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妝奩
g,更新快,無彈窗,!

見蘇滿霜應下了,青苑接著說道:"如今王爺寵愛王妃,娘娘不如借著獻禮這個機會與王妃修好,這也是王爺希望看到的."

仔細想著青苑這話,蘇滿霜覺得她說的沒錯.

如今,蒼璽所有的心思都在傅瓷身上,自己與她修好,蒼璽也會對自己另眼相看些.

想到這兒,蘇滿霜趕緊說道:"你去我的嫁妝里挑些拿的上台面的東西來給我看看."

青苑應了一聲後,去了庫房按照蘇滿霜的要求去找了些好東西來.

今日給傅瓷奉茶時,青苑特地看了看傅瓷的著裝.這位正妃娘娘衣著簡單大方,頭上帶的的簪釵不多,唯有手上戴的那個玉鐲看著成色還不錯.看樣子,這位正妃娘娘是個不怎麼了終于穿戴打扮的,這金銀怕是也入不了她的眼.想到這兒,青苑特地從蘇滿霜的嫁妝中找來了一套藍田玉的妝奩.

青苑將這套妝奩遞給蘇滿霜時,蘇滿霜倒是有些愛不釋手.她平日里喜歡戴些金銀,像玉這等素淨的還真入不了蘇滿霜的眼.不過,這一套妝奩,倒是讓蘇滿霜很喜歡.

"這一套襯得起王妃,明日你與我一起給她送去",蘇滿霜將那套妝奩摸了一遍之後又放回匣子里.

第二日,蘇滿霜想著蒼璽要早起練劍,故而讓青苑早早就喊她起床.

聽伺候蒼璽的人說,昨夜他看書看到很晚,遂而宿在了書房.

今兒個一早,蘇滿霜就到了臥虎閣.美曰其名聽人說王爺的劍法好的很,特地前來作陪順帶觀看.

蒼璽沒理會蘇滿霜的這套說辭,自顧自的練起了劍.蒼洱在一旁看著蒼璽的劍法.與昨日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蘇滿霜小時候經常看到蘇佑早起練功夫,偶爾也跟著比劃兩下子.今日看到蒼璽這劍法,蘇滿霜直拍手叫好.

蒼璽練了半個時辰後,將劍扔給了蒼洱後,蘇滿霜趕緊地上毛巾給蒼璽擦汗.

"本王不喜歡人陪著,你明日莫來了",蒼璽說道.

蘇滿霜應了一聲後,兩人相顧無言.蘇滿霜不知道該如何找話題,蒼璽也不是個能主動與人交流的.

"哎,主子您來了",蒼洱看到傅瓷來,趕緊上去迎.

蒼璽看見傅瓷,也微微揚了揚嘴角,放下了手里的書卷.

傅瓷進了房間,看見蘇滿霜也在此,臉上的笑容僵了僵,接著又恢複往常.

"想必側妃還沒用早膳,我與香羅姑姑一早起來做了些吃食,側妃不如在此一同吃吧",傅瓷說道.

傅瓷可能只是客氣一下,但蘇滿霜卻當了真.還真答應了留在這兒一起用早膳.

香羅將膳食從食盒里取出來,一樣一樣的放在桌子上.

蘇滿霜看著這滿桌子的飯菜,五味陳雜.這桌上的飯菜色香味俱全,看著便讓人垂涎三尺,何況是吃起來?

想來蒼璽喜歡傅瓷,自然也喜歡她這好廚藝.

傅瓷給蒼璽盛了一碗白粥放在了他面前,蘇滿霜不甘示弱的夾了塊魚放在了蒼璽的碟子里.蒼璽看了一眼,用勺子盛了兩口白粥喝,始終沒動碟子里的那塊魚.傅瓷笑了笑,重新為蒼璽夾了一塊,並挑掉了魚皮沾了些醋之後放大了蒼璽的碟子中,"王爺對魚鱗過敏,遂而從不吃魚皮."

聞言,蘇滿霜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見她滿臉通紅,傅瓷說道:"側妃初來王府,王爺的習慣還摸不准也是正常的."

蘇滿霜應了一聲後給蒼璽道了個歉,蒼璽只淡淡的說了一句無妨,接著夾起了傅瓷處理好的魚塞進了嘴里.

這一頓飯,蒼璽與傅瓷吃的還不錯,蘇滿霜倒是有些戰戰兢兢.

吃完飯,蒼璽進了書房.傅瓷與香羅收拾完了桌子上的碗筷准備回自己的院子里.

"姐姐留步",蘇滿霜說道.

傅瓷停了下來,蘇滿霜走到傅瓷面前,給傅瓷行了個禮,"妹妹初來乍到,多虧姐姐關照.妹妹無以為報,還希望姐姐能收下這套妝奩."

說著,蘇滿霜沖著青苑使了個眼色,青苑即刻跪在了傅瓷面前獻上妝奩.

傅瓷看了一眼這匣子,動都沒動一下,"多謝側妃好意,只是我素來不愛金銀首飾,還請側妃帶回去吧."

傅瓷說完之後就要走,蘇滿霜攔了她一下,"姐姐且慢."

"側妃還有何事?"傅瓷問道.

蘇滿霜上前打開了匣子,那套藍田玉的妝奩呈現在傅瓷面前,"我知道姐姐不喜歡金銀,特地挑了這套藍田玉的妝奩贈與姐姐,還希望姐姐不要嫌棄才是."

傅瓷微微笑了笑,"側妃費心了,只是我素來不喜歡欠人情義,也不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還給妹妹,遂而還是不收的為好.姐姐哪兒還有事情要忙,就不與妹妹多言了."

言罷,傅瓷出了門.蘇滿霜站在原地,雙拳緊握.

"不識好歹!"蘇滿霜嘟噥了一句.

"側妃小聲些,這里是王府不是咱們蘇府",青苑提醒道.

蘇滿霜似乎剛想起來,握了握雙拳,"你把那些打賞的銀兩給各院的人送去,就說側妃初入王府,賞大家的."

青苑應了一聲後,蘇滿霜又交代道:"香羅那邊就算了,我看她和王妃是一條心思的.倒是蒼洱那邊可以多加一些."

"是",青苑笑著應了一聲.

她這個主子可算是開竅了.蒼洱是蒼璽身邊貼身聽吩咐的人,與他搞好關系,虧不了蘇滿霜的.

"奴婢這就去",青苑說道,待與蘇滿霜一起回府後,青苑將銀子分發給了各院的奴婢.

蒼璽與傅瓷初來邱曄安家不久,府里的侍婢不多,也就三十口子人.但是,蘇滿霜嫁過來的時候帶了不少人,這些人也都是自小就在蘇府里為奴為婢的,青苑原本提出的打賞本沒把這些人算在其中,但還是向蘇滿霜請了個示意.

"側妃出嫁,老爺陪送了家丁,奴仆有三十余人,這些人側妃還要不要一並打賞?"青苑問道.

"賞!為何不賞?"蘇滿霜問道,"這些人隨我嫁過來,自然是要主仆一心的.于他們而言,主子時不時的賞些銀兩,他們才能好好為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