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師父
g,更新快,無彈窗,!

蘇子文抱著書本,咧嘴笑著:"喜歡!"

蘇佑咳了一聲,蘇子文邁著小短腿跑到他面前,拱手行了個禮,"祖父,孫兒可以收下攝政王爺給的禮物嗎?"

蘇佑看了看自己的小孫子歎了口氣,蒼璽看到蘇佑這般情形,站立起身,"本王看小公子是個喜歡讀書的,這禮也算不上什麼禮不如前輩就准許小公子收下吧."

"唉--",蘇佑歎了口氣,接著說道:"王爺不是不知曉,這經商之人的後代是不准許讀書考功名的.偏偏這孩子,唉……",蘇佑說不下去了.

"承周這條律法本就不合理,也到了該廢棄的時候了.前輩若是願意,不如讓小公子給本王當個徒弟,本王願意授經文,傳武藝."

不等蘇佑開口,蘇子文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真的嗎?"

蒼璽沖著小孩子笑了笑,"真的."

蘇佑再次歎了口氣,"王爺既然喜歡這孩子,老夫也沒有阻攔的道理.老夫不盼望著這孩子能出人頭地,只希望他平安一世."

見自己的祖父同意了,蘇子文十分高興的扯著蘇佑的一角說道:"孫兒多謝祖父!"

蘇佑揉了揉這孩子的毛發,笑道:"還不快去給你師父行禮敬茶?"

蘇子文聞言,被奶娘抱著從桌子上端起了蒼璽的茶杯,給蒼璽磕了個頭,"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蒼璽受了這孩子三叩首,喝了他遞過來的茶水後趕緊將蘇子文扶起來,"日後有時間便去本王府上,拐過城東第一座宅府,上面有個牌匾寫著'攝政王府’四個大字",蒼璽說完,看著蘇子文似懂非懂的眨著眼睛,蒼璽指了指紅玉接著說道:"你若是不知道,以後就讓這個姐姐接送你可好?"

蘇子文揉了揉自己的呆毛,盯著紅玉手里的紅俠劍問道:"這個美人兒姐姐會武功嗎?"

他這童真惹得蒼璽與紅玉發笑.

"自然會",紅玉說著彎下腰來,"以後上下學路上我保護小公子可好?"

蘇子文朝著紅玉甜甜一笑,"多謝美人姐姐."

蘇佑看著自己的孫子不怕生的樣子也跟著笑了起來,"日後,王爺費心了."

"前輩言重了",蒼璽拱手說道,繼而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時辰不早了,本王也就不叨擾了."

"王爺可否用頓便飯再走?"蘇佑說道.

蒼璽客氣的笑了笑,"本王今日晨起出門時未曾與王妃說過,回去晚了她該擔心了.前輩好意,蒼璽心領了."

蘇佑笑了笑,"既然如此,老夫也就不留王爺了."

蒼璽應了一聲,接著彎下腰將手搭在蘇子文的肩膀上,"明日早晨,本王讓這個美人姐姐來接你去王府可好?"

"好!"蘇子文應道.

蒼璽又捏了捏蘇子文的笑臉之後再次給蘇佑行了個禮才離開了蘇府.蘇佑一行人把他們送到門口,兩人又寒暄了幾句才分別.

蒼璽離開蘇府後沒直接回攝政王府而是去城東頭給傅瓷買了分棗糕.今兒個走時,她還沒醒,蒼璽不忍心叫醒她,遂而出門也沒說一聲.這一日不歸,傅瓷該擔心了.

蒼璽回到家時,天已經黑了.傅瓷把做好的飯菜放在了桌子上,自己窩回到了床上.

蒼璽不見傅瓷在餐桌旁,趕緊沖著站在一旁的孟言與孟景,"王妃呢?"

孟言膽子稍微大些,遂而主動接了蒼璽的話,"回稟王爺,王妃說累了,先休息了."

"累了?"蒼璽微蹙眉.

孟言應了一聲,看到蒼璽這神情,聲音又小了一分,"王妃昨日傷了腳,今日又在園子里轉了許久,還與香羅姑姑一起在園子里種了些花草,遂而早早的回房了."

聽們孟言講完後,蒼璽什麼話也沒說的出了門,直奔傅瓷的臥房.

蒼璽健步來到傅瓷的院子里,站在院門口蒼璽看見屋里的燈已經滅了,蒼璽想推門而入卻被香羅制止了,"王妃睡了,王爺請回吧."

"本王就進去看看,絕不吵醒她",蒼璽說完就要往里走.

香羅先蒼璽一步站在了門口,"主子說王爺勞碌一天一定累了,王妃知您未用晚膳故而將餐食留在了桌上,王爺請便吧."

傅瓷不見他?

"瓷兒可是有什麼不適?"蒼璽問道.

"王爺多慮了",香羅行了個禮不願再與蒼璽多語.

見香羅要走,蒼璽趕緊攔下,"她的腳上如何了?"

香羅聞言回頭,說道:"大夫說傷著筋了,得好好養幾日."

"姑姑就讓本王進去看看吧",蒼璽說完便要進門.

香羅再次攔住了蒼璽,歎了口氣:"王爺莫惱,奴婢說句您不愛聽的話,今日並非是老奴要攔著王爺,而是王妃命奴婢務必將王爺攔在門外."

"為何?"蒼璽問道,再不似他平日里那副讓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模樣.

"奴婢不知",香羅說完後沒再理會蒼璽,打算推門進屋.

"姑姑等等--",蒼璽急忙沖香羅喊道,香羅回頭,蒼璽氣餒的將手里的東西遞給香羅,"前兩日在路上瓷兒說想吃棗糕."

香羅接過棗糕,沖著蒼璽行了個禮,進了屋.

進屋後,香羅把棗糕遞給了傅瓷,壓低了聲音問道:"主子為何不讓王爺進來?"

傅瓷從門縫里看到蒼璽那孤寂的背影,歎了口氣:"姑姑不懂",隨後一瘸一拐坐回了桌子旁,開始拆棗糕.

傅瓷沒法告訴香羅,自己已經死過一回.也沒法告訴她,前世里蒼璽娶得並不是她而是蘇府里的那位二小姐蘇滿霜.

盡管前世里她始終未曾關注過這位王爺,但是在她活著的時日里,她聽聞這位蘇王妃寵慣王府,惹人羨煞!

這些話,她沒法對香羅說,自然也沒法對蒼璽說.

傅瓷原以為自己這一生都不會因為一個男人吃味,卻沒想到這蘇滿霜還沒真的入住璽王府自己就已經酸成了這副模樣.

"恕老奴說句不該說的,這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溝通理解.王妃若是不把心里裝的事情告訴王爺而是一昧的把王爺往外推,你們夫妻之間只會加深誤會",香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