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患得患失
g,更新快,無彈窗,!

蒼璽真的會疏遠她嗎?

傅瓷想著方才香羅所說的話.她要如何跟蒼璽說,難道說她是重新活過一回的怪物?還是說,蒼璽前世里娶的,寵的都不是她傅瓷?

想到這兒,傅瓷隨隨便便的應了香羅一聲.她看著桌子上已經拆封的棗糕,嘴角上揚了些弧度.

前些日子,她在馬車上提了一句自己想吃棗糕沒想到蒼璽竟拾在了心上.

夜又深了些,蒼璽在傅瓷的庭院里又轉了一圈,始終沒敢敲傅瓷的房門.睡了也好,這些日子顛沛流離也是苦了她了.

第二日清晨,蒼璽醒的早,特地在傅瓷的院子里練武.今日,傅瓷起的也出奇的早,隔著門窗看見蒼璽在院子里練劍,傅瓷猛地一下下床腳又疼了起來.

"王妃慢些",香羅扶了傅瓷一把,在一旁提醒道.

"為我更衣",傅瓷說著,忍著腳痛來到了衣櫥前,找了身素色的衣裳來.香羅很快就為傅瓷梳洗打扮好了,扶著傅瓷出了房門.

蒼璽看見傅瓷出門來,嘴角上揚了一段弧度,眼神里也帶著幾分暖意.蒼璽沒停下來而是接著練劍.相比于方才,蒼璽的劍術中多了幾分調戲傅瓷的意味,劍鋒時常圍著傅瓷轉.

一劍舞畢,蒼璽才將劍扔給蒼洱,"昨晚睡得還好嗎?"

"還好",傅瓷笑了笑,接著問道:"王爺呢?"

"不好,想你難眠",蒼璽捏了捏傅瓷的臉蛋說道.

"油嘴滑舌",傅瓷嬌嗔了一句,側身不再理蒼璽.傅瓷也覺得奇怪,昨日里自己如同一個深宮怨婦一般,今日見到蒼璽所有的小脾氣都好了.

"你的腳傷如何了?"蒼璽問道.

傅瓷沒瞞著蒼璽,把大夫交代的話通通轉達給了蒼璽,到末了為了讓蒼璽安心,還不忘補充一句:"大夫說,將養數日便可."

蒼璽應了一聲,側身對此後傅瓷的孟言,孟景說道:"你們好好伺候著王妃,這幾日不許讓王妃下床",蒼璽說著將傅瓷橫抱起,將她重新放回了床上.

蒼璽看著桌子上已經拆封的棗糕,沒多言.傅瓷不怎麼喜歡吃甜食,也唯有奶白葡萄與她祖母生前愛吃的棗糕這兩樣甜品她還多少吃些.這棗糕表層已經風干,絕不可能是今早才打開的.這也就表示,昨晚自己來時傅瓷並沒有入睡,而只是單純的不想見自己.

看著蒼璽發愣,傅瓷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蒼璽轉過頭來,為傅瓷脫下鞋來查看他的腳傷.

蒼璽的手一碰到傅瓷的腳,傅瓷"嘶"的一下縮了一下.

蒼璽看著傅瓷這反應,臉色立刻變得嚴肅起來:"還說沒事!孟言趕緊再去請大夫來瞧一瞧."

孟言應了一聲,就要出門,但這個時辰,上哪兒去找大夫呢?孟言在門口停住了腳步,怯生生的開口:"王,王爺……"

蒼璽陰著臉,"怎麼?"

傅瓷看出了孟言的憂慮,趕緊解圍說道:"這才幾更天,哪里有藥鋪會開門?",見蒼璽還不放心,傅瓷接著說道:"香羅姑姑懂醫術,王爺若不放心讓姑姑再為我瞧瞧就是了."

傅瓷這麼說了,蒼璽也不能再為難孟言讓她一定請個大夫來,遂而對香羅抱拳說道:"勞煩姑姑了."

香羅給蒼璽行了個禮,"王爺客氣了."

說罷,香羅為傅瓷再次檢查了一遍腳踝的情況.

"王爺放心,王妃未傷及骨頭.好生生的養幾日即刻",香羅回答道.

聽香羅的回答與大夫的話並無差別,蒼璽才放了心,但是仍然不忘囑咐孟言道:"一會兒你去給王妃再請個大夫來給她瞧瞧."

孟言應了一聲,蒼璽還不忘再補充道:"要邱曄城最好的!"

蒼璽還想叮囑什麼,還未等他開口,蒼洱就進屋稟報說道:"王爺,蘇小公子來了."

"這麼早就來了?"蒼璽嘟噥了一聲.

"聽送他來的人說,小公子巴望著來求學,起了一大早",蒼洱回稟道.

他原本打算派紅玉前去請蘇子文來,沒料想他竟然起的如此早.看樣子,是個能吃苦的.

"帶他過來吧",蒼璽說完起了身.

傅瓷疑惑,問道:"這蘇小公子是何人?"

蒼璽坐在了傅瓷身邊,說道:"是蘇佑的孫子叫蘇子文,本王看他好讀書也是個習武的苗子,故而收他為徒",蒼璽說完笑了笑,接著說道:"這孩子是個聰慧的,你見了也定喜歡."

蘇小公子?

傅瓷努力在腦海里尋找有關這個人的記憶,卻什麼都沒找到.

對于蘇家,她為數不多的記憶都在蘇滿霜這個女人身上.

"王爺王妃起的好早",傅瓷還在回憶,卻被一聲溫柔的女聲打斷.

傅瓷循聲望去,笑容迅速凝固在了臉上.

蘇滿霜怎麼來了?

看到蘇滿霜,蒼璽多多少少也有些吃驚.

"蘇二小姐怎麼親自來了?"蒼璽起身問道,傅瓷也想起身,但被蒼璽攔住了,"腳受傷了就別亂動,好好坐著."

蘇滿霜笑了笑,給蒼璽與傅瓷分別行了個禮:"侄兒今兒個一早就起了,吵著問紅玉姑娘怎麼還不來接他.我瞧著他望眼欲穿,就擅作主張將他帶了來.若是有不便,還請王爺,王妃恕罪",說著蘇滿霜沖著蒼璽與傅瓷屈膝行了個禮.

"沒設麼不方便的,二小姐客氣了",傅瓷回答道.說完,她打量了蘇滿霜與蘇子文一番,問道,"想來二小姐與小公子還未用過早膳吧?孟言,孟景,吩咐廚房多准備些膳食端過來."

孟言與孟景聽到主子的吩咐後,應了一聲行了個禮便出了房間.

寒暄過後,蘇子文才掙脫了蘇滿霜的手,跪在地上給蒼璽磕了個頭",徒兒蘇子文給師父請安."

蒼璽趕緊上去扶起了蘇子文,說道:"在王府里不興這個,你懂禮儀就好,這大禮日後就免了."

蘇子文拱手應道:"多謝師父."

蒼璽揉了一把這孩子的呆毛,領著他的手走到傅瓷面前,"這位是本王的妻,你的師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