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打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日晨起,蒼璽早早的去院子里練劍.

蒼洱遠遠的站在院子里的一角看著蒼璽揮舞著手中的劍.

蒼璽的劍舞的比往日里差上許多,甚至樂意用毫無章法這個詞來形容.蒼洱看在眼里,也只能在遠處歎口氣.

蘇滿霜沒怎麼有早起的習慣,也不知道蒼璽有早起練劍的習慣,若非青苑喚她該去給傅瓷敬茶,否則她能睡到日上三竿.

青苑端著茶水來到了傅瓷的房間門口.

此時,蒼璽與傅瓷已經端坐在尊位上了.

蒼璽手里捧著書卷在研讀,傅瓷則在一旁為他分門別類的整理.蘇滿霜看著這兩人這似乎是與生俱來的默契,面上的神情也變得不怎麼好看.

香羅看到蘇滿霜來此,輕輕的拍了拍傅瓷的肩膀.傅瓷抬頭,正與蘇滿霜四目相對.

"側妃既然來了,便快些進來吧",傅瓷沖著門口喊道.

蘇滿霜笑了笑,進了大殿.蒼璽依舊捧著書簡,頭都沒抬.

"臣妾來給王妃姐姐敬茶,不料想王爺也在此",蘇滿霜行了個禮說道.

蒼璽抬頭白了蘇滿霜一眼,紅玉看她這副樣子,忍不住開口說道:"側妃入府晚,不知曉也是人之常情.側妃容稟,王爺每日里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王妃這兒的,側妃不用詫異."

被紅玉這麼一說,蘇滿霜的臉色變得不怎麼好看.但礙于蒼璽在此,她也不好發作,遂而開口道:"姐姐與王爺琴瑟和鳴,當真惹人羨煞."

"你既是來敬茶的,便快些吧,本王還有事情與王妃商議,你莫要耽誤了",蒼璽催促道.

聽他一言,蘇滿霜心里格外的委屈.

現如今,她也是這個家的成員之一了,卻始終沒人當她是這個王府的主人.紅玉不把她當主子便算了,反正這人是常跟在傅瓷身邊的,想來是傅瓷的侍女.但蒼璽卻也不把她當成這王府的主人之一,這讓蘇滿霜十分難受.

然而,面對著蒼璽,她不得不裝出一副乖巧的樣子,遂而輕聲開口說道:"是."

蘇滿霜接過青苑倒得茶水,走到傅瓷面前,跪在地上說道:"側妃蘇氏,給王妃敬茶."

傅瓷接過茶水,用袖子遮著半張臉抿了一口,"側妃請起."

說著,傅瓷給香羅遞了個眼神,示意香羅上前扶起蘇滿霜.

蘇滿霜起身後,見蒼璽沒有要理她的苗頭,遂而主動開口道:"既然王爺又事情要與姐姐商議,那妹妹我就不打擾了."

言罷,蘇滿霜行了個禮,退出了大殿.

走出大殿的哪一刻,陽光剛好打在蘇滿霜的臉上.太陽這麼暖和,她卻感覺到寒風一陣又一陣的吹著她,吹得她骨頭都疼.

看見自己的主子掉眼淚,青苑趕緊上前安慰:"側妃莫要惱,這夫妻相處需要時間.王爺與王妃成親這麼久,兩人感情又好得很,您剛入府,自然需要些時日."

真的需要些時日就能與蒼璽相處好嗎?

盡管與蒼璽相處不久,但蘇滿霜能感覺的出來,蒼璽不是個好色之徒,她喜歡的女子定是有某種能吸引他的地方.在這之前,她也曾聽聞宮里有位封號叫寄好的公主與傅瓷是姐妹,寄好公主愛慕王爺許久.彼時,皇後下令都沒能讓璽王爺低頭,如今能嫁進王府已經是上蒼恩惠.

或許,她真的不該奢求太多.

見蘇滿霜不說話,青苑接著說道:"王爺也並非完全冷落側妃.只要側妃肚子爭氣,能懷上孩子,還求沒有王爺的寵愛嗎?"

青苑這話倒是提醒了蘇滿霜.傅瓷嫁入王府這麼久,至今沒有子嗣.這倒是她蘇滿霜的大好機會.只是,這求子,還得看個緣分不是?

"好心煩,你陪我去園子里走走吧",蘇滿霜說道.

青苑應了一聲,為蘇滿霜引路.

來到花園,蘇滿霜看見有幾個小仆婢正忙著給花花草草的澆水.這花草的長勢不錯,定是有人細心呵護的.

仆婢們看到蘇滿霜,趕緊行了個禮,"給側妃請安."

蘇滿霜讓這些人都起來後,捧著一株牡丹問道:"這花園平日里是誰在打理?"

為首的嬤嬤走上前給蘇滿霜行了個禮之後,回答道:"正是奴婢.這些花草,都是王爺與王妃初來時王妃親手種下的,平日里是奴婢在打理,王妃也時常來給這些花草澆水施肥."

"這些都是王妃親力親為?"蘇滿霜問道.

那仆婢點了點頭,"是.王妃娘娘寬厚,這府里之事,但凡能親力親為的很少使喚人."

蘇滿霜應了一聲,地上的水桶里舀了一捧水正要給話澆上,那仆婢急忙喚到:"側妃且慢."

"怎麼?"蘇滿霜問道.

"這花,今日已經澆足了水,再澆水仔細傷根苗",為首的嬤嬤提醒道.

蘇滿霜白了那默默一眼,將舀子中的水澆在了花上,"我若是硬要澆,你能如何?"

說著,蘇滿霜將舀子狠扔進水桶里,濺了為首的嬤嬤一臉的水.

言罷,蘇滿霜離開了園子.那嬤嬤給她行了個禮後朝地上嘬了一口.

這嬤嬤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卻跟明鏡兒似的,就蘇滿霜這脾性如何跟傅瓷比?

想來,也是王爺對她無寵,否則也不會活的跟個怨婦似的.

見自己的主子生氣,青苑趕緊安慰道:"側妃娘娘莫惱,他們這些人平日里受的是王妃的恩惠.您對她們惱了,反而讓她們覺得您小肚雞腸."

"那我該如何?"蘇滿霜問道.

青苑轉了轉眼珠子,"側妃不如打賞打賞這些底下人.反正老爺給咱們帶的銀子多,足以讓側妃您疏通疏通這些關系."

蘇滿霜覺得青苑說的有理,遂而點了點頭,青苑接著說道:"依奴婢看,王爺對咱們子文小公子十分喜愛的,不如借小公子到府上來小住幾日.您是她的姑母,老爺必定不會攔著,再者說,王爺不還是小公子的師父嗎?"

青苑這話說的倒是不假.她看得出,蒼璽對蘇子文十分疼愛.

其實,有一點蘇滿霜是摸不准的--蒼璽疼愛的到底是孩子還是蘇子文.

若是孩子的話,那麼就說明,璽王爺想有個自己的骨血了;若是蘇子文的話,那邊是看重這孩子的聰穎.這兩者在本質上是有區別的!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蘇滿霜開始讓人收拾自己的嫁妝.

蘇佑給她的陪送絲毫不遜于那些個王侯將相之女的嫁妝,這讓蘇滿霜倒是很欣慰.

"娘娘,這打賞下人的不必多,奴婢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只是,這蒼洱與紅玉姑娘是王爺身邊的人,側妃您看……"青苑說道.

"紅玉不是王妃身邊的人?"蘇滿霜問道.

"娘娘記錯了,這紅玉姑娘是只聽命于王爺的暗衛.從前在金陵城的璽王府里,紅玉姑娘甚少露面,此次王爺來到北番,特地讓紅玉跟著保護王妃的安危",青苑說道.

"難怪她今日會在大殿為王妃出頭",蘇滿霜感歎了一句.

青苑從首飾盒中取出一塊血紅色的玉石,"娘娘,這紅玉姑娘可是只聽命于王爺的,您與她打通關系不會錯的."

聞言,蘇滿霜盯著青苑看了片刻,青苑朝她點了點頭.

蘇滿霜接過青苑手中的玉石,對著陽光看了看.這玉石,雖不及宮中嬪妃們佩戴的寶玉,但也是稀罕物件,透過陽光,那玉的純粹通通顯示了出來.

"想來,這塊玉石配她也配的起,就這個吧",蘇滿霜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