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這水,太渾(2)
g,更新快,無彈窗,!

"回稟王爺,屬下打聽到,在這邱曄是何巡撫一手獨大.這五六年一來,朝廷得到的消息一直是北番的經濟不景氣.據屬下所知,這前兩年是因為何大人中飽私囊,這後三年,邱曄天災多,百姓也架不住有這麼個貪官在!"

聽完蒼洱的稟報,蒼璽的眉頭擰在了一起,"這何初有什麼背景,敢如此囂張跋扈?"

蒼洱拱手一揖說道:"這位何巡撫敢如此,一來是天高皇帝遠,這二來麼……",蒼洱頓了頓接著說道:"王爺忘了,周則的母妃姓何."

聞言,蒼璽氣的把手往桌子上狠拍了一下.

周則是三年前被封為太子的,這何初也就在邱曄為虎作倀了三年.盡管周則未必記得自己還有這樣一個親戚,但如今的世道不正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嗎?

蒼璽平複了一下情緒,接著問道:"潯陽蘇氏那邊呢?"

蒼洱歎了口氣,"潯陽蘇氏是十年前來到北番的,據說當時蘇老將軍來時正趕上邱曄發大水.蘇老將軍仗義,散盡家財才不至于邱曄變成一座空城.但自那之後,蘇老將軍一家也就落魄了,蘇公子也因此被迫從商."

聽完蒼洱的訴說,蒼璽心頭一酸.這蘇家,果真是承周的中流砥柱.若是朝堂之上多幾個這樣的肱骨之臣,想來承周該是另一番天地.

"接著說",蒼璽說道.

"屬下還打聽到,這蘇公子有個小兒子,愛極了讀書,只是……",蒼洱沒再說下去.

即便蒼洱不說,蒼璽也知道了.

在承周,商人的地位十分低位,但卻在家族中如同頂梁柱一般.這朝廷中的達官顯貴,哪一個不是花錢如流水.然而,僅僅憑借朝廷給的俸祿是絕對不能滿足他們這一年的支出的.所以,會有許多人家逼迫自己的庶出兒子或者最不中用的那個兒子來經商.

一來,免去了許多不必要的是非.二來,也讓家里有了經濟來源.不過,一旦經商,他這一支的子孫便不能再考取功名做官.就連讀個書,也是受限制的.

就如同蘇滿祁的兒子一般,喜歡讀書卻不能上學堂,也不能找個先生來教他詩詞經書.

蒼璽歎了口氣,說道:"你去准備份禮,明日本王要去拜會蘇老將軍."

蒼洱應了一聲退了下去,蒼璽一個人窩在書房里想著方才蒼洱的話,心里忽生得一份悲涼之情.

英雄遲暮,大概說的就是蘇佑吧?

蒼璽這一想就是一夜.傅瓷在房間里等到兩更天也不見蒼璽來,只好讓人服侍著睡了.夢里,她看見了一個女人窩在蒼璽的懷里,她瞧得不太真切,遂而跑了過去.這一跑便崴了腳.

蒼璽看著她跌倒在地上卻沒有過來扶,那女人也在朝她耀武揚威的笑.周圍的侍婢,奴才也都掩面發笑,笑她這個不得寵的王妃.

快天亮時,傅瓷一下子驚醒,坐起了身.

她看清楚了,那個朝她笑的耀武揚威的女人正是蘇滿霜!

傅瓷被驚醒後沒再睡著,昨天下午蒼璽明明說要來這兒陪她卻不見蹤影.想著蒼璽對蘇家人的態度,傅瓷心里七上八下的.

太陽爬上了天,屋子里亮了些後傅瓷才好好的梳洗打扮的一通,命手底下的人去准備早膳.

待准備好了,傅瓷差香羅去書房請蒼璽前來時,才被告知王爺一早就出了門.

香羅回去回稟傅瓷時,很明顯的察覺到傅瓷的臉色不大好看.

"可知道王爺去了哪兒?"傅瓷問道.

"聽伺候王爺的人說,王爺去了蘇府",香羅說道.

"蘇府?"傅瓷重複了一遍,繼而問道:"潯陽蘇氏?"

"正是",香羅應了一聲.

聞言,傅瓷的手抖了一抖.

難道,這就是命由天定,蒼璽注定躲不過蘇滿霜?

"王爺即便是去蘇老將軍家也不同這一早就去吧?"傅瓷問道.

香羅想了想,回答道:"奴婢聽伺候王爺的人說,昨日王爺聽說蘇公子的小公子因為父親從商的緣故不能誦讀詩文心里十分過意不去,遂而今個一早去集市上淘了些書本,想給那小公子送去."

傅瓷應了一聲,沒再說話.她一個人坐在了餐桌前,用筷子夾著米飯,卻如何也夾不起來,傅瓷夾了三四次後,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拍.

"不吃了,陪我出去走走",傅瓷沖著站在一旁的香羅說道.

香羅看傅瓷這副樣子,趕緊勸道:"王妃,您這腳還傷著呢!"

"蘇家那位會醫術的二小姐不是說了本王妃這腳無妨嗎?"傅瓷說完這話發現自己的態度有些不對,遂而將語氣放柔了幾分,"姑姑陪我出去走走吧,在這屋里呆著,悶得慌."

傅瓷都這麼說了,香羅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扶著她出了房間.傅瓷的腳傷並沒有蘇滿霜說的那麼輕,落地吃力還是會疼.

這北番之地,氣溫比金陵低許多,花草也只是發了個小嫩芽.遠不如金陵城璽王府那園子里花團錦簇.

"王爺好像很看重蘇家?"傅瓷還是不放心的問道.

香羅點了點頭,"昨兒個奴婢還聽紅玉說王爺讓蒼洱前去打聽潯陽蘇氏這幾年的情況."

"蒼洱打聽的如何?"傅瓷急忙問道.

香羅笑了笑,"王妃您也知道,蒼洱這小子前去打聽的事情若無王爺首肯誰能問的出來呢?"

"姑姑說這話就不對了,咱們王爺可是沒什麼事情瞞著王妃的",蒼洱突然從樹上跳下來說道.

香羅嚇了一跳,拍著蒼洱的肩膀說道:"你這猴精兒,怎麼爬到樹上去了?"

蒼洱撓了撓頭,笑笑說道:"王爺吩咐了,不讓屬下告訴王妃與姑姑,說是要給王妃個驚喜."

香羅笑笑,"你倒是還學會賣關子了!"

"王妃只管著開心,這操心的活兒王爺與屬下來干就成了!"蒼洱說道.

傅瓷笑了笑,接著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問道:"王爺怎麼沒帶著你去蘇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