在府里為人太好,想用金銀來收買人心,本王豈能讓他們得逞?"蒼璽說完後,朝站在傅瓷旁邊的紅玉看了一眼,"若是為難,瓷兒該問問紅玉才是."

聞言,傅瓷看向紅玉.被傅瓷這麼一看,紅玉不自在的撓了撓頭,"我……我又沒讓那青苑來送我玉佩."

"你是沒讓她送你玉佩,但看見本王從房間里出來,故意打碎在本王面前的可是你",蒼璽毫不留情的揭了紅玉的短.

"你這丫頭,何時也學會了耍這心思?"傅瓷邊操持著手里的繡活兒,邊問道.

"哎呀王妃,紅玉知錯,下一回他們要是還敢如此對王妃,我……我……",紅玉我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蒼璽調笑道:"你該如何?"

"我自然是護著王妃了!"紅玉說道.

紅玉這一語,逗得屋子里的人笑了兩人,唯有傅瓷沒笑.

"紅玉丫頭心向著我是好,但蘇滿霜畢竟是明媒正娶過來的側妃,你等讓她如此受辱,明日面見蘇前輩,難保他不會為難你們",傅瓷擔憂道.

"她是明媒正娶,你就不是了?你怎麼不想想她一心與你分寵,恨不得將你取而代之?"蒼璽問道.

聞言,蒼洱也隨聲附和,"王爺與紅玉說的對,主子您就是太心軟.依我說,這側妃即便嫁給那何巡撫的兒子何逸飛做十九房夫人也無不妥,反正她還有她身邊那個青苑慣會這些爭寵的手段."

紅玉見有了幫手也更加膽大妄為的說道:"就是!王爺,王妃就是太宅心仁厚!"

"好了,別擔心了.明日本王與她一起回蘇府,蘇前輩要說便說,要為她討回公道便討",蒼璽說道.

傅瓷歎了口氣,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問道:"我怎麼不知道璽王府還有如此規矩?主子打賞下人竟然要受罰?"

"這個屬下可以作證,這王府里原是有這個規矩的,只是主子不知道罷了",蒼洱搶先回答道.

傅瓷疑惑的看著蒼璽,等著蒼璽為她解惑.

蒼璽點了點頭,"確有這個規矩.只是你嫁過來的時候,沒帶什麼嫁妝,也沒有什麼可打賞下人的.再者說,你使喚桂雨丫頭慣了,本王送你的那些個仆婢也被你一一遣了回來,何來打賞這一說?"

見傅瓷沒說話,蒼璽接著說道:"你的首飾,金銀大多也都是本王給的,你拿它打賞手底下人歸根到底是本王給的,如此算來,那本王豈不是作繭自縛?"

"王爺這是托詞!"紅玉說道,蒼璽和善的望了望她,紅玉膽子更大了些,干脆直接說道:"王爺不想用這些條條框框的規矩束縛著王妃,還要找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這丫頭!",蒼璽歎了一聲,"既然紅玉都說了,本王便也與你說句心里話."

說著,蒼璽握住了傅瓷的手,傅瓷抬頭看他,正與蒼璽四目相對,"本王不想用這些條條框框的束縛著你,在這王府里,你就是規矩."

蒼璽說完這話,傅瓷眼眶有點紅,嘴角上揚了幾分,點頭應了一聲.

見傅瓷笑了,蒼璽也跟著揚了揚嘴角,輕聲說道:"你啊,對本王笑比對本王哭管用."

聞言,傅瓷忍俊不禁,露出了一行白牙.香羅,紅玉,蒼洱,孟言,孟景看著這兩人恩恩愛愛的也十分開心.

"時候不早了,孟言,孟景讓小廚房把飯菜帶到這兒來吧",傅瓷說道.

孟言,孟景應了一聲,去了小廚房.

與此同時,在芙蓉苑里青苑正拿著熱水袋為蘇滿霜熱敷膝蓋.

從小到大,蘇滿霜雖說吃了不少苦頭,但這樣被人折辱還是頭一回.看著蘇滿霜一個勁兒的掉眼淚,青苑的手更輕柔了些,"側妃忍忍,將這些瘀血揉散了便好了",說著,青苑用掌心為蘇滿霜揉著膝蓋.

"嘶--",蘇滿霜疼的呲牙咧嘴.方才跪著的時候沒覺得,如今這膝蓋卻能覺出疼來了.

"側妃再忍忍,一會兒便好",青苑說道.

"好?"蘇滿霜發問了句,"我這才嫁進王府兩日,王爺便要拿我立威,這往後的日子如何還能好?"

說著,蘇滿霜的眼淚如豆粒般的往下滾.青苑揩了揩眼角的淚,說道:"明日回門,我們把這事情告訴老爺,讓老爺為小姐討個公道."

蘇滿霜歎了口氣,"這是攝政王府的規矩,我既然嫁過來了就得守."

"可今日,是那紅玉故意打翻了盒子,王爺這才看見的玉佩",青苑分辨道.

"故意有如何,無意又如何?總之,明日回門後,這件事情不許對父親提起",蘇滿霜吩咐道.

青苑撅了撅嘴,"側妃放心吧,奴婢記下了."

蘇滿霜沒再說話,任由著青苑為她揉著膝蓋.青苑下手有些重,但蘇滿霜卻咬著牙不吭聲.

這苦日子還在後面,她若是此時就叫疼了,那往後該怎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