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江山與美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傅瓷點了點頭.

這樣的生活,她確實有些羨慕了.

"等本王安定下來了,或者到了辭官的年紀,本王就許你這樣的生活",蒼璽說道.

安定下來或者到了辭官的年紀.傅瓷記得,這話,蒼璽已經對她說過好多次.她心里也知道,這樣的生活,或許不屬于她傅瓷.

前世里,她活的太過于唯唯諾諾.這一世,老天爺既然給了她重活一回的,必定要好好的活一回.她要讓欺負過她的人都匍匐在她的腳下,讓這天下人都記住她傅瓷的名字!

她心里已經波濤洶湧,但面上卻一點兒都沒展現出來.反而微笑著,聲音很輕的面對著蒼璽問道:"倘若有一天,江山與我你只能選一個,你將如何抉擇?"

聞此一言,蒼璽的笑容僵在臉上.若是不看著傅瓷的眼睛,或許蒼璽可以毫不猶豫的說出選擇傅瓷.但是,面對著這個人,看著這雙眼睛,蒼璽委實不想欺瞞傅瓷.

說句不好聽的:得到了這天下,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只是,在很多年後蒼璽才明白他想得到的或許不是天下,而是一個活生生的傅瓷.

見蒼璽猶豫這麼久,傅瓷沒再逼問下去,而是淡淡一笑,"王爺不必說了,我心中已經有答案了."

蒼璽歎了口氣,握著傅瓷的手繼續往前走.

果然,蒼璽是個有大志的人,也是個可以可以犧牲親近人性命的人.傅瓷想著,面上依舊波瀾不驚.

她慶幸,蒼璽沒有直截了當的回答選擇她或者是選擇江山.

這麼長時間相處下來,傅瓷知道蒼璽的為人.倘若蒼璽是個胸無大志的人,他萬萬不會去管如今承周的這個爛攤子.正因為他不是一個只顧自己的自私自利的小人,他才能救傅鶯歌于水火之中,才會即將被謫到北番.這是一個肯對天下蒼生負責人的蒼璽,也是個知恩圖報的蒼璽.

當然,她也慶幸蒼璽沒有很快的就說選擇傅瓷.傅瓷內心其實清楚,蒼璽心中是不太願意相信別人的.就好像,蒼洱跟著蒼璽這麼多年,蒼璽只吩咐蒼洱為他辦事,卻很少將自己的心思告訴蒼洱.如今,那個可以同蒼璽分享心事的人已經入了土成了一具尸體.

自然,蒼璽也不是那種會十分估計兒女私情而拋卻江山的人.

因此,對于蒼璽這個無聲的回答,傅瓷十分慶幸.至少,蒼璽還是她喜歡的那個蒼璽.

兩人一同往前走了幾步.季十七最先看見這一行人,遂而趕緊上來給他們開門.

"你這混蛋,帶著瓷兒來卻不與我說一聲!"季十七對著蒼璽說道,邊說邊給開房間的門.

魏氏與沈梓荷看見這一行人,也起了身.沈梓荷沖著傅瓷笑了笑,看到蒼璽時,沈梓荷下意識的躲開了蒼璽的目光.

蒼璽看人自帶著三分冷意,與沈梓荷四目相對時,蒼璽更冷了幾分.就是這個人,害死了他的兄弟!

看著兩人的關系這麼緊張,季十七趕緊把蒼璽拉到一邊小聲說道:"老四的事情我聽說了.沈夫人再有不對,你且也估計著她腹中的孩子些."

從沈梓荷的脈象來看,她這段時間肯定沒好好休息.加上周義這樁事情一直在沈梓荷心頭揮之不去,她的狀況委實不好.在季十七看來,這個女人能撐到現在這一步已經十分不容易了.她既是個可憐人,季十七也不希望蒼璽過分為難她.至少,看在她腹中有周義血脈的份上.

見蒼璽的眉頭稍微舒展開了些,季十七才放心的松開了他的胳膊,帶著他重新回到了傅瓷與沈梓荷的面前.

他們回去時,傅瓷正在輕輕撫摸沈梓荷的小腹,兩個人笑的都很暖.蒼璽看著他們兩人,這大概就是生命的力量吧!

見幾個人相顧無言,季十七打破了沉默問道:"你們怎麼想起到我這竹林來了?"

聞此一言,蒼璽與傅瓷都有幾分尷尬.季十七這副熱情的樣子,倒是讓他們二人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沉默片刻,傅瓷想開口卻被蒼璽搶了先:"十七,我有一樁事情要與你說,你隨我來一下."

季十七被蒼璽這話說的有些懵.他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應了兩聲,說著就要與蒼璽一同離開.蒼璽走在季十七前面,他披著的那件黑色蟒袍應著飛在抖動,季十七緊隨其後.眼看著這兩人就要出門,傅瓷突然大喊了一句:"王爺--"

聞言,蒼璽停住了腳步,一直沒轉身,他在很努力的調整自己的氣息.反而,季十七率先回頭轉身,他在傅瓷的眼眶中隱隱約約看到了些晶瑩.

季十七剛想倒回去安慰傅瓷兩步,蒼璽突然轉身,遠遠的沖著傅瓷揚了揚嘴角,"沒事."

傅瓷還想說什麼,蒼璽別過目光,故意放緩和了聲音說道:"你陪著沈夫人說說話,看看這兒還缺什麼,盡管吩咐蒼洱去置辦.我與十七有幾句話說,就不陪著你們了."

蒼璽說罷,頭也不回的出了院子.季十七有些左右為難,叮囑了傅瓷幾句不要見外趕緊追著蒼璽的腳步出了院子.

蒼璽走到小溪邊才停了下來.

如今,春意正盛,小溪的流水嘩啦啦作響,一旁野花野草長勢十分好.季十七是過了片刻才追上來的.

看著蒼璽背對著自己,季十七有些喘的問道:"到底什麼事,能讓你帶著瓷兒親自跑一趟?"

蒼璽轉過身,與季十七對視了片刻後別過臉去輕聲說道:"我與瓷兒已經成親了."

聞此一言,季十七愣在了當場!

什麼?他最信任的兄弟與他最喜歡的女人成親了?

"我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你打我一頓吧",蒼璽說道.他說的很平緩,語氣中摻雜著歉意.但眼下,季十七顧不得這些.

他一把抓住蒼璽的領子,惡狠狠的等著蒼璽,沖著他嘶吼道:"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你不許喜歡她!你當時是向我做了保證的!"

說道最後,蒼璽隱約能聽出季十七語氣中的哭腔.這個樣子的季十七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