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梨園
g,更新快,無彈窗,!

蘇子文偏著頭沖著蒼璽問道:"什麼是妻子?"

蒼璽笑著揉了揉他的小腦袋,解釋道:"就是本王會寵一輩子,愛一輩子的那個唯一的女人."

蘇子文似懂非懂的歪著小腦袋沖著傅瓷眨了眨眼睛,傅瓷沖著他笑了笑.蘇子文跪在傅瓷身前,十分恭敬的沖著傅瓷行了個禮,"子文拜見師母."

傅瓷趕緊將這孩子扶起來.蒼璽說著沒錯,這孩子生了一副討喜的模樣,這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十分有靈性.長長的睫毛隨著他那一眨一眨的雙眼掃在下眼瞼上,十分耐看.

"幾歲啦?"傅瓷笑眯眯的問道.

"六歲半",蘇子文奶里奶氣的回答道.他看得出來,他這個師母是喜歡他的!

傅瓷揉了揉他的呆毛,"以後在這王府里,你缺什麼,愛吃什麼盡管跟師母說."

傅瓷語氣溫柔,蘇子文對她有格外的好感.

"他本就是受寵的,王妃快莫要嬌慣他了",站在一旁的蘇滿霜說道.

傅瓷循聲望去,才仔細瞧了瞧眼前這個美人兒.她發長三尺,光可鑒人,眉目如畫.雖算不得傾國傾城卻也是般般入畫,嬌若秋月.

"二小姐說笑了,這孩子既然是來與王爺學文練武的,我怎好不好好待他?",傅瓷與蘇滿霜說話時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這美人是好看,但傅瓷對著她卻怎麼也笑不起來.

在攝政王府又在蒼璽面前,蘇滿霜自然不好與她多理論.再者說,傅瓷的話也無不妥.

"好了,瓷兒喜歡孩子,多寵子文些也無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若是喚我一聲義父也無不可",蒼璽說道.

這話,原本是幫著傅瓷的.但此刻,在傅瓷聽來倒是像是在埋怨她膝下無子.

"是",蘇滿霜應了一聲,朝著蒼璽行了個禮.

傅瓷又與蘇滿霜寒暄了幾句.不知為何,蒼璽總覺得傅瓷對這位蘇家的二小姐心有芥蒂.

在蒼璽的認知里,傅瓷是那種外冷內熱的人.她不難相處,但真的想與她好好相處,坦誠相待還是要費上一些功夫的.

一會兒,孟言,孟景端上來了吃食.因著貴人們的吩咐,今日的早餐十分豐盛.蘇子文吃的肚皮滾圓,最後十分滿意的打了個飽嗝兒.蘇滿霜食量小,幾乎每樣東西只嘗一口便飽了.這也難怪她這纖細的身材!

蒼璽與傅瓷吃好後,蒼璽打算帶著蘇子文去了自己的書房,蘇滿霜沒有回蘇府的意思,還主動提出想帶著璽王妃逛一逛邱曄城.

蒼璽擔心傅瓷的腳上,不願意讓她多走路.最後,三人妥協,蘇滿霜提出帶著傅瓷去梨園看戲的主意.

傅瓷終日在這攝政王府也覺得悶,即便對蘇滿霜心里總有層隔膜,但因著戲的緣故還是應下了.

蘇滿霜此番前來沒帶侍婢,傅瓷帶著香羅由蒼洱趕著馬車一同去了梨園.

這梨園是邱曄最好的一家,里面請的都是名角兒.蘇滿霜是這兒的常客,這里的老板和伙計都認識這位名滿北番的蘇二小姐蘇滿霜.

伙計一看到是蘇滿霜,即刻迎了上來,"二小姐今兒個來是想看那出戲?"

蘇滿霜領著傅瓷往里走,十分熟絡的問道:"今兒個都有哪些戲?"

伙計聞言,趕緊引著這兩人往上好的地界走,"我的二小姐啊,您今天算是來著了,今兒有《長生殿》,《竇娥冤》,您看您是--?"

"本該是讓攝政王妃姐姐來點戲的,只是,妹妹覺得這《竇娥冤》太過悲戚,不如就讓妹妹做主點一出《長生殿》如何?"蘇滿霜問道.

這幾出戲,傅瓷都是聽過名字但不清楚到底講了什麼東西,故而點了點頭.

見傅瓷應下了,伙計趕忙引著這兩人往雅座處走.蘇滿霜邊走邊打量著這戲園子里,脆生生的開口問道:"伙計兒,這人怎麼愈發少了?"

伙計歎了口氣,"我的二小姐啊,如今這是--",伙計剛要說話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左右看了看,壓低了聲音,"這是何大人掌權,邱曄這個窮地方還有幾個人能來看戲啊!"

蘇滿霜也跟著歎了口氣,露出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來,片刻後又微笑著說道:"這位啊是攝政王爺的夫人.王爺來到這兒,咱們啊也該有好日子過了!"

說著,把傅瓷往前推了推.那伙計兒沒見過什麼大世面,但聽到什麼王妃自然也知道來人身份之大,趕緊跪在地上給傅瓷磕了個頭,說道:"笑的有眼無珠,還請王妃恕罪!王妃恕罪!"

"請起",傅瓷十分端莊的說道,那伙計起身後趕緊賠笑道,"王妃,二小姐,您二位這邊請!"

帶到了路,伙計趕緊吩咐人來給傅瓷端來好茶,鮮果還有邱曄特有的點心.傅瓷坐在尊位上,蘇滿霜坐在她的右手邊.傅瓷還給香羅與蒼洱賜了坐,故而這兩人便坐在了傅瓷的身後.

蘇滿霜看著這滿堂空座感歎了聲,終究不是當年了.若是再往前數幾年,今日扮楊貴妃的這位主兒一開口,准保滿座.這幾年功夫過去了,不想這戲曲經衰敗到了這種程度.

說來,這也怨不得百姓們.當下的形勢在這兒,邱曄城許多百姓人家吃飯都成了困難,試問還有誰願意來此看戲呢?

眼瞅著到了時辰,這兩位名角兒登上了台.

傅瓷是頭一回看戲.她雖是國公府的嫡小姐,但這種像模像樣的活動卻從來都論不到她.取而代之的是她那位庶妹傅青滿.

角兒開了嗓子,傅瓷在台下看的開心.盡管有語言上的差異,但好在差異並不大,還在傅瓷能聽明白的范圍之內.

蘇滿霜邊看邊吃著伙計送上來的茶點,還不忘打量著傅瓷的神情.

她是從小泡在戲園子里長大的.蘇滿霜的生母愛聽曲兒,大蘇滿霜記事起就帶著她常往戲園子里跑.後來,蘇滿霜的生母離世,她為了緬懷母親也常常女扮男裝去戲園子里聽曲兒.甚至,還會唱上那麼一段,兩段的.再後來,他們舉家來到邱曄,好在這兒還有這麼大一個戲園子.否則,都不知道自己開心或者不開心時可以上哪兒排解排解情緒.

她看著傅瓷這入迷的勁兒,嘴角微微上揚,輕聲問道:"姐姐可聽過'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