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梓荷苦笑了一聲,"還能如何?緝拿我的告示已經貼滿了大街小巷,我又能如何?"

傅瓷歎了口氣.是啊,周則放過了沈氏卻唯獨下了一道詔令說要緝拿四皇妃沈梓荷,提供線索者有賞.

"這些日子你是如何過的?"傅瓷轉移話題問道.

如何過的?

她一個孀婦還能如何過?

沒了周義的庇護,周則又下令對她進行搜捕,她走到哪兒都是不安生的.但是,這些話她並不想說給傅瓷聽,遂而開口道:"我想找個幽靜的地界兒好生安胎,把四殿下這唯一的骨血養大."

傅瓷點了點頭.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了,周則只說要緝拿沈梓荷卻沒說緝拿她之後要做什麼.不過,看樣子應該就不是什麼好事.否則,便不會用"緝拿"二字.

想了一番,傅瓷問道:"你可有去處?"

"沈氏都倒了,我還能去哪兒?"沈梓荷說道.

兩人沉默了良久後.也是,照眼前這個情況,沈梓荷還有何處可去?

"我給你找個地方吧",聞此一言,沈梓荷急忙抬頭看著傅瓷,傅瓷拍了拍沈梓荷的肩膀,"這地界兒雖說偏遠些,但也算得上幽靜,平日里也沒有外人前去打擾.就是有個男人住在哪兒",傅瓷邊說邊打量著沈梓荷的神情,"那男子是個大夫,有他照顧著你,我與王爺也放心些.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你也不好在帶著腹中孩子到處流落."

沈梓荷靜靜的聽傅瓷說完之後,直挺挺的跪在了傅瓷面前,"多謝王嫂肯伸以援手,否則我當真不知道該與這孩兒去何處才好",沈梓荷說完給傅瓷磕了個頭.

傅瓷沒攔著.這個禮,她受得起.

一禮行罷,傅瓷攙扶起了沈梓荷,"你且好好陪一陪四殿下吧,再過些時候,四殿下連同這棺材就該入皇陵了."

傅瓷說完後,沈梓荷又是對她屈膝行了個禮.

看著沈梓荷一遍一遍的摸著棺木,傅瓷心里很不是滋味.

出了院子的大門,那幾個仆婢還在守著.看見傅瓷出來,那位年長的嬤嬤似是有話要說,但礙于有旁人在最終也沒開口.

傅瓷看著嬤嬤欲言又止的樣子,故意偏頭對桂雨說道:"我惦念著四皇子府里景逸院里的那口泉,日後也不知還能不能再看得到,你且陪我去走走吧."

桂雨沖著傅瓷行了個禮,應了一聲.眾人也都紛紛行禮讓開了路.

果不其然,傅瓷來到景逸院泉眼處不久,那年長的嬤嬤便跟了過來.

"你倒是個有眼力勁兒的",傅瓷坐在石凳上,側著身子對那嬤嬤說道.

那嬤嬤聞言,趕緊點頭哈腰的給傅瓷行禮,"娘娘厚愛,娘娘厚愛."

傅瓷沒再與她客套,直截了當的問道:"你找本宮所謂何事?"

那嬤嬤抬頭看了看傅瓷的神色後又匆忙低下了頭,怯生生的問道:"方才那位遮面的貴人可是--?"

不等那嬤嬤說完,桂雨就沖著她喊道:"住口!"

傅瓷擺了擺手,輕聲說道:"不打緊,你接著說."

那嬤嬤四下瞧了一遭,特地又壓低了幾分聲音問道:"那人可是四皇妃?"

嬤嬤說完這話之後又抬起頭來打量傅瓷,傅瓷理了理袖子,"你是個心細的.叫什麼?為何如此關注四皇妃的動向?"

那嬤嬤聞此一言,趕緊跪在了地上,"王妃明鑒,奴婢姓魏,是伺候四殿下的老人了.殿下臨走之前,特地交代奴婢若是王妃有回來的那一日定要誓死追隨著她,照顧著她.殿下是個好人,于奴婢一家有恩,奴婢斷然不能做那種背信棄義之人."

"你且起來",傅瓷邊說邊沖著桂雨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將跪在地上的那人扶起來.

"四皇妃如今是朝廷要犯,你想清楚了?"傅瓷問道.

魏嬤嬤目光堅定,"不瞞王妃說,四殿下救過我那苦命的小孫子.奴婢無以為報,只好竭盡全力照顧四皇妃."

傅瓷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四皇妃是沒法在這兒繼續呆下去了,我給她找了個地界兒,你可願隨著她一起?"

聞此一言,魏氏趕緊跪下給傅瓷磕了個頭,"謝王妃成全."

傅瓷應了一聲,"此事不宜張揚.一會兒我會將你打發出府,府門外北首會有個紅衣女子駕車接應,你且隨著她去."

魏氏又給傅瓷磕了個頭,"多謝王妃悉心安排."

傅瓷沒再吱聲,魏嬤嬤退了下去.桂雨看著傅瓷這副疲憊樣子,為傅瓷揉著眉心,"主子何苦要為四皇妃如此費心?主子便是幫了她,她也不會念主子的好!"

"你這丫頭",傅瓷擺了擺手,示意桂雨停下手里的動作,"我幫她又並非為了讓她記住我的好.她腹中是四殿下的骨血,四殿下是個癡情的,能留條獨苗苗就留一條吧."

桂雨還是有些生氣,撅著小嘴問道:"王妃便是要幫她也不該將她帶到季公子那里去."

將沈梓荷送到季十七哪兒去也是傅瓷走投無路才想到的法子.傅氏是有不少親戚,但如今傅騫是從龍之臣,傅氏哪個親戚敢冒著連坐的罪名來收留四皇妃?

朝廷中的官員自然是指望不上的,朝廷之外唯一能指望的也就只有季十七一位了.只是,此番定是要再欠季十七一份人情了.

不過,傅瓷不打算不清不楚的欠著季十七的.

她想過了,她要親自去找季十七說清楚講明白.她要去告訴季十七她與蒼璽已經大婚,現在的傅瓷已經是蒼璽的妻子了.

盡管,傅瓷知道說完這話之後季十七不一定還能再把她與蒼璽當成好朋友.但這也好過,她與蒼璽對著季十七總有一種負罪感來的痛快.這行為殘忍是殘忍了些,但總比讓三個人不清不白的都處在泥淖中好得多.

在傅瓷看來,季十七如同一汪泉水,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想明白了這一層,傅瓷側身對桂雨說道:"你去告訴紅玉,今兒個下午我們一起去竹林."