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瓷兒
g,更新快,無彈窗,!

按理說,這攝政王府娶側妃該是傅瓷忙活的.

但是,傅瓷對蘇滿霜心里本就多多少少有些芥蒂,蒼璽也不願意讓傅瓷再勞心勞神,遂而將這樁事情全權交給了香羅.

香羅是個知禮儀,懂進退的.蒼璽交代她一切從簡,香羅果然命人布置的簡單大方.

新婚那日,蒼璽沒下請帖.不過是自己騎著高頭大馬將新娘子從蘇府抬了過來罷了.簡單拜堂後,婚宴只請了蘇佑一家人.蘇佑的兒子看著這婚事辦得如此簡單,心里有股子莫名的火.但礙于自己父親與新郎官是攝政王爺的份兒上,他硬生生的把這股子火給憋了下去.

蘇子文也來了.平日里,他也看到過不少嫁娶之事.民間娶妻都比蒼璽這婚事辦得隆重.想到這兒,蘇子文嘟著小嘴也不十分開心.

他本就不願意自己的姑母嫁給自己的師父.他總覺得,這是自己的姑母搶了他師母的夫君.但是,他這個姑母從小便對他疼的打緊,一時之間,蘇子文也真不知道該幫誰,遂而只好悶頭吃飯.

酒菜吃的差不多了,蘇佑一家率先提出了回府.蒼璽沒攔著,這折騰了一天蒼璽也覺得乏了,便讓蒼洱代他將這些人送出了攝政王府.

這一行人走之後,蒼璽頹坐在椅子上.直到青苑來,輕聲稟報:"王爺,側妃娘娘請您過去."

蘇滿霜這是等不及了?

"本王想去自然會去,退下!"蒼璽對那婢子斥責道.

青苑本身是對蒼璽有畏懼之心的.盡管他生的好看,但似乎骨子里散發著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氣息.

"是",青苑給蒼璽行了個禮便匆匆退下.

回到蘇滿霜的宅院,青苑結結巴巴的將方才的話告訴了蘇滿霜.聽完後,蘇滿霜一把掀開了蓋頭,眼淚一個勁兒的往下掉.

青苑看到自己的主子落了淚,趕緊跪地安慰道:"側妃娘娘莫惱,王爺沒來不也沒去王妃哪兒嗎?"

聽青苑這麼說,蘇滿霜心里好受了些,任由著青苑將蓋頭重新蓋回了頭上.

蒼璽給自己灌了兩壺酒,一個人溜達著來到了傅瓷的院子.

傅瓷已經將自己房中的燈滅了,唯有香羅守在門口似乎是在等蒼璽一般.

"王爺,主子說她今日乏了,請您去側妃娘娘哪兒安歇",香羅說道.

蒼璽笑了笑,這場景似曾相識.

他的瓷兒,什麼時候也學會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這樁婚事,自始至終自己都處在一個被動的局面上.好像,這是傅瓷與蘇佑全權操辦的.沒人問過他願不願娶蘇滿霜,就這麼稀里糊塗的把那個女人從蘇府抬到了攝政王府!傅瓷,香羅,蘇佑,這些人就這麼巴望著把自己與蘇滿霜促成一對兒嗎?

想到這兒,蒼璽越來越惱,"既然如此讓她好好歇息,本王去側妃哪兒了."

蒼璽故意將"本王去側妃哪兒了"這話加重了聲音,似乎是在說給誰聽一樣.

看著蒼璽斂袖而去,香羅歎了口氣,進了房間.

"他走了?"傅瓷倚著床頭問道.

香羅應了一聲.

傅瓷閉了閉眼睛,似乎在努力控制著不讓眼淚掉下淚來一樣,"也好,也好."

蒼璽來到了蘇滿霜的院子里,這兒燈火通明,大紅燈籠掛滿了院子,許多婢女都守在門外.

這些人都是蘇佑給蘇滿霜帶過來的陪嫁丫鬟.此番,蘇滿霜出嫁攝政王府給了不少彩禮,但蘇老爺子都以嫁妝的形式加倍還了回來.蘇佑之所以陪送這麼多,一來是像讓蒼璽掂量掂量蘇滿霜在他這個當爹的心里的分量,好逼迫著蒼璽對她好些;二來也是想給傅瓷一個下馬威,告訴她,他們蘇家永遠是蘇滿霜堅實的後台.

只是,蒼璽與傅瓷的心思都不在迎娶蘇滿霜入府這件事情上.遂而,蘇老爺子陪送多少,這兩人都不會在意.

蒼璽進了屋,有兩個嬤嬤滿臉笑意的迎了上來,跪地說道:"奴婢討王爺的喜!"

蒼璽沒理會她們,徑直走到了蘇滿霜的身前.蘇滿霜低著頭,她能感受到蒼璽就在她身邊.

那兩個嬤嬤十分尷尬的跪在地上,沒有蒼璽的命令她們不敢起身.但是,按照往常的規矩,應該是由這兩個嬤嬤主持撒帳與掀蓋頭.看眼下這架勢,恐怕這兩個環節是省下了.

果不其然,蒼璽直接揭下了蘇滿霜的紅蓋頭.蘇滿霜嘴角微微上揚,在燭光的映襯下顯得十分好看.她看到蒼璽,先是高興隨後是嬌羞,頗有一副小女兒的姿態.

看著蒼璽不按照規矩來,跪在地上的一個嬤嬤提醒道:"王爺,您該……"

"何時輪到你說話了?"蒼璽問道.

那嬤嬤趕緊低下了頭,"奴婢知錯,奴婢知錯,還請王爺恕罪!"

"側妃帶來的人似乎不大懂我攝政王府的規矩",蒼璽說道,他語氣平平,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蘇滿霜最怕蒼璽這樣說話.這樣的蒼璽,她不能從他的言語與神情中聽出一點兒情緒的波瀾,以至于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但是今日,直覺告訴蘇滿霜不喜歡這樣多事的奴婢,遂而一同跪在地上說道:"臣妾失職,還請王爺寬恕了這一回."

其實,蘇滿霜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奴婢錯在了哪兒.原本就是蒼璽沒按照規矩來,但既然嫁到了攝政王府,一切都要按照夫君的喜好來.

"既然如此,掌嘴二十以儆效尤",蒼璽說道.

聞言,蘇滿霜給蒼璽磕了個頭,"艾姑姑縱然有錯,還請王爺念在是初犯的份兒上饒她這一回,也當做是給妾身一個面子."

"側妃仁慈,但本王卻不喜歡多事的",說著,蒼璽朝門外喊了一聲,蒼洱即刻帶著人入內將這位姓艾的姑姑帶了出去.

艾姑姑被帶出去後,整個屋子里安靜的可怕.門外執行的聲音一聲一聲的傳入屋里,艾姑姑的喊叫聲也一聲一聲的傳入蘇滿霜的耳朵里.

這二十個巴掌似乎不是責罰艾姑姑,而是真真切切的打在她蘇滿霜的臉上.

二十個巴掌很快打完,艾姑姑再被帶進來的時候臉都紅腫了不少.每側的臉頰都有五個手指印兒,還有些地方似乎因為用力過大的緣故已經滲出血絲.

"你可有話要講?"蒼璽偏頭問道蘇滿霜.

蘇滿霜看了一眼艾姑姑的狀況,怯生生的回了一句:"不曾."

"都出去",蒼璽沖著一屋子的奴婢說道.

有了艾姑姑的先例,那些個奴婢行了個禮著急忙慌的就離開了寢殿.

看著人都走了,蒼璽對蘇滿霜說道:"起來吧."

蘇滿霜擦了擦臉上的淚痕,輕聲說道:"妾身謝王爺恩典."

"睡吧",蒼璽說道.

蘇滿霜應了一聲,開始為蒼璽寬衣解帶.燭光之下,蘇滿霜的側臉比平時要好看許多,不知蒼璽是故意氣傅瓷還是錯把蘇滿霜當成傅瓷的緣故,竟一把將她抱進懷里.

蘇滿霜又驚又喜,雙手也抱住了蒼璽的腰.

蒼璽吻在了蘇滿霜的唇上,惹得蘇滿霜喘息都有些困難.

一吻既罷,蒼璽將蘇滿霜扔在床上,開始解她的衣裳.蘇滿霜又喜又羞,但還是任由著蒼璽將她的衣衫褪盡.

衣衫褪盡後,蒼璽沒有任何前戲的長驅直入,引得蘇滿霜一聲又一聲嬌滴滴的喘息.

兩人巫山云雨到情濃時,蘇滿霜已經累得不行.

蒼璽輕輕的親著蘇滿霜的臉頰,輕聲喚到:"瓷兒,你可知本王……"

後面的話,蘇滿霜已經聽不進去了.她只聽到一聲瓷兒.

蒼璽竟把她當成了傅瓷!

一時之間,淚水順著蘇滿霜的眼角往下淌,打濕了一片枕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