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奪人所愛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說完這話後離開了傅瓷的房間去了書房.

他去時,蘇子文正在讀他桌案上的《戰國策》.

蒼璽笑了笑,這孩子果然是個愛讀書的.

"師父終于回來了,我的功課全都寫完了,請師父過目",蘇子文說著,將方才蒼璽給他布置的功課遞給了蒼璽.蒼璽細細的將他遞過來的東西看了一遍,繼而點了點頭.這孩子,的確是個好苗子.好生培養,定是國之棟梁.

"不錯",蒼璽誇贊道,隨後拿起了方才蘇子文讀的那本《戰國策》,問道:"這本書,你覺得如何?"

蘇子文想了想,"這書中講述了諸國往事,徒兒雖說是挑著幾篇看的,但卻覺得十分有趣."

"有趣?"蒼璽問道.

蘇子文點了點頭,"徒兒很喜歡張儀.一怒諸侯懼,安居天下息!還有商鞅,立木樹信,秦國之所以後來者居上,多半是秦王慧眼識珠."

"你且仔細說說",蒼璽說道.

蘇子文偏著小腦袋想了想,說道:"就如同這秦惠文王.彼年,公孫衍與張儀不睦,秦惠文王能從中周旋.當兩人水火不融之時,這秦王又能夠懂得取舍.這可謂是慧眼識珠."

聽蘇子文這話,蒼璽若有所思.

眼下,蘇佑倘若能為他所用必定會大增羽翼.只是,當真要娶了蘇滿霜才能拉攏到蘇佑嗎?

見蒼璽不語,蘇子文以為自己說的不對,遂而瞪著圓溜溜的小眼睛問道:"師父,徒兒說的不對嗎?"

蒼璽揉了揉蘇子文的頭發,"子文很聰明,說的也很對."

聞言,蘇子文沖著他咧嘴笑了笑.

"想來你也倦了,讓那位穿紅衣服的美人姐姐帶著你去園子里轉轉吧",蒼璽說道.

蘇子文應了一聲,朝紅玉眨了眨眼睛.走到門口,蘇子文將肥嘟嘟的小手搭在紅玉的纖纖玉手上,紅玉正要領著他出門,他卻停住了腳步,轉身沖著蒼璽行了個禮,"師父,徒兒能去找師母玩耍片刻嗎?"

"你很喜歡師母?"蒼璽問道.

蘇子文應了一聲,接著說道:"師母生得漂亮,人也賢惠,徒兒自然喜歡."

蒼璽刮了刮蘇子文的鼻子,"你師母生的漂亮是真,只是你是如何看到她的賢惠的?"

"這師父就不知道了吧!"蘇子文笑了笑,"方才孟言姐姐來給我送瓜果,徒兒與她閑聊了幾句.她說,師母為了讓師父覺得王府里有家的味道,特地親手栽種了些樹苗花朵.徒兒因此猜測,師母必是個賢惠的."

聞言,蒼璽微愣.隨後又摸了摸蘇子文的小腦袋,輕聲說道:"你且去找師母玩吧."

蘇子文應了一聲,朝著蒼璽行了個禮之後便要朝門外走.

"等等--",蒼璽朝蘇子文喚了一聲.

蘇子文回頭,問道:"師父還有何事?"

"你師母今日勞累,你切莫再與她玩鬧累著她了",蒼璽吩咐道.

蘇子文回給蒼璽一個甜甜的笑,"師父放心,徒兒記下了."

蒼璽應了一聲,看著蘇子文拉著紅玉的手一蹦一跳地的出了書房.

看著蘇子文的背影,蒼璽感慨良多.他不是個悲春傷秋的,但今日聽了傅瓷的一番話之後卻忍不住多想.平日里,他太過自負,總覺得這世上沒有他蒼璽辦不成的事情,到如今才明白,哪怕說,將來有個朝代取代了承周.百姓們頂多罵幾句,到最後他們還是會臣服于心的君主,而後再開始周而複始的生活.

這個世界,沒有誰都能繼續.

蘇子文來到傅瓷的院子里時,傅瓷正在掉眼淚.聽孟言說,蘇子文來看她時,傅瓷趕緊擦了擦臉上的淚痕才讓孟言帶著蘇子文進來.

"徒兒給師母請安",蘇子文朝著傅瓷行了個禮.

傅瓷趕緊讓他起身,招了招手讓蘇子文到她身邊來.

蘇子文邁著小短腿跑到傅瓷身邊.他看著傅瓷發紅的眼眶,以及那若有若無的淚痕,問道:"師母不開心?"

"沒有",傅瓷矢口否定.

"那為何落淚?"蘇子文繼續問道.

傅瓷沒想到這孩子竟然觀察能力如此之強,遂而隨便扯了個理由說自己因為腳傷的緣故才掉了眼淚.

話說著,孟言端上來了糕點.蘇子文拿了塊塞進嘴里,直誇好吃.

看著這孩子,傅瓷心里又是一陣難受.嫁到王府這麼久,她竟沒能給蒼璽添個孩子.記憶力,前世里蒼璽倒是有兒有女,讓人羨煞.

只是,那孩子是蒼璽與旁人的.前世無緣,今生勉勉強強向上天偷來這一段緣分,傅瓷委實不敢再奢求什麼.

蘇子文記得蒼璽的囑托,吃了幾塊點心喝了杯清茶便離開了傅瓷的房間.看著日頭偏西,蘇子文去書房跟蒼璽告了個別後說著要去找蘇滿霜.

紅玉告訴他,他的姑母已經先行回到了蘇府之後主動提出送蘇子為回府.蘇子文歪著小腦袋應著,仿佛自己被蘇滿霜拋棄後有點委屈.這一路上,紅玉幾次開口想告訴蘇子文,他的姑母可能會嫁到攝政王府來.但看到蘇子文這一蹦一跳的樣子,紅玉覺得說了也是白說,遂而閉了嘴,將蘇子文送到門口便原路返回.

回到府里,蘇子文先去給蘇佑請了個安,又去問候了他的爹娘,最後才進了蘇滿霜的房間.

"姑母真不厚道,竟將我一個人留在攝政王府自己先行回來",蘇子文故意撅著小嘴埋怨道.

蘇滿霜揉了一把蘇子文的呆毛,"你如何回來的?"

"紅玉姐姐送我回來的",蘇子文說著,又從蘇滿霜的桌案上拿起一塊點心就要往嘴里塞.

"哎,別動!"蘇滿霜即刻吆喝住蘇子文,"這是明日帶給璽王爺",蘇滿霜說完想了想不太妥當,又補充道:"還有璽王妃的."

蘇子文哭喪著笑臉,委屈的把電信重新放回了盒子里.

看這蘇子文這副委屈巴巴的樣子,蘇滿霜接著說道:"等姑母嫁到攝政王府,你想吃什麼都給你做."

"姑母要交給師傅?"蘇子文大吃一驚的問道.

蘇滿霜含羞點了點頭後見蘇子文這神情,接著問道:"有何不妥嗎?"

"不行!"蘇子文站起來吆喝道.

"為何不行?"蘇滿霜提高了聲音問道.

"師父說師母是他的妻子,這輩子只寵她一個,愛她一個.師母也全心全意的對師父好,姑母為何要奪人所愛?"蘇子文質問道.

奪人所愛?

蘇滿霜倒是希望能奪人所愛.

今日,她看見蒼璽為了傅瓷不惜得罪何初.並且對傅瓷又是摟又是抱的,當真讓她羨煞.

見蘇滿霜不說話,蘇子文覺得自己話說重了,遂而拽了拽蘇滿霜的衣角,輕聲說道:"天下好男兒多得是,任憑姑母挑選,為何非要嫁給師父?"

為何非要是蒼璽?

這話,蘇滿霜也問過自己.

第一眼就喜歡上的人,大約很難再放下吧?

從蒼璽英雄救美的那一刻起,蘇滿霜就把這個人悄悄的裝在了心里.

今日,蒼璽在蘇府門口對她們蘇家的種種維護又是讓蘇滿霜對這個人多了一份敬重與喜歡.

盡管,她心里也知道,蒼璽那日英雄救美不過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今日對蘇家的維護,也不過是因為他祖父蘇佑的緣故.

其實,蘇滿霜自己也清楚.在蒼璽心里,沒有她一絲一毫的地位.

"你年齡尚小,許多事情暫時還不明白",蘇滿霜說道,接著又側身對站在一旁伺候的青苑說道:"送小公子回去."

青苑領了命,帶著蘇子文出了蘇滿霜的臥房.

看著蘇子文離開,蘇滿霜才歎了口氣.

有些時候,哪里是別人不明白,是自己不願意看清楚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