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潛在的敵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與生活無關,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更喜歡志同道合的人",傅瓷說道.

蒼璽聽了傅瓷的話,心里有點暖.

這段時間,他愈發覺得自己比不過季十七了.季十七是個溫潤如玉的人,這一點他蒼璽比不了.就好像,季十七無論與誰說話,語氣都十分的溫柔.但這一點,蒼璽就做不來.他從小對人冷漠慣了,如今遇上傅瓷才多多少少的稍微好了些.

"王爺莫要多想.我既然嫁了你,自然對你與十七的感情是有不同的",傅瓷說道.

"何處不同?"蒼璽蹙著眉問道.

傅瓷瞥了蒼璽一眼,"自然是喜歡你多些."

蒼璽依舊不依不饒,"就只是多些?"

傅瓷白了他一眼,笑了笑.蒼璽見傅瓷笑了,也便跟著笑了笑.

"早些歇息吧,明日我們一早去竹林",傅瓷邊收拾床鋪邊對傅瓷說道.

蒼璽應了一聲.待傅瓷收拾好之後,兩人一同上床就寢.

這一回,蒼璽沒如平時那般耍流氓.兩個人就在床上安靜的躺著,蒼璽將傅瓷攬在懷里.傅瓷的頭貼在蒼璽的胸膛上,感受著他身上的溫度.

傅瓷的發質很軟,身上也散發著好聞的味道.蒼璽抱著傅瓷,睡著的很快,也睡得很踏實.

蒼璽應該有些日子沒能好好睡一覺了.

這些日子,他要忙的事情太多.該他管的,不該他管的,蒼璽總喜歡攬到自己身上.就好像,這世間的每一樁事情于他而言都不是閑事.

被謫到北番也是好事,讓他在那兒好好休息一番,遠離這些個世間紛擾.如此想來,這也算得上是好事一樁.

蒼璽睡得很淺,淺到傅瓷不敢亂動,生怕微微一動就驚擾著蒼璽.

第二日,公雞第一遍報曉蒼璽就起了身,穿戴好了衣裳,去廚房為傅瓷准備早膳.傅瓷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一睜眼就看到蒼璽在餐桌旁捧著一本書在看,桌子上擺了七八個碗和盤子.桂雨站在床邊,看到傅瓷睜開了眼睛,趕緊傳喚來了平日里伺候傅瓷的嬤嬤們端來了洗漱東西.

嬤嬤們的手腳都很利索,一會兒功夫就把傅瓷平日里用的東西一一端了上來.蒼璽看著這些人麻利的手腳後放下書卷,"放著,本王來."

聞言,那些嬤嬤們一個一個兒的把自己端著的物什放在了桌子上.蒼璽將乾淨的布子浸濕後又擰干,坐在傅瓷的床頭為傅瓷擦臉.

傅瓷想伸手拿過布子自己收拾,蒼璽撥開了她的手,十分溫柔的說道:"別動,讓本王來."

傅瓷應了一聲,任由著蒼璽服侍著自己.擦完臉後,蒼璽又幫著傅瓷穿好衣.最後扶著傅瓷坐在了梳妝鏡前面.

蒼璽拿著梳子在為傅瓷梳著她的秀發.傅瓷的頭發很黑很順,摸起來也十分舒服.蒼璽的手拿得動刀槍劍戟,對梳子這種小玩意卻有點無可奈何.蒼璽弄了近半個時辰才為傅瓷綰了個還稱得上像樣的發髻.

"好了",蒼璽舒了口氣,輕聲說道.

傅瓷對著銅鏡左右看了看.蒼璽的手還算得上巧,這發髻雖然沒有桂雨和香羅這等人梳的好看但也是落落大方.

蒼璽將最後一支發簪插到傅瓷的秀發中後牽起傅瓷的手說道,"走,用早膳去."

傅瓷應了一聲,兩個人坐在餐桌旁.蒼璽給傅瓷盛了一碗魚湯,又夾了幾塊魚肉放在自己的碟子里,把魚刺都挑出來後才放到了傅瓷的碗里.

桌子上還有一樣豆腐,口感十分好,有點像蒼璽在國公府搶了傅綽約豆腐為她做的那回早餐.

吃著吃著,傅瓷落了淚.

蒼璽看著傅瓷哭了,趕緊給傅瓷擦眼淚,"怎麼還哭上了?"

傅瓷一邊搖頭一邊擦眼淚.她那雙睫毛落在下眼瞼上,十分動人.

"王爺到了北番,不能喜歡上其他的女子",尤其是個叫蘇滿霜的女子.

這後半句話,傅瓷沒說出來.

若不是不好跟傅瓷交代,傅瓷倒是真的想與他說說前世今生這回事情.只是,這種事情,即便傅瓷說出來,蒼璽也是不會相信的.

"這世間哪兒還有比你優秀的女人,你這樣好,本王的眼界都因你變高了,還哪有心思喜歡別的女人?"蒼璽打趣道.

聽她這話,傅瓷微愣.

這話,前世里他是否也對蘇滿霜說過呢?

見傅瓷神色不太對,蒼璽握著了她的手,說道:"莫要想多了,本王去北番是穩定社稷的又不是去選側妃的."

見傅瓷還不開心,蒼璽所有有些撒嬌的說道:"好啦,本王向你保證,絕對不多看其他女子一眼!"

傅瓷點了點頭,蒼璽十分有眼力勁兒的為她盛了一碗魚湯.

待傅瓷用完早膳過後,蒼洱的馬車也已經停在了府門外了.

蒼璽扶著傅瓷進了馬車,蒼洱與紅玉趕馬.

因著桂雨也在馬車內的緣故,蒼璽也就沒對傅瓷有太大的動作.原本,蒼璽是打算他們四人一起去竹林的.有蒼洱與紅玉在,想來照顧好傅瓷是足夠了的.然而,傅瓷卻硬是帶上了桂雨.

原本,傅瓷是不願意將桂雨扯進這趟渾水之中的.只是,桂雨聽說是去竹林遂而一個勁兒的求著傅瓷帶著她出去.傅瓷只當這段時間太過緊張,真真是苦了桂雨丫頭,耳朵根子一軟,便答應了她.

到了竹林外,馬車駛不進去了,五個人只能一同步行著去竹屋.

蒼璽,蒼洱,紅玉是練過功夫的,腳步快些.但因著傅瓷與桂雨走不慣山路的緣故,三人放慢了腳步.傅瓷與桂雨也沒拖遝,五人走了一炷香的時間便到了.

站在離竹屋的不遠處,傅瓷看見一個女人坐在院子里在刺繡,旁邊有個男人在劈柴,還有個年紀大一點兒的女人在一旁生火.

傅瓷看著這景象,有點羨慕.

蒼璽在一旁觀察著傅瓷這複雜的神情,握著傅瓷的手加重了些力道,嘴角微微上揚,語氣十分溫柔的問道:"怎麼,羨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