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英雄救美
g,更新快,無彈窗,!

何初嘴上言辭懇切,實際上遞給那姑娘的眼神卻透露著凶狠.

姑娘看他這眼神,有點害怕.見她還不語,何初又說道:"還請蘇小姐發個善心,從今之後我定會對犬子嚴加管教!"

那位被稱為蘇小姐的從何初的眼神中看到了陰冷,為了避免災禍,只好走上前去沖著蒼璽行了個禮,"多謝攝政王出手相救,想來這位公子也不是故意難為小女的,還請王爺高抬貴手."

聽到蘇小姐這麼說,蒼璽一時之間神情複雜.看樣子,這位何巡撫在這個地界兒上欺壓百姓已久啊!

心里這麼想,但蒼璽面上卻沒有過多的表示出來,"既然蘇小姐這麼說了,那本王也就不好再為難這位公子了",說著,蒼璽把目光落在了何初身上.

不等蒼璽開口,何初率先表示道:"多謝王爺,臣一定好好教導犬子,也必定不會讓今日之事再次發生!"

蒼璽應了一聲,背過了身去,何初十分有眼力勁兒的說道:"臣恭送王爺!"

待蒼璽走後,何初斂了斂袖子,沖著自己的兒子何逸飛冷哼了一聲便離開了現場.何巡撫一走,何逸飛也開始驅散在場圍觀的人群.那些個平頭百姓哪兒敢惹他,遂而十分識趣兒的各自散了去.

人走的差不多了之後,何逸飛才沖著蘇小姐惡狠狠的說道:"你是本公子看上的女人,我就不信你次次這麼好的命,總有人裝英雄!"

說完,何逸飛帶著一眾家丁也離了去.

那姑娘被何逸飛這話說的心驚膽戰,還是丫鬟喚了一聲,"小姐"後,她才回過神兒來.

"與我速速回府",那位蘇小姐說道.

丫鬟應了一聲,兩人一同轉入了巷子里回了府邸.

蒼璽回到車上後,將方才的情況講給了傅瓷,接著感歎道人心不古.傅瓷聽得心里也不舒服.此時此刻,她愈發覺得存在潛在的危機--蘇滿霜.

盡管如此,傅瓷面上仍然努力保持著鎮定.蒼璽感歎完之後,沖著馬車外喚了一聲蒼洱,蒼洱將頭探進馬車里等著蒼璽的命令.

"一會兒你去打探一下潯陽蘇氏",蒼璽說道.

蒼洱應了一聲後,又轉身回坐開始駕車.

一會讓功夫,他們一行人便已經到了府邸.

這府邸上有塊門匾,上面有四個大字--攝政王府.

蒼璽扶著傅瓷下了馬車,命香羅先帶著傅瓷安頓下來.香羅是個辦事麻利的,不過半個時辰就將傅瓷平日里用的東西統統安置好了,還在紅玉的幫助下在廚房里生了個火,弄了些小吃來.

蒼璽讓蒼洱將該收拾的統統收拾了一遍,然後又親自去奴仆市場買了幾個為奴為婢的人來後,將那些個周則特地指派來的人通通綁了起來.

周則這種將眼線安插在攝政王府的手段也忒差了些,他以為自己是皇帝,他派下來的人蒼璽就不敢動了嗎?

在這兒天高皇帝遠的地方,蒼璽縱使將周則派來的眼線殺了又如何?

蒼璽帶回家了四個人,兩男兩女.兩個男人守在了他常在的書房門口聽他拆遷,兩個婢子則供傅瓷使用.

香羅年紀大了,打打下手還行,讓她終日里都伺候著,蒼璽還是有些擔心她的身體吃不消.

待一切收拾好後,還不等蒼洱去打探潯陽蘇氏的消息,守門的侍衛就來稟報道:"潯陽蘇氏前來拜見王爺."

蒼璽沒有過分的震驚,這個結果在他的意料之內.今日,他救了潯陽蘇氏的女兒,他登門拜訪也不為過.

"請他們前去大廳稍後",蒼璽想了想,接著說道:"去告訴王妃,潯陽蘇氏來訪,讓她與本王同去大廳",蒼璽吩咐道.

那侍衛應了一聲後,按照蒼璽的吩咐去執行.侍衛走後,蒼璽接著對蒼洱說道:"你現在就去幫本王查查潯陽蘇氏,還有這兒的巡撫何初."

蒼洱應了一聲後出了書房門.蒼洱走後,蒼璽才將那兩封書信從懷里取出,在手里反複捏了一遍又一遍,然後塞進了袖子里.

來到大廳,蒼璽看見一位年過半百的男人坐在了尊位的下首處,他旁邊坐著一男一女應該比蒼璽小那麼幾歲.蒼璽仔細瞧了瞧,那女子正是自己今日在城里救下的那一位.

看准了後,蒼璽加快了腳步進了大廳.

蘇佑一看見蒼璽來了,趕緊起身去迎,"草民給攝政王爺請安",蘇佑拱手一揖,他身後的子女也跟著給蒼璽行禮.

蒼璽見狀,趕緊上前攙扶蘇佑,拱手還禮說道:"老將軍客氣了",繼而故作不知的問道:"這兩位是--"

聞言,蘇佑趕緊介紹說道:"這位是草民的長子,叫蘇滿祁",然後拉著身後的女子說道:"這位,王爺是見過的.草民的幺女,蘇滿霜."

蘇佑說道蘇滿霜這三個字時,傅瓷正好走到大廳.聽到這三個字,傅瓷一個沒站穩,把腳給崴了.

蒼璽聞聲,趕緊上去扶.蘇滿霜也跟了上來,對著傅瓷說道:"小女是學過醫的,還請王妃讓小女給您看看."

傅瓷沒反駁.這人畢竟是蘇佑的女兒.他們一家人來北番,還是有求于蘇佑的.

"那就有勞蘇小姐了",傅瓷頷首說道.蒼璽將傅瓷抱在了懷里,沖著蘇佑說道:"讓蘇老將軍見笑了",說著,將傅瓷放在了大廳的椅子上,又命人取來了屏風擋在了蘇佑與蘇滿祁面前,才為傅瓷脫了鞋讓蘇滿霜為她檢查腳.

片刻過後,蘇滿霜沖著蒼璽行了個禮,說道:"王妃娘娘並無大礙,只是一時沒站穩晃到了筋,休息個三五日便沒事了,王爺不用擔心."

"有勞蘇小姐了",蒼璽沖著蘇滿霜拱手一揖.

蘇滿霜趕緊福身沖著蒼璽行了個禮,"該說謝的應該是小女.今日在城門口,多謝王爺出手相救."

蒼璽笑了笑,"舉手之勞而已."

聞言,蘇佑歎了口氣,"于王爺而言是舉手之勞,于我們邱曄的人來說,王爺可是為我們出了一口惡氣啊!"

"惡氣?"蒼璽發問道,"蘇老將軍若是方便,快坐下與本王好生講講這其中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